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你眼中的冰雪【41】

41

托尼:“喂,罗杰斯?”
他听到电话那边有奇怪的喧嚣声,笑声、尖叫,还有回音,似乎是个很空旷的地方。
“你们在哪儿?”
“在露天溜冰场。”
托尼与身边几个人对视了一眼,电话的免提键是开着的,山姆摊摊手,表示“我根本一点也不惊讶”。
托尼:“巴恩斯已经错过五次复查了。”
史蒂夫:“啊,对不起,我忘记了……”电话那边远远传来冬兵的声音,他嘟囔了一句俄语。托尼回头问:“他说什么?”
娜塔莎:“他说他很好,根本不需要复查。”
托尼转回电话那边,叹一口气,“晚上我过去一趟、上门回访总可以吧?万一以后机械臂出问题,呃,我担心的是有损史塔克家族的声誉。”
“谢谢你,托尼。晚上八点之后我们会在家等你。”

史蒂夫提前烤了点心,准备招待客人。他没想到打开门后,跟着托尼进来的还有——山姆,克林特,娜塔莎。
富兰克林从没见过家里出现这么热闹的景象,冲上来汪汪叫了几声,被史蒂夫喝止住了。
托尼一进来就左顾右盼,一看到冬兵和他的机械臂,眼神立即变得无比柔和,那目光几乎是久别重逢的情人的目光。
他欣赏地看着那条闪着金属光泽的手臂,“哦,又见面了……我是说,又见面了,巴恩斯中士。”

托尼用他带来的简易仪器检查机械臂的时候,其余的人坐在客厅沙发上,商量另一件重要事宜。
娜塔莎:“队长,我们决定提前搞一个圣诞变装派对。时间定在21号18点,地点在托尼家。你们能来吗?”
山姆严肃地补充说:“派对的DJ是我。”
史蒂夫知道他们是希望让冬兵(至少)过一次圣诞节,这种善意令人感动,也让他一阵心酸,他点点头:“好,我和巴恩斯会去。我要扮演谁?”
“这就是我们过来的原因——扮演对象要一起抽签决定。”
史蒂夫再次点头。娜塔莎善解人意地笑一笑,“21号那天也不会花你们太多时间。我们会负责装饰圣诞树、烤好火鸡,你跟巴恩斯只要按时出席就行了。”

等复查完毕,托尼去洗掉手上机油,回来参加抽签仪式。
冬兵抱着富兰克林坐得远远的。虽然山姆强烈表示希望他能一起玩,但他还是表示不参加。
史蒂夫从厨房拿来一只沙拉碗。写着名字的纸条被团成小球,丢进沙拉碗。纸条数量明显多于人数。
人们各自伸手抽了纸条,沉默着打开。所有人脸上表情都很奇怪。
托尼把手里的纸条亮出来给大家看:“‘娜塔莎罗曼诺夫’。咱们重新抽怎么样?说真的,你们真想看我扮成女士?”
其余人:“想!”
娜塔莎念出自己纸条上的名字:“‘史蒂夫罗杰斯’。”
托尼挑挑眉毛,“你去扮队长,胸部尺寸倒还合适。”
史蒂夫抽到的是“托尼史塔克”。
克林特抽到的是“托尔”。
只剩山姆一直没出声。大家都看着他,他阴着脸说:“重新抽签。我要求重新抽。”
“为什么?”
山姆举起手里的纸条,上面写的名字是——Loki。
他重重把那纸条往茶几上一拍,“是谁把洛基的名字放进来的?他根本不是复仇者成员!”
写纸条的是鹰眼。他无辜地摊手,解释说:“我只是觉得有个反派会更好玩。”
人们同时想象了一下山姆扮成洛基的样子,然后几乎是同时开口劝道:“不用重新抽了。山姆,扮洛基其实也很有意思的!”
最后解决问题的是托尼的一句话:“山姆,如果你肯扮洛基,以后派对的DJ全由你来当。”

角色确定之后,大家面面相觑,打量彼此的脸,忍不住提前想象这张脸会变成什么样子。托尼抢先说:“事先声明:我绝不会刮胡子!”
“不行,必须刮胡子。我提议,扮得最不像的那个要接受惩罚。”
“哎,我跟托尔接触很少,我觉得我扮不出他的感觉。”
“没关系,你只要装作对地球不太熟、以及保持愣头愣脑的样子就行了。”
“制服怎么办?咱们真要互相交换制服穿?号码都不一样啊。”
“根本不用交换。随便去一家变装服饰店,店里就有全套复仇者的衣服……”

乱纷纷之中,娜塔莎走到房间角落去找冬兵。富兰克林人立而起,两只前爪扑在她腿上,对美女表示出小公狗的正常热情。
她一边抚摸富兰克林的狗头,一边笑着小声用俄语跟冬兵说话。冬兵竟然难得地用很温和的语调回答她。
得到许可之后,她在冬兵身边席地坐下,两人开始低声聊天。
史蒂夫不由自主地支起耳朵,想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娜塔莎的俄语口音居然跟冬兵的口音非常相似。当然,身为天才间谍,熟练掌握多种口音随时使用、以获得别人的好感,这是一项基础能力。
他们说话声音很小,语速也非常快。史蒂夫的俄文能力彻底跟不上了。似乎在娜塔莎几次主动跟冬兵接近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进展很快。
史蒂夫又想起自己曾对冬兵说:娜塔莎是个很棒的女人,你会喜欢她的。冬兵当时的答案是:不会,我没有多余的感情给别人。
其实没有人不需要朋友,人终究是社会性动物。
冬兵终于开始慢慢交到朋友,变得越来越像心理健康正常的年轻人,这让史蒂夫欣慰之余,又难免有一丁点微酸的失落:
——哎,我终将不是他世界里唯一的那个。

烤箱“叮”了一声。史蒂夫起身去拿。人们震惊地看着他端着一大盘热腾腾、金灿灿的点心回来,放在茶几上,“燕麦酸奶布丁,你们尝尝。”
大家一人取了一只,点心还有点烫,他们在手里倒来倒去,咬下一口,露出更震惊的表情。
“罗杰斯,你一直都有这项技能?这也是超级血清赋予的神技?”
“当然不是,我也才新学。没什么神秘的,跟射击、搏击的道理一样——多练习就行了。”
山姆嘴里嚼着东西,腮帮鼓起,说话有点含糊:“等你退伍之后要不要开蛋糕房?我绝对入股,只要你给我一折的贵宾卡。”
托尼正色说:“我提议,蛋糕房的名字就叫Sweet Stucky。”
“叫Sugar Soldier怎么样?”
“那还不如Captain Cheese……”

娜塔莎笑吟吟走过来,“好消息:我跟巴恩斯沟通过了,他答应了会参加变装派对。”
她得意洋洋地环视一圈,收获了所有人惊诧、崇敬的目光。克林特立即赞道:“伟大的罗曼诺夫特工,你完成的简直是Mission Impossible!”
最惊讶的是史蒂夫,“他……他要扮成谁?”
娜塔莎的口吻已经完全是闺蜜式的了,“这是我们的秘密,到派对那天你们自然就知道。服饰和化妆我都会替他准备好。”
她拈起一枚布丁咬下一口,立即瞪大眼睛,然后伸手又抓了一枚。
山姆:“超棒吧?我们已经聊到罗杰斯的点心屋取什么名字的问题了。”
“Cap,你不要喊巴恩斯过来吃?”
“不,酸奶和带酸奶的东西他都不吃。”
娜塔莎回想了一下,“我记得在医院里他会吃的。
史蒂夫苦笑一声,“现在他不吃了。It's a long story……”


傍晚17:20,托尼家用来举行圣诞派对的场地已经布置完了,吧台上摆满了酒,厨房里备好了食物,房间一角立着一棵漂亮的枞树,不过树上挂的装饰物不是传统的拐杖糖、瓷天使、塑料雪花,而是复仇者们的人偶。
克林特和山姆一人背着一个运动包(包里装着租到的衣服)进来的时候,小呆正在树下,把一盒星盾和雷神之锤模型继续挂到树枝上。
两人走到树下,欣赏自己的兵人模型。贾维斯的声音响起:“巴顿先生,威尔逊先生,你们好。先生正在衣帽间等待二位。”

他们按照贾维斯的指示走进衣帽间,山姆发出一声惊呼:“托尼,你的衣帽间差不多跟我的公寓一样大。”
托尼闷闷的声音从一处帘子后面传出来,“那我就不给你看我收藏的领带和领带夹了。只有你们俩?罗曼诺夫呢?”
鹰眼:“她去给巴恩斯搞衣服了。待会儿就到。”
“嗳,她到底要把巴恩斯打扮成什么样?”
鹰眼耸耸肩,“克格勃的特工都没法从她嘴里掏出话来,你认为我能?我……”

他的话戛然而止,只见一个“娜塔莎罗曼诺夫”从帘子里走出来,一身皮质紧身衣,箍出男性肌肉的线条,壮硕大腿上扣着枪带,红色齐肩假发,眉毛也很仔细地染成红色,不过下巴上仍是一圈不和谐的小胡子,围着涂得红艳艳的嘴唇。

山姆和克林特不约而同爆发出一声“WOW”,瞪圆了眼睛。两人满脸是诡异的笑意,想笑又不敢笑出来,像看到什么世界奇观似的合不拢嘴。
托尼吸一口气,自暴自弃似的挑挑眉毛,笑一笑,“怎么样?是不是充分发挥出了我性感的那一面?”
山姆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犯坏的机会,“像!尤其是身高方面,简直像得不能再像。”

克林特歪着头,手托下巴,“我认为我更有发言权。呃,还差一处地方……”
他走到托尼面前,拽住皮上衣的拉链“刷”地往下一拉,拉到女性乳沟的位置,坦荡荡地露出了托尼的胸毛。他满意地拍拍手,“好了,perfect!”
山姆还不肯罢休,“托尼,你居然没把胸毛也染成红色?”
托尼现出一个和善却有点阴森森的笑:“Dear Sammy,你要扮成谁来着?哦,对了,洛基。哎呀,我都不知道我这儿的面粉够不够你搽脸用……”

克林特的改装比较简单,戴上金色假发,穿上红披风,完毕。变装店还免费赠送一个玩具雷神锤,是塑料的,打人的时候能发出“咕叽”一声怪声。
山姆就没那么幸运了。除了金绿配色的皮革大氅和披风,洛基的全套服装里还包括一个带两根“鹿角”的头饰。在托尼和山姆一左一右往他脸上涂粉期间,山姆就不停地吐槽那个头饰:

“他戴着这么个玩意是打算干什么用?低头用角顶人?开罐头?还是把洗完的内衣内裤挂上去吹干?”
“哦,他洗衣服的时候可以不脱衣服,跳进浴缸,洗完了,用这两个钩子把自己挂在晾衣绳上。”
“他掉下悬崖的时候,可以用这两个钩把自己挂住,腾出两只手玩手机游戏,等他哥哥去救他。”
“嗯,BBQ的时候,还可以拿这个烤肉用,把蘑菇、鸡肉一块一块穿上去……”
“你们揍他的时候,就没想过抓住他头上两只角、把他的脑袋按到地上吗?不过这么蠢的神,把他打趴了也不怎么光荣。”

克林特叹一口气,“行了,山姆,我还被那家伙精神控制了好久呢,你骂他蠢,那我岂不比蠢更蠢?说实在的,除了衣着品味差、过于自恋,洛基还真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
托尼看了他一眼,“喔,这口吻倒很像你扮的这人啊。托尔对他弟弟就这样,骂两句,护一句,而且不许别人说。”
“是,这点还真奇怪。托尔又不是他亲哥哥,不是说是领养的吗?”
托尼意味深长地笑一笑,“你不懂,有时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感情比有血缘关系的还深。”

山姆忽发奇想,“要是缴获了九头蛇的洗脑工具,拿来给洛基用一用,说不定能把他洗成好人——就像巴恩斯这样。”
小胡子版黑寡妇与小号雷神一起用“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看着小胡子、黑皮肤版洛基。
托尼:“第一,托尔绝不会允许别人随意摆布他弟弟。第二,洛基说到底也是神,对付凡人有用的,对他不一定有用。”
克林特:“第三,巴恩斯现在能变好人,不是靠九头蛇的洗脑,是靠罗杰斯的洗脑……”

17:40,娜塔莎提着一个大帆布袋进来的时候,先是愣了一愣,因为她看到了“另一个自己”。然后出现的是缩水了似的“托尔”,和不管抹多少粉、黑漆漆的肤色还是顽强地从白粉下面透出来的“洛基”。
她弯下身子,毫不顾忌地大笑起来,笑得直不起腰,双手撑在膝盖上。
女士优先。女士想笑,男士们只能垮着脸等她笑完。
笑完了,她真诚地点头,“史塔克,你比我性感多了。真的,我觉得以后咱们有什么色诱阔佬、政府官员的任务,派你去比派我去更合适。”
托尼阴着脸,“谢谢夸奖,如果这真是夸奖的话。不过,我不觉得有哪个比我还阔的阔佬需要我去色诱……”
娜塔莎打量着他们三人,“我现在觉得,咱们的派对选在这个时候开,不大好。”
“为什么?”
“这么好玩,巴恩斯都看不见。”
“给他拍下来呗。等他好了可以看录像和照片。”
鹰眼说:“今年他看不见,明年的派对他就能看到了啊。”

托尼睁大了描着眼线和睫毛膏的眼睛,“我的上帝,你们还想每年都搞一次?”
娜塔莎:“当然不是。”就在托尼松一口气的时候,她说:“每年可以多搞几次。复活节,万圣节,感恩节……我觉得复仇者小队之间应该多搞点聚会,加深感情,能提高战斗时的默契。”

托尼头疼地摸了摸红色假发,“先把今晚的搞完再说。罗曼诺夫同志,你为什么不去换衣服?”
“我会等巴恩斯来了,跟他一起……”
这回轮到克林特瞪眼了,“娜特!你要跟他一起!换衣服!我没听错?不行!我不准!”
娜塔莎妩媚一笑,“得啦,你紧张什么,他又看不见。”她举起手里的帆布袋,“再说,我得帮他改装啊。”

18:00的时候,史蒂夫和冬兵准时到达。这时,厨房由贾维斯和小呆合力完成的烤火鸡已经飘出诱人的香味。
先到的几人出来打招呼。史蒂夫的反应跟娜塔莎差不多,但他靠着四倍的克制力,忍住了没有笑出来,把脸部肌肉憋得七扭八歪的,说:“很像……”
他刚说完,山姆头上的“金鹿角”头盔咣当一声掉到了地上。
山姆懊丧地骂了一句“操”,低头把头盔捡起来,满脸是恨不得用雷神锤把它砸扁的样子。
“小号雷神”同情地看着他,“弟弟,等会儿我会找根铁丝,帮你把它固定住。”
娜塔莎已经迎上来,一边说“晚上好队长”,一边熟稔亲热地拉住冬兵的手,“走吧,巴恩斯,咱们去衣帽间,衣服都给你准备好了。”
冬兵就那么一言不发地乖乖跟着她走了。

房间里的人们目送他和她走远,“黑洛基”吐出一口气,难以置信地不断摇头,“女英雄!她到底是怎么收服那个冰山人的?就靠会俄语吗?”
“胡子娜塔莎”郑重地说:“不得不说,我敬佩罗曼诺夫同志的理由又多了一条。”
史蒂夫叹一口气,“我也是。”

史蒂夫到另一个小房间把租到的布料质地的“钢铁侠”连体衣换上,然后出来由托尼亲自给他画胡子。
——托尼可不会允许别人的画技亵渎了他标志性的、风骚漂亮的小胡子。
在画胡子过程中,史蒂夫不断往衣帽间看。
托尼停下手,“队长,你能不能有点战斗素养?在战友帮你易容改扮的时候,不要动来动去!”
“对不起,托尼。不过他俩进去的时间好像太久了吧?”
鹰眼在一边白了他一眼:“就算要担心,该担心的也该是我好不好?”
史蒂夫:“你们谁知道娜特到底要帮他打扮成什么样?布鲁斯班纳?不会是弗瑞吧?”
“这几天你就没问问巴恩斯?”
“如果他不主动说,我不会问的。”

画完胡子,史蒂夫在镜子里打量自己的“胡子”,“托尼,这个胡子形状是你请人设计的吗?”
托尼:“不,我是天才,上小学时胡子就自动长成这样了。超有型吧?说真的,队长,我建议你也留点胡子,说不定巴恩斯会喜欢……”
这时,衣帽间的门响了一下,人们都往那边望过去。

进去更衣的那两人走出来,一步一步走到房间中心。
人们都怔住。

史蒂夫站起身来,只觉得世界一下子静音了,他全身的血液冲到头顶,又飞速掉落下去。

他看到了七十年前的巴奇巴恩斯。
挽着巴奇的,是他自己——不是高大英武的美国队长,而是七十年前、身高五英尺四英寸、又瘦又小的史蒂夫罗杰斯,戴着三角帽,一身不太合身的卡其色下士军装。
那就像是——时空在他面前忽然裂开一道罅隙,他猝不及防,与近一个世纪前的光景撞了个满怀。

那个七十年前的“史蒂夫”向他挥挥手,笑道,“瞧,罗杰斯队长,我给你把他带回来了。”
“他”松开掌中握着的手臂,引导性地轻轻一推,让巴奇自己过去。

跟历史书书页上一模一样,跟博物馆的展板上一模一样,跟他记忆里和梦境中一模一样:海蓝色大翻领双排扣军上衣,皮质枪带斜穿过胸口,帆布裤裤脚扎在高筒军靴里,剪得短短的栗色头发向脑后梳去,露出宽阔的额头。
是活生生的巴奇。

史蒂夫四肢僵硬地站着,圆睁双眼,嘴唇微微哆嗦,双手像忍痛一样攥紧。

巴奇向他慢慢展开一个笑容,嘴角一直翘到不能再翘上去为止。他笑得温柔,热情,快活,无忧无虑。那是独一无二、属于巴奇的笑,像夏天本身那样明朗好看,能照亮一切晦暗,驱逐一切阴翳。
除了他的瞳仁因失焦略显黯淡,一切都没有变。
就像昨天他们还一起坐在军用帐篷里肩膀靠着肩膀抽烟、咀嚼熏肉和鹰嘴豆罐头、抱怨欧洲的天气。
就像横亘在中间的七十年不过就一转身那么短暂、不值一提。
就像悬崖、火车、九头蛇、空天母舰其实只是昨夜一场情节过于清晰的噩梦。

他听见巴奇开口,声音清晰地说道:
“嗨,史蒂夫,我回来啦。”

史蒂夫没法动弹。他浑身上下唯一能动的是:眼泪。发烫的眼泪迅速跌落下去,打在胸口衣服上,发出微不可闻的“啪”的声音。

年轻的、27岁的巴奇,鲜活而真实的巴奇,劈破了时间的琥珀,朝他慢慢走过来。

他脑中理智的那一小部分说:不,这不是巴奇,是冬兵。这是幻象。可是,天哪,为什么冬兵就不再是巴奇?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变成巴奇。不不不,这还是幻象,巴奇并不简单地存在旧军服和漂亮的短发里。然而由眼睛和脑细胞感知的影像,又有哪个不算是幻象呢……
史蒂夫不由自主地晃晃脑袋。他不愿再费心去分辨那两者到底哪里有区别,或者肉体和灵魂哪个才该算数……在这个时候,他只想关闭理智,全心全意地享受与巴奇重逢的幸福。
幸福感永远不会是幻觉。

自从注射超级血清之后,他就不会再醉了,但这时他感觉到了久违的醉意。
他努力振动声带,奇怪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哽咽,“巴奇……”

巴奇舔了舔嘴唇,微笑着走过来,直到靴子尖踢到他的鞋尖才停下,他的身子前倾,胸口挨上史蒂夫的胸口,重复叫出他的名字:“史蒂夫。”
那颗生着栗色短发的头颅在他肩膀上搁置下来,碎发蹭着他的脖颈,造出真真切切的微痒。
史蒂夫的双臂在他裹着蓝军衣的脊背上缓缓合拢。
他抱住了他。他也抱住了他。
记忆中的声响、气味、温度和面影随着潮水涌上来,与现实重叠。时间宛如什么都没拿走,一切都在,就在他双臂之中,具体而温热。
宛如他前半生什么都不曾错失。

他听到巴奇说:“队长,我申请加入复仇者联盟,继续跟随你。你准许吗?”
“是的,我的中士,我准许。”
在这一刻,他原宥了命运对他们所有构陷,所有无端的磨难。

所有人都敛声肃立,带着几乎是恭敬的神情,目睹了这一幕。



[关于冬兵要扮成谁,很多小伙伴都已经提前猜到了。只希望那没有损害阅读的乐趣,希望猜到了的同学也能感动到吧_(:3」∠)_
肉下章会有。你们说手术前夜这两人还能干点什么?还能“干”点什么?……]

23 Aug 2014
 
评论(74)
 
热度(1019)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