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你眼中的冰雪【番外二①】

番外二:复联成员的冬兵观察报告

1

时间:2015年1月XX日
报告人:娜塔莎罗曼诺夫(代号黑寡妇)


尊敬的先生们:
这是复仇者联盟成员第一次履行承诺,汇报对詹姆斯巴恩斯中士(以下简称B)的观察意见。我不会使用“监察”这个词的。

在B的缓刑期开始后,我与B和罗杰斯队长(以下简称R)的会面频率大概是平均三天一次。感谢R对我的信任,当他需要参与一些无法推却的活动的时候,他有时会邀请我陪伴B。有一半时间我会留在他家中,另一半时间我会跟B一起外出吃饭、散步,到靶场或是神盾局的训练基地去(在他从脑部手术中恢复之后)。

在复联中我是与B最早有接触的一人,现在我则是B在R之外最信任的人。

前几次的接触中,他几乎从不主动发起话题。除了跟R交谈,他对“谈话”这件事还不能产生兴趣。
但这种情况在逐渐好转。最近一次,在一个小时的谈话时间中,他已经能主动提出五个问题。
在人群中呆的时间过长他也会觉得不适、不耐烦。不过,他控制得越来越好。到昨天为止,他(在R缺席的情况下)停留在人群中的时长纪录是116分钟。

还有一些事,我猜他没有跟R谈起过,而是选择了跟我说。这一点让我非常感动。
比如他会有身份认同的困扰。我用了很长时间,希望他明白他的“身份”这件事不取决于“做过些什么”(为国捐躯或变成杀人工具),而取决于“将要做什么”。
我希望读到这份报告的先生们也能明白这一点。

B有一些担忧,其中一项担忧是总有一天他和R的关系会被曝光,路人皆知,那时美国队长的形象可能会因此抹黑,偶像一朝倒塌,对民众也会有负面影响。这个问题我也无法解答,因为我不知道到“那时”,社会对同性恋情的接受会发展到怎样的程度。
我只能说,R本身肯定不会认为那是“抹黑”。

还有一次,B向我提出,想看看情报部门封存的关于寒冬战士的秘密档案,那些被确定是由“冬兵”执行的暗杀事件。
这是很正常的情况,他想知道自己在那段时期内造成了多大的损失。我用了很长时间让他打消这个念头。
我认为,以上这些都能证明B开始考虑“社会评价”,他开始关心自身行为所造成的社会后果,也就是说,他不再像一块石头一样“不在乎”。这是很好的事,因为随“关心”而来的会是自我约束。

我读了很多咆哮突击队的行动档案,以及“二战群英传”这种书里对詹姆斯巴恩斯的记载。因此,虽然我没有那个幸运跟巴恩斯中士并肩抗击纳粹,但我对他的了解也足够多。必须说,B已经不可能回到巴恩斯中士的状态,九头蛇对他“内里”一些东西造成的损害是永久性的。
但我能确定,他未来仍将是保卫国家民众的英雄,他会对得起博物馆里那块巴奇巴恩斯的展板。

随着复联成员的报告一同送到各位先生手中的,想必还有B的一些心理、战力、协同作战等能力的测评结果,你们一定看到,他已经打破了好几项由我和R保持的纪录。
有这么一点需要提及:几天前,我们在神盾局参加模拟作战测评的时候,我和B同组,我们的微型显示仪报告R“死亡或受伤”(后来才知道是错报)。我知道B的情绪是有动荡的,具体表现为瞳孔忽然扩大。
我想,如果他提出要改变原定计划、由他冲进去支援R和鹰眼,我就必须拦阻他。
但他只是把显示仪收好,向我做一个继续前进的手势。

我非常欣慰在未来的每一个战场上,巴恩斯都是跟我站在一边的。



2

 
 
 
时间:2015年1月XX日 
报告人:克林特巴顿(代号鹰眼) 
 
官员们、先生们: 
你们好。 
坦白说,在复联成员中,我与詹姆斯巴恩斯接触最少,但在不多的几次交谈中,我们相处得不错,称得上融洽。 
关于巴恩斯以前在九头蛇组织里的事,他并不避讳谈论,即使提起受到虐待的零星回忆,他的情绪也始终保持稳定。 
我认为这种心理是很健康的。 
 
三天前,罗曼诺夫、威尔逊、罗杰斯和我第一次与巴恩斯一起参加神盾局模拟作战测评。史塔克没有参与,因为这套模拟程序是他研发的。 
分组是由电脑随机分好的,我与罗杰斯一组,罗曼诺夫与巴恩斯一组,威尔逊负责空中支援。 
模拟情境是解救被挟持到飞机里的数名核武科学家人质。要说的是,模拟器非常先进,在被“枪弹”扫中的时候,会有强烈的灼痛感(我中了一弹,拿了最低分)。 
 
计划是罗曼诺夫和巴恩斯负责解决外围,我与罗杰斯从机舱一头一尾分别潜入机舱击倒武装人员、拆弹,威尔逊负责从上面缒下来配合我和罗杰斯的行动。 
后来罗曼诺夫告诉我,在机舱里响起第一阵枪声之后,他们手中微型显示仪上代表罗杰斯的光点就忽然黑掉,两组之间的通讯联络也断了。 
那表示:罗杰斯已被击倒。 
其实我们正在机舱里打架、活得好好的。 
 
我不知道是真的出了信号故障,还是神盾局的人故意(我无法评价到底是恶意,还是善意的恶作剧)修改线路。制造故障(假设故障是人为的)的人大概预设巴恩斯会做出“去救罗杰斯”或“改变计划、单枪匹马闯进去”等类似选择。 
这样他的测评就没法合格了。 
 
但(后来让全体人员都很欣慰的是)他没有做出任何罔顾人质安全的行为,仍极其镇静地与罗曼诺夫继续清场,等待机舱里给出的信号。 
唯一能看得出他的情绪是,当我和罗杰斯从舱口探身出来,向他俩打出ok手势的时候,他张开嘴巴,显得十分惊讶。这时罗曼诺夫才告诉我显示仪的问题。我们爬下来,原地等待测评结果的时候,他过去跟罗杰斯拥抱了一下。我能理解,即使是假设罗杰斯“死亡或受伤”,对他来说也不太好受。 
 
可能这件事不能说明什么太大问题,但我个人绝对相信在真实的战斗中,他也会是个冷静可靠的好战友,对罗杰斯的感情不会影响他的判断。 
 
我不知道你们对巴恩斯的“监管使用”具体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但我个人认为这个做法带有一定的侮辱性。 
 
最后,我想也许你们需要我谈谈巴恩斯与罗杰斯队长的关系。 
复联所有成员对同性恋都没有歧视或厌恶,这绝不会让我们有任何困扰。相反,目睹罗杰斯能成功获得这样的恋情,我们都暗中松一口气。因为作为上一个世纪的人,他活得实在太寂寞了,那是任何人都帮不上忙的那种寂寞。 
在巴恩斯出现之前,罗曼诺夫甚至一度担忧他会出现心理问题,还曾努力给他介绍女友。幸好,巴恩斯回来了,现在一切很圆满,简直不能再圆满了。他们是绝对配得上彼此的战友、密友和伴侣,是这个糟糕世界里的奇迹。 
(每次我看到他们,就会觉得自己心里也暖融融、软乎乎的。) 
 
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我都恳请你们公正、善意地对待巴恩斯。 
 
身为巴恩斯的朋友,我不会、也没资格“监管”他,我只会尽一切努力协助他克服也许会出现的心魔和负面情绪。 
 

(TBC)


【标题编号竟到了层次如此复杂的程度………】

【下一次就会有山姆、托尼和队长评价冬兵了。好吧你们都猜到了,队长当然又会不自觉地写成一封严肃正经的……情书(虽然只是给上头看的),都不用剧透了。】

17 Sep 2014
 
评论(25)
 
热度(463)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