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我的绝症男友(6)

6

 

躲在楼梯间吻了十来八次之后,嘴唇湿漉漉、脸蛋红彤彤的罗杰斯医生就回办公室去了。
 巴基自己往电梯走,一边走一边抚摸在墙上压扁搓乱的头发,走到一半发现又晕乎乎地错了方向。他笑着转回头,忽然停下脚步:墙上有一张慈善晚宴的海报。
 时间:周六晚18:00,地点:医院顶楼花园,赞助方:史塔克公司,所有筹得款项将用于XX疾病研究基金,等等。
 但更有趣的信息在下面,“我们决定拍卖院内最受欢迎医生的第一支舞!来吧,欢迎到我院官网投票……”

一到家,巴基立即用笔电打开格林希尔医院的官网。
 投票页面上列出了所有医生的大头照,已有4798人投过票,其上还有声明:将抽出五位参与投票的人参加周六晚宴,争拍与“最受欢迎医生”共舞的机会。
 页面最下端可以留言:

——马莉罗医生,你有斯嘉丽约翰逊的嘴唇和尼基米娜什的屁股。伙计们加油,快把性感马莉投上去啊!
——米勒医生,我做髋关节置换手术那周,全靠每天盼着看到你才支撑下来。我爱你的秃顶。
——我投了赫尔南德斯医生。今晚她会给我做心脏手术,把她的小手伸进我胸膛,你们羡慕吗?请祝我手术成功,祝我能活到晚宴舞会那天。
——为什么没有护士选项?我要安护士!亲爱的安,你能看到我吗?跟我约会好不好!我是上个月住院做痔疮手术的菲力,每次你让我撅起屁股、给我的菊花上药我都会硬。
——哎,也没有寇蒂副院长的选项啊,失望地关页面走人。
 这一条底下有评论:兄弟,副院长她今年63了,你好口味。
……

巴基看得笑不可抑。医院的前患者与现任患者们居然如此热情,可以想象他们住院期间无聊之下,对着医生们生出过多少意淫和幻想。

 当然,女患者们关于他男朋友的评论也不少,比如:
——罗杰斯医生最性感!我要大胸甜心罗杰斯医生!
——跳舞之后能带回家过一夜吗?请再开个过夜的选项。PS:我投史蒂夫罗杰斯。
——帮我的蠢弟弟来给马莉罗医生投票的,但点进来一看到罗杰斯医生我就改变了主意!
——史蒂夫达令,我已经准备好低胸裙了。跳舞时你要搂我紧一点,我想让我的乳房在你的大胸脯上挤压、摩擦……
底下几条评论用词一致:百分百纯正小婊子;婊子滚开;哈哈哈罗杰斯医生是我的,小婊子别做梦了……

巴基在心里哼了一声,姑娘们不好意思啦,你们打破头也没用,罗杰斯医生从头发到脚趾都是我的,“巴基巴恩斯先生私人财产”。
 全世界都爱慕那个人,他却只钟情自己一个,这种得意和自豪的感觉无可比拟。

 他又去察看了一下目前票数排行,最受男患者喜爱的马莉罗医生排在第一位,紧随其后是来自爱尔兰的红发赫尔南德斯医生,史蒂夫罗杰斯暂时屈居第三。

 巴基在自己的推特上转发了那个网页,辅以拉票说明:请帮忙投票给史蒂夫罗杰斯医生,谢谢!
 虽然并不是一线畅销作家,写了这么多年,毕竟也积累了不少书迷和粉丝。很快一个老书迷就评论了:已投票。能不能透露一下这位罗杰斯医生是谁?

 巴基的回复:感谢投票。他是我下一本小说的男主角原型。
 想了想,毕竟没能忍住,又追加了一条:也刚刚荣升为我生命的男主角。

 到晚宴那天,巴基从早晨起床就密切关注投票排行,史蒂夫的票数升到了第二,第一名仍然是马莉罗医生。
 艾尔莎打来电话:“詹姆斯,还差17票呢!”
 “我已经很努力了……你求一下你姐姐,请她发动她们班同学帮忙投票。身为啦啦队员,她不是有很多追求者吗?”

小女孩的声音郁郁不乐,“我才不想求她,我们冷战一星期了。上周她嘲笑我,说罗杰斯医生根本不会喜欢我,不过是哄小孩子玩。我要是现在主动跟她说话,多没面子。”
巴基在电话这边憋着笑,“你姐姐根本不懂爱情,不用理会。跟她说话吧,为了史蒂夫做点牺牲也值得,你说是不是?”
艾尔莎认真考虑了一阵,“有道理。好吧,我给露娜打电话。”

于是在周六中午12点截止时间之前,罗杰斯医生终以25票优势勇夺“最受欢迎医生”头衔。

 晚上五点半,医院顶楼花园已经搭起象牙白的布棚,空地上摆满椅子,一个小型乐队正在调音。巴基挽着一身勃艮第红晚装的娜塔莎走进会场,顺利找到了他的男友。

 罗杰斯医生身穿暗条纹衬衫和西装,系一条湛蓝色纪梵希领带,配着折成马蹄莲的蓝橙间条口袋巾——当然,这都是巴恩斯先生亲手替他选的。

 他像个真正的绅士一样向娜塔莎欠身:“你好,罗曼诺夫女士。”
娜塔莎居然稍微脸红了一下,“你好,罗杰斯医生。”

 ——后来娜塔莎对巴基说:难怪你会在一分钟内就爱上他。他那种带点禁欲气息的、又纯洁又性感的味道,真是世间罕见。

 说了几句话之后,巴基说:“我有点事走开一下,马上回来,娜特,你要替我保护好他,今晚饥渴的姑娘有点多。”

两个人尴尬了两秒钟。不过娜塔莎很快找到了第一个话题,她指一指史蒂夫的领带,“这个,是我跟他一起去挑的。他当时让店员把所有蓝领带拿出来,一字排开,像色谱似的,说要找一条跟你眼睛颜色最搭的。”
史蒂夫抬手摸摸领带,微微一笑,“谢谢你,娜塔莎。更要谢谢你在他患病之后照料他,以及为他做的一切。”

娜塔莎当然也认为,身为巴基的医生男友,史蒂夫必然很清楚巴基的病史,她摆摆手,“别这么说。我能做的也不过是督促他别忘记吃药而已。”想起那年巴基昏倒在地,嘴角胸口一摊鲜血的样子,她仍觉得心有余悸,“唉,他是家中独子,要是这么年轻就送了命,他父母可怎么办。”
史蒂夫也黯然点点头。

 娜塔莎说:“幸好现在他有了个医生男友。”
史蒂夫遗憾地叹一口气,“是医生又怎么样……目前除了常年服用药物抑制,也没有彻底治愈的方法。”
娜塔莎:“嗯,我知道。好在只要不发作,很多患者还是照样吃喝无碍,过得很好嘛。”
史蒂夫再次颇以为然地点头,“是的。而且他情绪一直很好,这实在很难得。”

身为写作者,巴基的情绪难免会跟随笔下故事的悲欢离合上下波动,而精神压力正是胃病一大诱因,娜塔莎也再点头,“以前他……精神状态不大健康,我也挺担心的。但自从他跟你在一起之后就好多啦。这点真要感谢你,史蒂夫。”
史蒂夫垂下眼皮微笑,“我还以为他一直是这么乐呵呵的,怎么,不是吗?”

娜塔莎以揭老底的口吻说:“当然不是!有一次我给他打电话,听到他在电话里说话带着哭音,吓得我!赶到他家去,他泪流满面、胡子拉碴地来开门,我说,见鬼!你哭什么!他说,人类的一生是多么短暂脆弱,死亡的阴影是多么无处不在……布拉布拉,一大堆类似的傻话……”

史蒂夫一边专注聆听,一边在心里怜惜地太息:原来他也并不是一直都那么勇敢,他也会因为艾滋这件事害怕得躲起来哭,啊,我可怜的巴基。

 娜塔莎还没来得及说出那件事的结局——“结果是他思考了两天两夜,不得不把小说里的一个人物写死”,就听到身后传来巴基带笑的声音:“踏哒!你们看看这是谁?”

两人回过头去,看见巴基笑盈盈地站在那儿,手里牵着艾尔莎。

 小女孩的病号服换成了一件崭新的粉红色蕾丝纱裙,头上包着头巾,遮挡因化疗而脱净了头发的光头,脚上是同色缎面晚装鞋。她有点羞涩地用手压一压裙摆,悄声说:“裙子和鞋都是詹姆斯挑的,好看吗?”
娜塔莎和史蒂夫异口同声地赞道:“好看!”

娜塔莎蹲下来,抚摸小女孩的肩膀和手臂,“小美人,你就是艾尔莎对不对?”
 “对!我知道你就是娜塔莎,詹姆斯常提起你。你真漂亮。等我长大了也能有你这么大的胸吗?”
巴基和史蒂夫在一边撇嘴偷笑。

 娜塔莎柔声说:“会有的。嘿,詹姆斯把这条头巾系得怪丑的,过去那边,我给你系一个现在最流行的样子,好不好?”
于是艾尔莎乖乖被娜塔莎牵走了。

 终于只剩巴基和史蒂夫两人,他们相视一笑,在路过的侍应生手中各取了一杯酒。

 巴基用手里的香槟杯子在史蒂夫胸口轻轻碰一下,“嘿,‘最受欢迎医生’,你的人气高得很呀。”
 “我看到你在推特上拉票了。这么想看我跟热心慈善的阔太太们跳舞?”
巴基笑而不语,换了个话题,“你跟娜塔莎聊得怎么样?”
 “她确实是个很棒的姑娘。谈话很顺畅。”
巴基忽地做悚然状,“等等!她没跟你揭我的什么丑事吧?”
这回换成史蒂夫笑而不语。
 巴基又左右四顾,“你要给我介绍的朋友呢?”

等到托尼上台致辞的时候史蒂夫才指了指:“就是他。另一位山姆威尔逊要等会儿才能交班上来。”
 “史塔克公司CEO?我的天,我还从没有过阔佬朋友呢……”

很快到了慈善拍卖环节,抢得最凶的,是曾在格林希尔治疗过的一位善长仁翁捐出的乔治莫兰迪画作,一副小小静物。

 最后一项拍品,主槌的拍卖师笑着喊了出来:“本院最受欢迎医生,史蒂夫罗杰斯今晚的第一支舞。呃,拍品先生,能否请你上台来?”
在众人的掌声中,史蒂夫起立,走到台上,在拍卖师身边站好。
 拍卖师打量他一下,吹了声口哨(众人爆出笑声),说道:“起拍价100。有人应价吗?”

好几位女士举牌,“300。“”500。”“600”
连同史蒂夫在内,所有人都带着微笑。
 有助手走过来跟拍卖师耳语,他大声说:“电话中有人竞价,800。”

加价到1000美元的时候,只剩一个胖女士了。
 拍卖师说:“1000,还有人加价吗?”
这时巴基稳稳地举起号牌,朗声说:“2000.“

人们爆发出低低惊呼。台上的史蒂诧异地睁圆了眼睛。

 拍卖师立即戏剧性地伸长手臂,戴着白手套的手绷得笔直,“在我左边这位先生出价2000美元!还有人竞价吗?还有人竞价吗?那位女士意下如何?”
胖女士的声音有些虚弱了:“3000。”
巴基毫不犹豫地接上去:“8000!“
人们再次惊呼。史蒂夫努力向巴基使眼色,巴基只装看不见。
 胖女士垂下手臂,骇笑摇头,表示自己退出竞争。

“第一次,第二次,最后一次!成交!您的号牌,先生,请您再亮一下号牌。我宣布:罗杰斯医生的第一支舞以四万美元的价格售给了384号先生。”

众人纷纷起立鼓掌。

 

乐队奏起音乐。384号先生巴基巴恩斯站起身来,昂首挺胸,灯光师十分配合地把一束光打在他身上,他志得意满地整理一下礼服衣襟,向台上的罗杰斯医生款步走过去。

 

(TBC)

11 May 2018
 
评论(53)
 
热度(186)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