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领奖流水账

周六去领了一个“燧石文学奖”。之前拿过的都是散文奖,这是第一次拿到小说奖。



其实提前八九天,就收到通知得奖了。小薛陪我去领奖,在会场坐等的时候,我说,到时我要不要装作并不知道的样子?就像奥斯卡奖那些获奖者似的,吸一口气瞪大眼睛手捂胸口……

小薛斜眼看我一眼:戏不要这么多。

还有一件纠结的事,要不要戴心爱的灰帽子(就是跟塞老师喜欢的帽子很像的那顶)上台呢?

最后小薛说,你的头发很好看,很黑很亮,不要戴了。所以还是把帽子塞回了包包里。

“幻想类长篇”组,E伯爵也入围了。知道她还是因为她也写盾冬文,本来希望她也能去,然后就可以现场认个亲!……但她没去。很希望她也能获奖。开奖的时候还紧张了一小下,结果开出来是别人,又失望了一小下。不过长篇的竞争应该比中短篇激烈,所以能入围也很厉害啦。

“现实类”分“最佳中短篇小说奖”和“最佳长篇奖”,我获的是前者,长篇类入围的有张怡微《细民盛宴》,因为跟张怡微曾有一面之缘,暗暗也希望她获奖。开颁奖人是苏童。我听到自己名字之后,先上台去,站到苏童身边,看着他打开“最佳长篇”的信封,一眼发现,上面写的竟然是“空缺”。

我没控制住,就做出了一个“哇哦”的样子。苏童读出“空缺”时我还是“哇哦”的状态——好像就是上面照片里的样子。

——没做好表情管理,只能下次注意了。

苏童把奖座递过来的时候轻声说:“我非常喜欢你的小说,期望以后能看到更多。”当时感觉要在台上表演一个原地炸裂升空了。

最后要发表两句获奖感言,我不太记得自己具体说了什么,好像是这样:写小说就像给一个爱得很深的人写情书,永远不会收到回信……

颁奖礼结束后本来有晚宴,我很怕跟生人吃饭喝酒,而且也还打算回去赶个稿,就拉着小薛溜走了。


问了一下小薛对颁奖礼的感受,他说,感觉每个行业都有很多默默努力的从业者啊。

我:这么主旋律的感想?……


有好几个获奖者甚至评委自己(蔡骏)都说道:一定要坚持,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唯一秘诀就是坚持。

小薛说,你们这个行当的人反复提到坚持,那就说明这行业实在是不好坚持,说明这个环节已经出问题了。

我说,也不是出问题,写作确实跟别的行业不一样,前几年极大可能是毫无建树、毫无水花、毫无收益,必须咬牙坚持下去,才能等到树长起来收获果子的年头。这是行业特色。


小薛问,你开心吗?感觉不是特别高兴的样子。

我说,也不能说不开心,但是………………

说实话,我希望拿奖的小说是《花与镜》。我觉得那是去年我写的最好的一篇小说。但交上去之后,主办方的人跟我说,你得换一篇,雏妓属于“涉黄”题材,涉黑、涉黄赌毒的都不行。最后只好换了一篇异性恋的《等待戈黛娃夫人》。

可是这篇在我写过的小说里,连前五都排不到啊!其实报了这篇,已经不抱拿奖的希望了。

所以虽然最后还是得了,但还是有一点点……遗憾。

不过,孔子曰过的: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今年明年以及往后的几十年,继续努更多的力!去争取更多的认可!

XD



29 Oct 2018
 
评论(90)
 
热度(905)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