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杀手男友(5)

★ 浪漫爱情轻喜剧!!!

Summary:一次任务中,神盾特工队队长史蒂夫遇到一位超可爱的青年巴基,两人天雷地火地爱上了,但史蒂夫不知道自己甜蜜男友另一个身份,是顶级杀手公司的头牌杀手。

上一章:


第五章

洛基说:……我戴着帽子和口罩走进那扇门之前,看了看表,七点刚过三分,黄昏的天空有一种憔悴的美,我推开门,门沿上方吊着一盆不知名白花被风摇晃,发出奇异幽香,我心中一阵激动与喜悦的预感,仿佛提前感到将有奇遇……

停!停!几个听众惨叫起来。天,你这样说一年也说不完啊!

冬兵:他怕是要讲出一部《追忆似水年华》。

鹰眼:听你说这半天,我胡子都长出来了,挑重点行不行?

洛基幽幽叹一口气,手扶在额头发际线处,轻声道,你们这群毫无浪漫情愫的俗人哪。

他不理人们的脸色,继续道,屋里的装饰很简单,米色墙纸,奶茶色格子布沙发,杏色地毯,色彩异常柔和,不像个杀手公司,更像心理诊所,屋里初看没人,只见沙发后面有一个弧面,我咳嗽一声,那个弧面直起身来,原来那是个男人后背。我愣了一下。那人把金发拨到脑后,说,这沙发脚放不平,我正在修,稍等。他朝我微微一笑。我从未见过比那更像杀伤性武器的笑容……

娜塔莎打断他,他们公司你就见到这一个人?

他跟我说他的同事有人出门加班,有人到外地出差,如果要选别的杀手下单,可以等两天再过来。我说,不,我只想选你。而我心里说:无论有多少题目多少选项,我也只想选你。他问我为什么不摘下口罩,我说我感冒了,不想传染病菌。我跟他在修好的沙发上坐下来,聊了一小时零十分钟。期间他说了七十六句话,向我笑了十九次(此处有众人的各种咧嘴皱眉咋舌)。最后我给他写了一个地址,告诉他:交给你的任务是先监视此人一周,观察他的起居饮食睡眠,拍点照片,简短地记下来报告给我。他问,监视一周后杀掉这人吗?我说,不,等一周后我再决定。他带我去登记,我交了订金,他在合同上签了他的名字,原来他叫索尔……

说到此处,洛基交叉十指,满面憧憬之色,好了!这就是未来跟我一起签在婚前财产公证书上的人名:索尔。

众人再次做出各自的鬼脸和白眼,冬兵说,等等,咱们原计划只是去打探一下,没计划要下单,你给了他什么地址?

洛基淡淡道,汤普森大街6号,804公寓。

人们悚然动容。娜塔莎说,那不是你自己家吗?你让他监视你、偷窥你?!

洛基狡黠一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要想让他爱上我,得先让他了解我。而要让他了解我,还有比让他监视我、偷窥我更快捷的法子吗?

大家面面相觑。鹰眼说,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可就是……

冬兵:可就是有点瘆人!早知道就让彼得去,不让你这个基佬去了。

他叹息一声,让你去打探敌情,你倒把自己给折进去,我有个不祥的预感,咱这遭要赔本……


从公司回家途中,巴基收到史蒂夫的短信:加班中,今天晚饭不能一起吃了。我让同事给我带宫保鸡丁和面条,你吃什么?

巴基:白煮鸡肉,牛油果甘蓝沙拉

又吃减脂餐?其实我更喜欢你身上再软一点,再肉一点……

巴基在下班的人群中停住脚,笑得合不拢嘴。嗯,再等四十年,我会满足你这个愿望。

四十年?那不算久,我愿意等。

从他身边走过的人都回头看,看他盯着手机发出哼哼哼的笑声。他打字回复道:我有个黄色盖子的胡椒瓶,今晚吃饭时我会把它放在我对面,装作是你跟我共进晚餐。

史蒂夫:我像个胡椒瓶?又圆又胖的那种?

巴基:像!你跟胡椒瓶一样,辣。

手机握在手中热乎乎的,像是连番情话让它也热血澎湃了,巴基带着笑走进楼门,走上三楼。他忽然停住脚,发现自己公寓房间的门开着一条缝。

一瞬间,巴基变回了冬兵。

他一翻身靠在墙壁上,从腰间抽出袖珍手枪,缓缓地、几乎无声响地压下保险栓。脚尖轻轻一捅,踢开房门,人却并不进去。等了一会儿听到里面没声音,才小心翼翼地蹑足贴墙往里走。

屋里是一片飓风席卷过的样子,几乎所有能砸碎的东西都碎了,麂皮绒沙发被刀子划开,枕头被剖肠破肚,羽绒洒了一地,墙上泼了血红的红漆,写着一行西班牙语。

冬兵把卧室卫生间检查一遍,没有人,破坏者已经离开。

他猜得到八成跟墨西哥帮有关,他是枪杀“鳄鱼”佩德罗·加西亚的人,佩德罗的人来寻仇了。这种事倒也不是没发生过。冬兵定定神,收起枪,打开衣柜检查,内裤袜子抽屉里都被淋上红漆,没法穿了。又到厨房里,流理台上也浇了漆,不过煤气灶还能用。他不慌不忙地把烧水壶放到水龙头下面,充入一点水,拧开火,把水壶放上去。

等待烧水期间,他先给公司后勤部打电话,后勤部表示这就派人来清理。他又拨通和平酒店的快捷键,一个悦耳的女声说道:普通会员请按1,VIP会员请按2,VVIP会员请按3……

冬兵按下数字3,输入一串密码,滴一声,转到了人工服务,一个愉悦的男声说,巴恩斯先生?

迈尔斯,你好。

您好,和平酒店欢迎您随时入住。还住您最喜欢的顶楼房间吗?是否要辆车现在去接?

冬兵刚要说好,心中猛地升起个念头,他沉吟一下,说,不,暂时不需要,抱歉迈尔斯,我改变主意了,下次有机会再去你们酒吧喝特调酒,好的,晚安!

他挂断电话,把烧热的水灌进随身保温杯,给史蒂夫发信息:我公寓房间的水管坏了,水漏了一屋,没法住了,今晚能去你那儿吗?

 

城市另一边警局里的史蒂夫读出这条信息,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再读了一遍,长吸一口气,心脏砰砰地跳个不住,他向对面桌的旺达低声说,Mayday,mayday。

旺达抬头,脸一沉,怎么啦?除非是关于破案或疑犯的线索的问题,否则不答。

史蒂夫说,是,是关于……疑犯的。嗯,某疑犯A在供述时称,他在案发当晚收到了他男友B的短信,B说自己公寓房间水管坏了,水漏了一屋没法住,问是否能去他的公寓住一晚。你认为B是不是在暗示A他希望当晚发生*关系?

旺达瞪了他两秒,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又赶快摆回严肃脸。队长,疑犯A的姓名缩写是不是S.R?

保密。你答就行了,以你作为女性和精英警探的双重直觉来答。

旺达叹一口气,说道,以我的直觉来看,有一半概率是B家的水管真的坏了,一半概率是B以此作暗示,希望跟A进一步发展关系——包括那什么关系。

史蒂夫苦笑道,这答案……毫无参考价值啊。

怎么没有参考价值?我的意思是,你随机应变就行了!一方面准备好过一个啤酒披萨球赛的纯爱之夜,做好心理建设,万一没有滚床单,不要失望。另一方面也让你的丁丁随时待命,伺机而动……

史蒂夫咳一声,不是我,疑犯A。

好,疑犯A。旺达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双手抱在胸前,歪头眨眨眼睛。那后来,“案发当晚”(她双手在空中勾出双引号)疑犯A有没有同意让他男友B到他家借住呢?

史蒂夫低头在手机上按动一阵,重重点下发送键,抬头微笑道:有!

 

巴基坐在街边马路牙子上等回复,紧张得过一阵就拧开保温杯喝一口。手机“叮”一声,他点开,看到“好的,我家地址是:……

他弹起身大叫一声:耶!兴奋难抑,直接在人行道上来了个侧手翻,落地时踢到路边一辆汽车,汽车的报警装置大声呼叫起来。

 

另一边,史蒂夫放下手机,呆呆地想了一阵,忽然也从椅子上弹起来冲了出去。旺达在他身后喊,又怎么啦?……

史蒂夫登登登跑上楼,推开技术科的门,叫道,唐纳森!

一个红发青年探员从一张堆得乱七八糟的桌子后面探出头来。罗杰斯队长?找我有事?

史蒂夫说,之前我给疑犯画的那些画像呢?帮我找出来,谢谢!

唐纳森惊喜道,哪个案子有新目击者了?市郊公园强奸案?还是连环纵火案?

没有,没有新目击者。史蒂夫有点羞赧地说,是我自己想拿回家用一下。

唐纳森哦了一声,一边狂翻文件夹一边崇敬地看了史蒂夫一眼,暗忖队长不愧是队长,回家休息时间也要研究没破的案子。他翻了一通又问,要近三个月的画像?还是这一年的?

史蒂夫两手一伸,你手头的都给我吧!

他抱着一摞炭笔素描画像跑下楼,对旺达和山姆说,帮我想想,谁的办公室里有大一点的镜框?

山姆说,照片相框行不行?

不行,太小,我要放几幅画进去。

那只有局长办公室了,他屋里墙上挂着好多奖状、嘉奖令,都是用很精致的框子镶起来的。

局长下班了没有?

下班了,今天是他丈母娘生日要全家聚餐,他早早就下班了。

走!跟我去借点画框。

说是借,其实是不予而取。山姆和旺达站在他身后打掩护,史蒂夫从旺达头上取下一枚发卡,三两下撬开了局长办公室的门。

他们手忙脚乱地把墙上的相框摘下来,拧开,取出历年奖状,把史蒂夫画的疑犯画像放进去。

山姆说,我还是没明白你这是要干什么,队长,你这行为太高深莫测了。

史蒂夫看一眼手表,喃喃道,疑犯A之前一直以画家的假身份面对男友B,为了不让假身份穿帮,他必须让自己的公寓看起来像是画家住的地方,明白没?

山姆听得张大嘴。我还是没听懂!这是英语吗?

旺达说,疑犯A的姓名缩写是S.R,明白没?……

 

门被敲响的时候,史蒂夫刚刚把“疑犯A的公寓”布置得像是个画家住的地方了。他跑去开门之前最后回头看一眼,又跑回去,飞速从脏衣篮里抽出几件衬衣,抛在沙发和地毯上。

门打开,巴基双手插兜站在门后,两人四目一相对,先探头轻吻了一下,史蒂夫让开身子,让巴基进去,嘴里说道,不好意思,我这儿乱糟糟的,都没好好收拾一下。

巴基环视一周——墙上挂着好几幅镶在画框里的炭笔素描人像,工作台上、沙发上也处处散放着画稿,他微笑道,作为艺术家,你的公寓已经算很整齐啦。他路过刚扔在那里的衬衣,弯腰捡起来。坐到沙发上的时候,史蒂夫把另一件(同样是故意扔在那里的)衬衣拎到一边去,巴基说,来,给我。他顺手把两件衬衣折叠好,放在一边,轻轻拍一拍。

他说,真倒霉,我那边房间里什么都……都没法用啦,我只带了牙刷和保温杯过来。

史蒂夫说,没事,咱俩衣服尺寸差不多,你穿我的。

巴基又说,也不知道水管多久能修好,所以很可能要打扰你不止一晚。

这叫打扰?这是天降好运。史蒂夫轻声道,我现在很想雇一个杀手,给维修工开一枪,让那条水管总也修不好。

听到“雇杀手”,巴基心中一紧,呼吸差点停止,他仔细打量史蒂夫的表情,直到确认那真是句笑话,才放松下来。

史蒂夫心头则回荡着旺达的话,“让你的丁丁随时待命,伺机而动”——巴基看起来有点心神不定,他是不是在等我主动呢?这算是“时机”么?

两人各怀心事,不约而同地沉默了,房间里陷入一种奇怪的气氛,就在史蒂夫暗暗一咬牙、打算发起冲锋时,巴基开口了,嘿,让我看看你的作品吧!

史蒂夫立即紧急叫停了准备扑向前去的各条肌肉,点头说,哦,好!

他站起身,示意巴基跟他过来,到工作台前,把那些人物头像一张张摆开给他看。

巴基其实有点怕史蒂夫画的是抽象派或那些让人摸不着头脑派的路子,如果杜尚有男朋友,他男朋友对着一个脏兮兮的小便池该怎么夸奖鼓励呢?……怀着一定要找到夸赞点的心情,他翻开史蒂夫的画稿,一翻先松了口气,太好啦!史蒂夫画出的是正常的人,不是一堆泥点子!

随即他毫无章法、劈头盖脸地夸了一通“线条真好”“构图也好”“透视也好”,史蒂夫报之以笑而不语。

巴基把所有画稿翻一遍,说,只有人物肖像,你不画彩稿吗?

画啊,之前还画了很多稿子,保包括彩稿,都在别的地方存放,手头没有,这一批是最近画的。

巴基又翻了翻,有个疑问没憋住,问道,这些人为什么看起来都凶巴巴的,像罪犯一样?

史蒂夫心中一紧,呼吸差点停止,他咳嗽一声,说道,呃,这是……特意画成这样的,这个系列想要表现的主题是:人人心中都有邪恶的、犯罪的冲动,当那种冲动表现在面部,就会令一个普通人看起来也像嫌犯一样可疑、可憎、可恶。

他说得脊背上都出了冷汗。

然而巴基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两眼的目光几乎是崇拜了。哇哦,这个主题真棒!让我想起弗洛伊德的理论,还有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和《复活》……


(TBC)


洛基眼中的索尔↓




18 Apr 2018
 
评论(60)
 
热度(1236)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