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想念一个说过无数“我爱你”却拒绝我的男孩

短时间看到两个有“抽动秽语症”患者角色的电影,一个《寄宿学校》一个《嗝嗝老师》,想起初中我的同桌B也是这种病患,不时像触电一样哆嗦一下,口中念念有词,但他念叨的不是“秽语”,而是“我爱你”,有时抽得剧烈,则会连说“爱你爱你”。

B在初一下学期转到我们班,老师介绍他的病情时,他母亲就站在教室外,从半开的门往里看,双手在身前腹部紧攥。

开始那几周,寂静的课堂上忽然传出一声“我爱你”,人们都笑,但很快习以为常。新来的老师诧于他的怪声与抽搐,大家会争先恐后地帮B解释。

他个子不高不矮,学习不好不坏,爱踢足球,头发漆黑,皮肤雪白,有一双非常大的眼睛,嘴唇也有点厚。多年后我看印度电影,啊,B长得就像小号的沙鲁克汗。

现在想想也真神奇,我们那班人那么迅速而平静地接受了B和他的抽动症,逐渐完全无视那低低的怪声。人生来不同,有人胖有人瘦,有人生病会咳嗽,有人生病会小声说“我爱你”,不过如此,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抽动症并不妨碍B成为班上最受欢迎、朋友最多的男生之一。他跟人说话、回答老师问题,时而抽动,外加“爱你”,人就耐心等着。

男生们都有绰号,他也有,他的绰号就是“爱你”,比如他姓王,大伙有时就叫他“王爱你”,不过没有一点嘲笑的意思。他也笑嘻嘻地接受。

我呢,我几乎是第一眼看到他就喜欢上他了,半学期后,天遂人愿,我被调到他身边座位,每天近距离听着“我爱你”,觉得可爱死了,更加难以抗拒。不过班里有条绯闻传得很凶,说他跟他上一个同桌的女生已经是男女朋友。我特地去找那女生,直白地问:你跟B是那种关系么?

她说:不是的,我知道你喜欢他,他很好的,尽管去追他吧,祝你成功!——当时全班都已经知道我暗恋B了。

但B不表态,若无其事,每天照常跟我聊天,找我借笔记抄,跟我换着看他借来的漫画书,外加“爱你爱你”。

最后他的好友之一说,哎呀,你到底答不答应她,倒是给人家个明白话儿!

B这才找了个放学后的机会,跟我说:我现在不想谈这些,我爱你,真的没兴趣,咱们做一对好同桌就行了吧!

我说:那好吧。


那天晚上我感到一种沉甸甸的钝痛,像被一只巨大的榔头砸中。浑身软洋洋地乏力,走路回家时简直连腿都拔不动了。

——这世上第一个对我说“我爱你”的人,他并不喜欢我。


不过后来我仍然故意用他的水壶喝水,假装自己的钢笔没水了,从他的笔袋里翻笔用。

几周后的美术课上,老师出的题目是“画一项你最喜欢的运动”,我画了潜水。他让我帮他画——那时我在班上以会画画著称——画一个球员进球的瞬间,要“倒钩球”。

我说,什么叫倒钩?

他用手代替人的手脚和动作,给我演示了半天,我仍半信半疑,人真能原地跳起、身体平行于地面?

最后我靠想象画了一个头朝下脚朝上的人。他很欢喜,说:对啦,就是这样!爱你爱你。哦,这个背后你给我画上10,就是10号的意思。


如今十多年过去,我也成了球迷,每次看到球员倒钩射门,我都会想起B。不知道他对哪个人说出了第一句真正的“我爱你”?



-------------------------



以上都是真的。虽然我是个写小说的,不过我觉得自己真编不出一个得了会说“我爱你”这样的病的男孩。


——自己给自己接一个电影式发展:十多年后他们重见了,两人淡淡地聊天,询问现状,男生还是老样子,不时在跟女生说的话里加上“我爱你”。他告别离开之后,女生才从别的老同学那里得知:其实他的病已经好了。于是她冲到机场去追他,他看到她赶来,很错愕,故技重施,一边讲话一边说“我爱你”。但这次女生大声回答:我也爱你!我一直爱着你。我会永远爱你。

XDDDDDD

薛先生表示,这个故事好俗气,没意思,哼。


前几天把这段发在豆瓣广播里,有些人在评论里讲到她们身边的“抽动秽语症”患者,也都能获得身边同学的温暖友情。嗯,感到了世间的善意。



19 Oct 2018
 
评论(37)
 
热度(966)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