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无关

我的《性盲症患者的爱情》四月底开始在台售卖了。台湾宝瓶文化的编辑特别细心体贴,知道我看不见,把“博客来”的首页推荐截图给我,还把那边书店里的照片拍给我看。

台南政大书城:



垫脚石书店:



巨流书店:



诺贝尔书店。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书跟东野圭吾的书并肩放在畅销书位哎!天啦,开心到昏倒。



这几天在读《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本来一直躲着这本书,不要看不想看……不想去目睹那些被文字固定成标本的钻心画面,等于是走回时空去围观杀人——受害者确实已经被杀死了。但是前几天接到私信,是磨铁的该书编辑,“天翼我想寄这本书给你……”我想,来了来了,果然真是躲不过吗?

所以只好读。

每次只读几十页。

自夸一点说,我在女生里算胆子大的那类,看电锯惊魂下饭,临睡最好节目是来个日韩泰国恐怖片。然而这书实在不敢看太多。因为,因为我惊觉我跟她如此相像(就像看见新闻里的女尸跟自己撞衫)。我也跟她一样热爱比喻,所有东西都像另一样东西,把远隔千里不相及事物画条亮晶晶的线联系上,方一阵舒畅。我也跟她一样,对待这人间,仅用眼睛看是不足够,必须用文字去看一遍、抚触一遍,才算完。

忍不住先读了后记,再次悚栗。林奕含写她某次自杀被救过来,在医院,手指上因为有指甲油,监测夹咬住指尖读不出数,请了护理师来,在病床边清理指甲。我也写过这一幕,去年开玩笑地当小段子写过,病床上的人是杰克(很巧,我写出来的杰克也是个满心自毁倾向的人)。

林奕含被台南市长称为“台南的女儿”。当看着编辑发来的台南书城照片,我想,她一定到这里来过……如果她现在活着,也许还会来,也许会看到《性盲症》的宣传旗,她会不会觉得“性”那个字有点刺目?也许她会拿起我的书来翻一翻?……

如果她现在活着,说不定也去影院看了《复仇者联盟3》,开始追新季《使女的故事》,在房间里单循Ariana的新歌No Tears Left To Cry……

仍将有早春雪,仍将有明月夜,仍有新式样的单衫杏子红,仍有香得销魂的手冲咖啡在有猫酣眠的咖啡馆,但都跟她无关了。再多有趣的新东西,再多激动喜悦的可能,都跟那个敏感的灵魂无关 。


等整个读完,再写个长的书评给编辑吧。

17 May 2018
 
评论(21)
 
热度(310)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