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你眼中的冰雪【番外二②】

3

时间:2015年1月12日
报告人:山姆威尔逊(代号猎鹰)

先生们你们好:
说起来,詹姆斯巴恩斯中士可是比我早入伍七十年的军中前辈,战功赫赫,是全美士兵典范。但我们眼前这位先生确实不再是那位二战英雄了——这句话我是绝对不敢在罗杰斯队长面前说的。

说实话,由于我的性格跟巴恩斯相差太多,跟他相识初期,我很不喜欢他。我认为他太冷血,太傲慢,太无所谓,不懂感恩。我甚至怀疑他无法感受到感情(除了罗杰斯队长的)。
只是出于对罗杰斯队长的尊重,我才强迫自己接受他。
我倾向于相信他对罗杰斯的顺从,是一种无意识遗留的肌肉记忆。实际上他并不认同我们。我在心里把他叫做“冰山人”。我总觉得,他什么都不会认同,因为他什么都不感兴趣。
不过后来接触得更多,我逐渐觉得他只是不太会表达,或者不愿表达,又或者懒得表达,其实他还是有正常感情接受能力的。
他从脑部手术中醒过来的时候,复联成员都在外执行任务,只有我陪护他。他很真诚地向我道谢。因为当时我的手臂也有伤,很多事他坚持自己做,甚至反过来问“要不要我帮你……”他还要我不要通知罗杰斯,不要打扰他们作战。当然后来我还是选择听队长的、没听他的。


至于他的精神状态,现在看来,是很正常、很好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一半的我持谨慎的保留意见,另一半的我选择相信他、接受他。
上个星期,复联成员受邀去参加神盾局特工队培训,一对一格斗练习中,他有一次出手很凶狠,跟他对练的小伙子在地上哼唧着,半天没爬起身。我冲过去跟他吼起来。
但他的答案是:“我一直以来受训就是这种强度,战场上他的对手也不会给他留力。”
后来,我觉得他的一些理论虽然偏激,倒也不无道理。毕竟他确是比我们都优秀的战士。
在日常相处中,有时他会做出一点看上去过激的行为,不过我也能明白有些事是他的底线,不能触碰。

三天之前我们与巴恩斯一起参加模拟作战的时候,出了小事故。我猜得到动手脚那人的想法。我认为这种伎俩挺下作的。我甚至觉得有点羞愧,因为让巴恩斯看到了“我们这边”也不都是什么好人,我也被连累得脸上无光。
当时我还以为,巴恩斯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一道之后会暴怒,会做出什么过激行为。我真没想到,他的情绪控制得那么好,只是淡淡一笑就过去了。
我能观察到的,就这么多。
作为山姆威尔逊,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跟他做朋友。但作为复联成员,我愿意跟他做战友。



4


时间:2015年1月12日
报告人:史蒂夫罗杰斯(代号美国队长)

先生们:
你们好。
我本以为,因我与被监管人的关系特殊,这份报告我不该写。不过罗曼诺夫说:如果你认为自己能够做到客观公正……
后来我也想到,要阐述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中士(以下简称詹姆斯)的精神和心理状态,这世上确实没有比我更适合的人了。因为我了解他,我能明白他任何一个眼神、任何一句话哪怕只是yes和no后面的情绪波动。

数月之前那场审判,对詹姆斯影响很大。在从九头蛇组织逃出之后很长时间内,由于种种原因,他并没能认真想想关于他自己的很多问题(这里也有我的过错)。
而在审判期间,来自陌生人的质疑、谩骂,以及毫不掩饰的敌意、猜疑、诘问,反而迫使他思考清楚了价值观、善恶观等事。
除了无形的恶意,詹姆斯还承受了一颗差一厘米就会打穿脾脏的子弹。
但这些都并未给他造成负面情绪。我不敢说如果换做是我,能不能比他做得更好。

在他的缓刑期,取得缓刑官的同意之后,我会带他跟我一起参加一些不违反条例的轻松的活动。
比如十天前,有一个童子军冬季营开营仪式,一位校长先生在公开论坛上发表了一封信,说孩子们都很期望他们的英雄、美国队长能前来参加开营,校长也跟他们夸了海口会请得到罗杰斯队长……
神盾局的同事把那公开信转发了给我。结果我当然去参加了——带着詹姆斯。
我向校长老师和孩子们解释,这是我的好朋友,也是一位了不起的战士,他当年可是鹰级童子军哦,比我的级别高多了。
孩子们是不会认得什么寒冬士兵的,他们只会热烈鼓掌,用天真崇敬的目光望着詹姆斯。
当校长希望我给孩子们讲几句的时候,我把詹姆斯拉到了话筒前。
他开始有些窘迫紧张,我甚至担心他会一言不发地呆站一会儿,转头走掉。
但最后他开口了。

他的简短“演讲”如下:
“我没什么要说的,我认为你们的童子军誓言已经足够了,‘为国尽忠,随时帮助他人,做一个身心健康、坚守正义的人’,这几句话作为一生信条也不为过。
“记住,精神强健比身体强健重要,正义比一切都重要。
“我的童子军岁月,我已经记不清了,不过你们肯定会比我做得更好。我有一位最好的战友,就是在你们这个年龄相识的,我会为那次相识永远感激上帝。祝愿你们也能在露营行军途中找到值得毕生跟随的挚友。要记住你们在这最纯洁年代的亲爱之情,这会是你们一辈子的财富。”

我想,诸位先生看到以上发言,也会认为这个任务他完成得很好吧?

在詹姆斯身体彻底康复后,为了让他更快融入队伍,复联成员跟他一起做了很多协同作战的训练。就在三天前的测评中,发生了显然是恶意针对詹姆斯的小小事故。
但他阻止我去查找背后搞鬼的人。他表现得非常平静,只说:他们不会总这样的。

有鉴于以上情况,我认为他的精神心理状态都很好,值得信任,完全可以随复联一起执行任务。我一向认为属于巴奇巴恩斯中士的美好情操和品质,会随着时间解冻。不必太久时间,他会向你们证明,他仍是我们这个国家的英雄。
我期待你们也做出相同结论。

祝:日安

                                                                                                                                                                                   诚挚的:史蒂夫罗杰斯


5


邮件发送时间:2015年1月XX日
发送人:托尼史塔克
邮件标题:我没想到还要写这样一份东西


我没想到还要写这样一份东西。没事,贾维斯,我说什么你都记下来就行,不用删改。
你们想要听点什么,坐在办公室里疑神疑鬼的先生们,嗯?装回机械臂的巴恩斯中士会不会给你们造成麻烦?绝对不会。现在有罗杰斯队长24×7地看管他——罗杰斯尽责到连洗澡都要两人一起洗、睡觉都要一张床,你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再说,机械臂不是安了自毁装置嘛。所以不用担心,放心大胆使用巴恩斯就行。
好,我说完了。

只说这两句不行?这都有两百字了!
好吧贾维斯,那我想想,再说点什么。
……呃,罗杰斯和巴恩斯都是我非常欣赏的人。我自认为算是完美的天才型了,但碰巧他们俩身上都有我不具有的东西。
罗杰斯最让人敬佩的地方,在于他的虔诚和坚定——无论是对他胸口的星星,还是对他身边的情人。
而巴恩斯,他有一种极端的专注。他的做事方式就像豹子和蟒蛇捕食一样:死死咬住/缠住。
他已经用这种“极端专注”的爱情,“死死咬住”了罗杰斯队长的咽喉。
我这可不是离题。相信我,如果一个人不肯把他的目光从情人身上挪开哪怕一秒钟,他是没心思危害世界的。

机械臂的图纸我已经拿给你们了,我知道你们一直试着复制,并让伤残军人志愿者来做实验。但我再重申一遍:机械臂的重量和兼容期的巨大痛苦,不是巴恩斯那样的超级战士,没法承受得住。
一句话:寒冬士兵是独一无二的。
所以你们得对巴恩斯放尊重点,他可是拿半个史塔克工业也换不来的宝贝。
所以,请感谢罗杰斯队长牺牲自己的D罩杯胸脯把他策反过来!说真的,你们该为这事给罗杰斯颁一枚奖章。

说到巴恩斯现在的精神状态,很好,而且正变得越来越好。请相信美国队长的洗脑能力绝不逊于九头蛇。
我觉得现在问题在于,复联去打坏人的时候,应该把他跟罗杰斯队长分在同一组,还是分在两个不同的组呢?他俩在一个组,可能会因为要一直手拉手,导致只剩一只手能用;分在两个组,我们的通讯频道可能会被他们的肉麻情话占满。
好啦我是开玩笑的……嗯,其实也不算是玩笑……好吧,还是玩笑。

这字数该够了吧?我发誓下次我他妈再不写什么观察报告了,这不仅是侮辱巴恩斯,也侮辱了罗杰斯和我。行了,贾维斯,把邮件发送出去。敢改动我的句子你就给我小心点。




尊敬的先生们:
你们好。我是史塔克先生的AI助手贾维斯。由于每次我都会跟随Sir参与复仇者联盟的战斗,所以我斗胆把自己也算作复联的一名(或是半名)成员。
上面史塔克先生一些看上去过于随便的发言,希望诸位不要介意,也但愿不会对罗杰斯队长和巴恩斯中士造成负面效应。

首先要说,罗杰斯队长始终是我最崇敬的自然人,他从肉体到灵魂都有着机械人一样的、惊人的完美。就像做所有别的事一样,在处理与巴恩斯先生的关系上,他也作出了人类能做出的最好选择。
我敢以AI的精准计算和判断说,巴恩斯先生绝对配得上罗杰斯队长的信任和选择。

然后我要说这样一件事:三天前,巴恩斯先生随同复联成员参与模拟作战测评,期间出现了奇怪的程序问题。那套系统是由史塔克先生和我一起研发的,我敢保证绝不会出莫名其妙的“错报”。
后来我和Sir彻查了一下,发现动手脚的(果然)是某位神盾局内部人员。
我们刚与他取得联系的时候,他矢口否认。我不得不黑进他的银行账户。直到看见账户被清零的画面,他才承认,他认为神盾局和复联象征着绝对正义与纯洁,他不希望寒冬士兵这样的人加入、“污染”了这个神圣组织,所以想让巴恩斯先生无法通过测评。

当然,史塔克先生已经用他独特的方式,确保那位特工不会再犯下类似错误。

由于未来复联成员(包括巴恩斯先生)还要与神盾局特工合作,史塔克先生认为不宜令两方关系闹得更不愉快,决定不汇报此事。
以上我的概述已匿去名字,因此也不算违背Sir的命令。
只希望负责决策的先生抛弃成见,展现出与你们职位相配的宽广胸怀。
我相信,复仇者联盟与神盾局、国安局等部门一定能够精诚合作,赢下未来每一场战斗。


6

据不知从何而来的内部消息,上面的“先生们”收到复联成员的报告,传阅之后对里面涉及大量关于“R与B的恋情”的内容表示惊讶。最后这些报告被封存了起来。

因此,正如托尼史塔克所希望的,那就是他们最后一次提交“观察报告”了。

后来复仇者们聚会的时候,冬兵问:“那个报告有字数要求吗?你们都写了些什么?有什么可写的?”
娜塔莎:“当然都把你形容得很好。所以上面觉得这种报告收上去也没意义,才取消掉了。”

托尼:“罗杰斯不肯给你看他那份?你们不是无话不谈吗?”
冬兵摇摇头:“他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史蒂夫对这个称赞微微一笑。

贾维斯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我有点心痒,所以……我看到了所有人的报告。”

大家愣了一阵,眨眨眼睛,都做出完全没什么可心虚的样子。
克林特转向托尼:“既然贾维斯看了,你也都看了是不是?”
托尼把眼珠转向天花板,“天气真不错。咱们谈谈他俩的婚礼怎么样?”

贾维斯:“我忍不住要说,罗杰斯队长,您的报告,让我对您的崇敬之情又加深了,您……”
托尼咳了一声:“贾维斯?”
贾维斯:“哦好,那我就忍住不说了。Sir,各位先生,关于队长和巴恩斯先生的婚礼,我已经提前做好了收集资料工作——我找到了10个备选教堂,15家口碑最好的蛋糕坊,9个包括爵士、古典乐等各种风格的婚礼乐队……”



【番外二结束~其实在这部分“观察报告”里,写得时候最开心的还是妮妮那部分。老贾也绝对是复联不可缺少的一员,所以也要来一段!而所有人里,只有队长很规矩地写完了最后信的落款……】

19 Sep 2014
 
评论(19)
 
热度(375)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