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你眼中的冰雪【42】

在开吃火鸡之前,大家默许史蒂夫跟冬兵到衣帽间里去“换衣服”——那套军衣、裤子和军靴都很厚,房间里太热,一直穿着会出汗出到脱水,得换下来。
当然,所有人都知道那两人到底为什么急需独处。事实上如果不是大家都饿了而火鸡需要趁热吃,托尼他们甚至愿意让那两人呆足一次标准做爱时间。
毕竟这种被情人感动到热泪盈眶的时刻弥足珍贵,有些人一辈子也不会有一次这样的经验。

然而……确实大家都饿得两眼发蓝了而且火鸡确实需要趁热吃,所以……山姆在他们转身离开的时候,忍不住叮嘱了一句:“你们尽量快一点啊。”

等衣帽间的门关上,他收到全体人员冷冰冰的瞪视。
托尼:“你知不知道有些事强行加快速度,有可能引起设备故障?”
鹰眼补充:“而且有可能是永久性的。”
山姆:“呃……他是美国队长,他没问题的。”
娜塔莎:“你们真认为他俩会在里面……哦,不不不,他们不会的……”

关上衣帽间的门之后,史蒂夫和冬兵半秒钟也没浪费。他们迅速消弭了物理距离,互相靠近,开始亲吻。冗长而深切的吻。鼻尖挨在对方脸颊上,深深呼吸。浑身饱胀着欣快的晕眩、酥软。就像沉浸在一股无声簸荡的暖流之中。

方才幻象的余韵并未一下子消散,有那么几秒钟,史蒂夫感到自己置身在两种时间的夹层之中,不在时间之外,也不在时间之内,既在七十年前,又在七十年后。
在他双唇之间,既是冬兵,也是巴奇。他同时得到了他们两个。
他闭着眼睛,脸颊上残留的泪痕微微发痒,并由紧贴着的另一片面颊分享、擦干。他第一次感到彻底的完满,没有任何缺憾。

不过,当这个吻结束的时候,幻象也就终结了。
史蒂夫忍受着肉体几乎无法承载的、沉默的激情,凝视面前的脸庞,那张脸上的表情仍然很温柔,但那已经是冬兵式的,不再是巴奇式的。
他们都分得清冬兵和巴奇,也都知道“巴奇归来”只是一个圣诞礼物。
——拆礼物时惊喜开心就足够了,你不可能一辈子把礼物抱在怀里。那终究只是一瞬间的幻象。在这件事中意义更重大的,是冬兵愿意为他扮成巴奇。

他第一次按他们的约定,用另一个名字称呼他:“谢谢你,詹姆斯。”
冬兵双手搂着史蒂夫的脖颈,额头抵着他的额头,流露出疲倦和依恋,他缓缓叹一口气,用他本身的沉郁声音说,“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知道你想念他。”
“NO. Not any more.”
“……Liar.”

史蒂夫张开手掌扶住他的后脑,手指插进他短短的发茬里,感到短发下面的头皮上全是汗,像雨后的草丛一样,还隐隐冒着热腾腾的蒸气。
他小声说:“U're terribly smoking hot.”
那是一句双关语。
冬兵短暂地笑了笑,“衣服太厚。而且我……太紧张了。”
“紧张?为什么?”
冬兵隔了好久才回答,“我并不清楚我像不像他。那些话,我只是猜他会那样说,但我不知道真正的他会不会那么说。”他苦笑一声。

史蒂夫明白了:他在担心他比不上巴奇……因为“死去”的那个永远纯净,永远完美——至少按常规规则,人们总会那么觉得。
他摇头说道:“不,你错了。那些话最要紧的意义是:它们是你说出口的。你难道认为你还不如那几秒钟的幻觉重要?”
冬兵又闭起了嘴巴。
史蒂夫不出声地叹一口气,柔声说,“不说这个了。先换衣服,出去吃饭,不然山姆可能会扛着攻城锤来撞门。”

衣帽间的椅子上叠放着冬兵来时穿的便装,史蒂夫走过去拿,看到椅子旁边的地面上散落着一绺一绺栗色发簇。那是娜塔莎刚刚替冬兵剪掉的头发。
他蹲下来用手拢起那些碎发,揉在手心里捏成一团,有点舍不得丢掉,“你怎么会允许她给你剪发的?”
冬兵皱起眉,仿佛他问了一个蠢问题,“你认为我会疼惜头发?反正手术前也要全剃掉。”

史蒂夫回到他面前,拨一拨他的短发,然后替他一粒一粒解开上衣的扣子。
冬兵站着不动,低声说:“这会不会也是你当年幻想过的情景?把巴奇的衣服一件件脱掉?……”
史蒂夫笑一笑,坦白说道,“我想象过的是把这件蓝军装的衣襟撕开,让扣子蹦到四面八方去。”
“啊,那不行,不能撕坏衣服,这是娜塔莎从史密森尼博物馆借来的,还得还回去。”

他忽然抬手握住他的腕子,不让他再解扣子。
他身子前倾,靠近史蒂夫的耳朵,用几乎没有声音的气息说,“喂,如果你喜欢,我可以穿着它给你……”
“哦,不!”史蒂夫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下,“我们说好了不再用那种方法。”
“那种方法最快。而且今天算是圣诞节,那也可以作为第二件圣诞礼物,你不想破例?”
史蒂夫仍然说:“不,刚才的礼物已经够好了。”

他看着冬兵的脸,胸中涌起一种强烈的、难以言表的柔情,“你听着,如果我想要,那么我想要的只是你。不是布鲁克林的巴奇。不是巴恩斯中士。不是某个特定时期的故人。只是你。我只想要你。”

他们总算没有等到山姆扛着攻城锤来砸门,就自动走了出来。
史蒂夫还穿着红黄配色的连体衣,冬兵已经换回了普通帽衫、牛仔裤和帆布鞋。

每个人都双眼炯炯发亮、无法克制地上下打量他们的头发、衣着、面色、气息,藉以推测方才室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都有些失望。那两人表情平静,气息和缓,完全没有经历过一场急就章性爱的痕迹。虽然史蒂夫下巴上的“小胡子”有点模糊,那也只能说明他们吻过。

史蒂夫先向娜塔莎走去,叫道:“Nat……谢谢你。”
娜塔莎已经把耳后的易容装置摘了下来,恢复本来面目(对此山姆相当愤愤不平:这是作弊!可怜我辛辛苦苦抹了满脸的粉……),不过仍穿着七十年前的下士军服。她微笑着跟史蒂夫拥抱,“不用谢。”
“这两套军装,我会去还给史密森尼博物馆。”

娜塔莎转转眼珠:“巴恩斯告诉你是借的?其实,我借用的方法跟你上次一样。”
也就是说,其实是偷来的。
史蒂夫:“即使是那样,也还是还回去的好。”
鹰眼在一边搭腔说:“算啦,别还了,反正全是仿制的。你们留着还可以当情趣用品……”娜塔莎重重一脚踹在他的椅子腿上,他连人带椅子翻倒在地。
山姆毫无兄弟义气地哈哈大笑起来。

靠着复仇者的毅力,他们面对金灿灿、飘着香气的巨大火鸡,仍能手拉手做了餐前祈祷。
山姆自告奋勇来念祷词,他的祷词是:“感谢主赐给的火鸡,以及今天陪我一起吃火鸡的同伴们。我爱他们每一个。我希望在座每个人都有好胃口、好身体,每年圣诞都坐在一起吃火鸡。”
复仇者们互相看了看,面露微笑,山姆难得说这么又温馨又正确的话。

不过他底下的话就原形毕露了:“我还祈祷主能赐给我一副神奇的墨镜,能保护我的眼睛、不受我的某些伙伴的伤害。我还祈祷下次吃火鸡之前少点磨难,我祈祷我的伙伴不会明知道有人快要饿死啦还躲在小黑屋里……”
只听“嗖”地一声。一道银光闪过。
山姆的话戛然而止,他慢慢转动眼珠,朝身侧看去:在他身子侧边露出的橡木椅背上,插着一把飞过来的餐刀。

所有人都看向史蒂夫身边的冬兵,他前面的餐具里少了一把刀。
他面无表情地摊开手:“现在是不是能开饭了?”

吃完火鸡大餐,大家东倒西歪地坐在沙发和地毯上喝酒聊天,屋里回荡着节奏奇怪的音乐——DJ山姆的品味。据说是古巴某个老男人乐团唱的。
山姆已经把那个鹿角头盔扔得远远的,他脸上的粉掉了一半,有笑纹的地方尤其掉得厉害,整张脸黑一块白一块的。史蒂夫脸上的“小胡子”几乎全糊了,托尼也摘掉了红色假发。
托尼忽然想起一件事:“喂,我记得咱们说过,扮得最不像的那个要接受惩罚。”
“怎么确定谁扮得最不像?”
托尼:“当然是投票。”
“惩罚又该怎么惩罚?”
鹰眼坐直了一点身子,“喂喂,我提议选出一个winner一个loser,也就是扮得最像和最不像的。然后让最像的那个人来决定怎么惩罚那个最不像的。倒立单手走路啊,用鼻子喝酒啊……”
大家想象着某一个同伴被惩罚出丑的样子,都青面獠牙地笑起来,纷纷说道:“好。”

最终的投票结果,令所有人都震惊了。
扮得最像的,第一名是……冬兵。全票当选。
他虽然没有参加投票,却成了冠军。
扮得最不像的当选者是……
是史蒂夫。也是全票当选。连他自己都选了他自己。

人们面面相觑,赢家的人选没有任何异议,冬兵当然是最像的,因为他扮的就是他自己。
但是,“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史蒂夫扮得不像?”

托尼显得有点得意,用带着眼线和睫毛膏的大眼睛向在座各位飞了一圈媚眼,“唉,大家都认为史蒂夫完全扮不出我的英气和魅力,是不是?”
他没想到克林特、山姆都摇了摇头。
山姆“嘶”地吸一口气,假装很严肃的样子,“呃,说实话,托尼,我已经习惯看到一个……小巧精致的铁人。史蒂夫他太高大,实在……太不像了。”
绕了半天,意思就是:你太矮了。
托尼用冰冷的眼神瞪视他几秒,如果他手边还有餐刀,大家毫不怀疑他会像刚才冬兵那样,一刀扔过去。

娜塔莎:“队长,我一直期待看你穿托尼的盔甲的样子,只穿一件连体衣太让我失望。”
克林特的理由则是:“你跟托尼的头发颜色不一样,可以戴假发嘛。你看看我们捂在假发底下多辛苦!”
史蒂夫认错地点点头:“我的时间有点紧,来不及去找假发了。明年如果还有变装派对,我会更认真一点。”

“那你又为什么要选自己?”
史蒂夫眨了眨眼睛,默默地把目光转向了山姆,表示“I agree with you”。

下一个要解决的问题是——
“按照咱们刚才的游戏规则,winner可以决定怎么惩罚loser。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要怎么惩罚史蒂夫,得由冬兵来决定。

人们齐齐盯着冬兵。
让他们万万料不到的是,冬兵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对史蒂夫说:“走吧,罗杰斯,咱们回家。”

山姆第一个大叫起来:“啊喂!不许走!游戏还没完呢!得由你来惩罚史蒂夫,不能徇私!”

冬兵回过头来,向人们露出一个罕见的微笑,“但是,你们没有规定惩罚一定要在这里进行,是不是?”
他笑得非常、非常好看,“放心吧,等回到家之后,我会替你们好好惩罚他的。”


[本以为这章就能结束派对,让俩人回家大干快上的……结果写得过分细致……只有火鸡肉没有那什么的肉了。]

25 Aug 2014
 
评论(28)
 
热度(661)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