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尘与镜(32)

上一章:31

第三十四章

这几天,柯蒂斯时常听到杰克哼唱一支歌,旋律奇趣,有点像童谣。

下午他回来换衣服准备赶赴一个私宴,杰克在午睡,他没上楼打扰他。路过后园,远远看到比利在教索菲单手侧翻,忍不住含笑偷看了一会儿。索菲把裙子系在腰间,满脸通红,辫子蓬乱,半点不像王子亲自教出来的小淑女,倒真正像个黑帮头子的千金了。比利小心地扶着她的腰,说,好,好!这次就差一点就翻过去了,你累了吧?咱们歇会儿。

他们坐在花圃旁休息时,比利给她唱歌。这男孩有条极清亮的歌喉,索菲听得入神极了,手里握着一根带叶的枝条给他打拍子。柯蒂斯听清歌的起头一句是“神奇有魔法的龙”,发现那就是杰克最近爱哼的调子。

私宴结束后,本来还有主人安排的余兴节目,但柯蒂斯借故推掉了。他回到家中,迅速洗漱,换好家常便服,到杰克的卧室去,在门口站着听了会儿,没听见什么声音,正犹豫要不要敲门。另一扇门一响,保姆从索菲的房间出来,见到柯蒂斯,愣住了。

柯蒂斯有点窘迫地一咧嘴。保姆低声说,索菲睡啦,杰克还没睡,您放心敲门吧。

……你怎么知道?

保姆说,半小时前他让人送了一大壶咖啡上楼,晚安,艾弗瑞特先生。她微微一笑,快步离去。

这时柯蒂斯也听到门里有响动,抬手轻轻叩门。

几秒钟后门打开,杰克披着睡衣站在门里,脸色愉悦,咦,你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柯蒂斯一笑,嗯。房间里弥漫出咖啡焦香,杰克背对他往床边走,走动时还有点跛,柯蒂斯本想扶一把,伸了手又缩回来。他跟他缓步走进屋,说道,我记得你答应过我,不再喝那么多咖啡了?

杰克说,反正不喝也睡不着,喝了嘛,失眠还能名正言顺一点。

他说得很随意。床头的软枕竖起,旁边放着本书,杰克爬上床,重新靠在枕上,柯蒂斯立在床头柜前,摸一摸咖啡壶的温度,又拿起杰克的杯子,呷了一口剩余的咖啡,苦得一皱眉。你是不是每晚都在等我回来、来敲你的门?

杰克翻了个老大白眼。从来只有别人等我,我还没等过人。

柯蒂斯含笑不语,替他把被子拉上去,又伸手拍拍床单,悄声说,可以么?

杰克双手交叉在胸前,哼一声道,还问?要不就上来,要不就出去。

柯蒂斯便开始脱衣服。杰克倚在床头,嘴角带笑,欣赏得津津有味,又命令道,脱慢点!

脱到只剩短裤,柯蒂斯爬上床,杰克挪动一点,给他腾开地方,不过柯蒂斯肩宽人壮,一只枕头不够靠,两人你把我挤下去,我把你挤下去。杰克笑嘻嘻道,你也要篡我的位、把我赶下去是不是?

殿下此言大谬,你床上的位置本来就有我一半,你敢否认?

杰克叹口气,干脆横躺下来,头搁到柯蒂斯大腿上,说,行啦,不要了都给你,这样你满意没有?

柯蒂斯面上徐徐浮起微笑,闭上眼睛说,满意。他的手搁在杰克头顶,手指耙梳,不断把他的栗色卷发抚向后面。枕头旁的书里夹着根羽毛代替书签,柯蒂斯看了一眼,你在读什么?

杰克说,没什么,随便看本小说,打发时间而已。柯蒂斯把书翻个身,读出封面书名:《艾凡赫》。

——这当然不是随便拿来看的。《艾凡赫》的故事主角是十二世纪末英国国王理查。理查发起十字军东征,班师途中,被俘,囚于城堡。他的弟弟约翰亲王谋篡王位,派人暗杀理查。理查幸被绿林首领罗宾汉所救,后在罗宾汉与骑士艾凡赫的帮助下,叛逆的弟弟败北,理查重新登上王位。

杰克淡淡说道,理查外号“狮心王”,其实心肠还是软,如果主角是我,这本书末尾就要滚动一地人头了。

柯蒂斯意义不明地嗯了一声。杰克说得兴起,恶狠狠道,背叛我的人都要上断头台,没有开恩,我一个也不宽恕。

柯蒂斯的手在他头发里停了一下。包括亲弟弟?

杰克的语气缓和下来。我弟弟跟理查的弟弟不一样……如果确定我那个傻弟弟真是被人摆布、身不由己,那自然不能杀。

柯蒂斯低头望着他,那么我该分哪个角色呢?骑士艾凡赫还是绿林头子罗宾汉?

杰克漫应道,哪个都是,哪个也都不是。他们两个加起来,再添一个理查的王后,还差不多……他一面说一面手底下不老实,柯蒂斯只穿短裤,裤头往上完全赤裸,肚腹前胸一片毛茸茸,杰克侧头仰看着,伸手去玩他肚脐四周的毛,用指头给捻成一小撮,再松开,欣赏毛发缓慢弹回去的样子。边玩边说,你的毛发真茂盛,真好看……你是几岁开始长体毛的?

柯蒂斯说,十几岁吧,记不清了。

杰克说,我当年发现自己下身开始长毛,伤心了好久,想偷偷用小刀刮掉,差点……

“差点”怎么样,不言而喻,两人都笑了,柯蒂斯替他补全:差点就从王子变成公主,是不是?哎哟!

杰克狠狠拔了他一根毛。柯蒂斯嘶嘶吸凉气,说,你还没说完,长毛就长毛,你伤心什么?

因为我小时见到的宫里那些大理石雕像、青铜雕像,阿波罗啊赫尔墨斯啊,他们下身都是光溜溜的,我本以为只有丑陋肮脏的人才会下身长毛。

后来呢?

杰克笑道,后来我长大了。

他们享受了一阵平静中的极乐,脑袋里身体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溪水一样的怡然无声流动。

柯蒂斯轻声道,你刚才说,得要确定一下你弟弟是真谋逆还是真傀儡,你想不想当面跟他对质?

杰克倏地瞪圆了眼睛。什么?

宫里传出来的消息,王室已与E国达成缔结同盟的协议,首要任务就是联姻,国王杰克一世将迎娶E国的玛丽公主,半个月后E国外交团将前来商定大婚典礼种种事宜。

杰克慢慢点头。跟E国结盟确实是个好选择。

柯蒂斯皱眉道,不过那位玛丽公主不是都三十五六岁了?连我都听说她生性放荡,早就生过两个私生子,以侄子的名义放在宫里养着。

杰克解释道,这一方面是污名,另一方面也证明她有优良的生育能力。他们一定觉得,既然能生私生子,就能给基利波王室生个王太子。

他又苦笑道,而且这也能证明,我弟弟确实是个傀儡了。

柯蒂斯说,我约了裁缝,明天他们会来给你做新衣。门路我也差不多打通了,到时我与你混在那个外交团里,进宫去。

杰克仰看着他,眼中闪光,他的手抓住柯蒂斯的手,紧紧一捏,柯蒂斯却摇摇头,不,Jackie,这一次还不是最终的那一次,我还没完全部署好。

那么这一次的意义是?

柯蒂斯面色变得严正。一旦发起宫变,牵连甚广,你弟弟本是第一个留不得的人,因此在那之前你一定要见他一面。到底要他活,还是要他死,我等你做个决断。

杰克咬紧牙关听着,点了一下头。

他们又沉默依偎一阵,柯蒂斯拿起床边咖啡杯,慢慢饮尽杯底最后几口苦汁,杰克把柯蒂斯的手抱在脸颊边,望着天花板出神,有一句没一句地哼着歌。

柯蒂斯说,Jackie,比利那小子是不是在勾搭我女儿?

杰克嗤地一声笑出来,斜眼看他。是啊,怎么,心里不痛快了?他悠然道,你不要小瞧比利,他可是国王的救命恩人,日后必然贵不可当,到时不知多少豪门名姝要跟他攀亲……

我当然不会嫌弃比利出身低,索菲也不过是个黑帮头子的女儿。只是比利的个头还没索菲高。我可不想让我女儿嫁个小矮子。说着说着他脸上出现十分认真的忧虑。

杰克笑得侧身蜷起腿,身子哆嗦。得了,你根本不懂,女孩发育得早,十二三岁就停止增高了,男孩发育晚,但生长期能从十三四岁一直到二十岁。放心吧,比利的姐姐——母亲——海莲个子高挑,他不会矮到哪去。

柯蒂斯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又道,这几天我总听你哼一首歌,“神龙”什么的,是比利教你的?

杰克说,对,比利说海莲从小给他唱这歌哄他睡觉。歌词简直可爱极了!你听着,我给你唱一遍。

柯蒂斯说,好。

杰克便唱道:Curt the magic dragon, lived by thesea(有魔法的神龙柯特,住在大海边)……

柯蒂斯说,等等!“神龙柯特”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歌里的神龙叫帕夫?

杰克悠然道,有叫帕夫的龙,当然也有可能有叫柯特的龙。你不要打断!不然我不唱了。

他接着唱道:

Curt the magic dragon有魔法的神龙柯特

Lived by the sea住在大海边

And frolicked in the Autumn mist当秋日薄雾弥漫

In a land called Gliboa他在基利波国土嬉戏游玩

Little Jackie Benji男孩杰克本吉

Loved that rascal Curt深爱着顽皮的柯特

And brought him strings and sealing wax他给他带来细绳和蜡油

And other fancy stuff以及各种奇异的东西……

唱到“细绳和蜡油”,他已经忍不住,勉强唱完下一句,就哈哈笑出来。柯蒂斯隔一秒明白过来,也笑出了声,他喃喃道,绳子和蜡油,这倒确实是王子殿下的风格。

杰克正色道,我才不用绳子,我只用缎带,绣着我私人纹章的黑缎带,宫中人还以收藏一条我的缎带为荣呢。

宫中人无非虚荣浅薄之辈……哼,我是不懂有什么好收藏的。

杰克促狭一笑,那我有什么别的“奇异的东西”,你也不想见识了吧?

柯蒂斯的手在他的头发里不轻不重地收紧。真的想跟我玩?

……假的。杰克捧起他的大手一吻,笑眯眯道,我只想要你,你浑身都是奇异的东西。

他继续往下唱:

Together they would travel他们会一起旅行

On a boat with billowed sail驾一艘小船乘风破浪

Jackie kept a lookout perched杰克不住向远方瞭望

On Curt's gigantic tail站在帕夫强健的尾巴上

Noble kings and princes高贵的国王与亲王

Would bow whenever they came见到他们都弯腰致意

Pirate ships would lower their flags海盗们也会降下旗帜

When Curt called out his name只要柯特吼一声他的名字

 

唱完这段,他停下来说,你看这龙俨然是一方之霸,多像你。

柯蒂斯说,可惜我没有强健的尾巴。

杰克说,怎么没有?他伸手在柯蒂斯胯下摸一摸,那儿的器官一直有点发硬。他挤挤眼睛,我现在就可以“站上去”,只要你同意。

柯蒂斯说,先把歌唱完嘛。

已经唱完了。

没有,还没完,我明明听到比利还唱了最后一段。

杰克还想混过去。有最后一段吗?我不知道歌词。

柯蒂斯笑一笑,我知道,我来唱。

杰克沉下脸,皱眉道,你这人真没意思!

柯蒂斯却不为所动,说,要唱就唱完,我来补最后一段。不等杰克再反对,他已经开口唱起来。他的声音比杰克低沉,像是温热的黄铜。

 

A dragon lives forever神龙能永葆青春

But not so little boy但男孩并非如此

Painted wings and giants' rings假翅膀和巨人戒指不能再取悦他

Make way for other toys逐渐被其他新玩意取代

One grey night it happened某个伤感的夜晚,不幸的事终于发生

Jackie Benji came no more杰克本吉的身影不再出现

And Curt that mighty dragon了不起的神龙柯特

He ceased his fearless roar他停止了无畏的咆哮

His head was bent in sorrow他的头被沉重的忧伤压低

Green scales fell like rain绿色的鳞片飘落如雨

Curt no longer went to play along thecherry lane他再也不去那樱桃小径游玩

Without his life-long lover离开了他永恒的爱人

Curt could not be brave柯特的坚强如烟消散

So Curt that mighty dragon这了不起的神龙柯特

Sadly slipped into his cave只能躲进他的洞穴,泪下潸潸

 

他开口才唱出两句,杰克就一翻身,翻向背对他的方向。唱完最后一句,两人都缄默不语。良久,杰克苦笑道,你就不能让咱们好好过一晚吗?

柯蒂斯说,你不能总是回避这个问题。罗宾汉终究要回到绿林,不可能进入理查的王宫,神龙和男孩也注定要分散,我……

杰克打断他的话,冷冷说道,你不是罗宾汉,也不是神龙。他心中涌起一阵冷森森的阴云,其中仿佛蕴藏着未来的雷电风雨,但他刻意不去理会,径直说道,我知道咱们之前吵架的时候我说过咱们势必要分开,我说我不能让你进宫做个闲职、每天夜里溜到我卧室里。我现在承认,我反悔了,Curt……

他坐起身来,正正地面对着柯蒂斯,双手握住他肩膀,说,我不会允许你离开,我要你留下来做我的枢密大臣,你不仅要助我复位、帮我报仇,还要跟我一起治国,没人比你更了解这个国家的人民,因此也没人比你更适合辅佐国王。我要你像亚历山大的赫菲斯提昂一样,永远站在我身边。

他本以为这番慷慨陈词能让他的情人振奋激动,但柯蒂斯只是怔怔看着他,有点恍惚,像神驰天外,迟了一阵才展开微笑。

杰克有些失望。你在想什么?……你不愿意吗?

柯蒂斯说,愿意,我当然愿意。谢谢你的允诺,Jackie,能听到这一次,我已觉得是无上荣光。

他的话奇怪地有些生分,杰克反而松一口气,哦,我明白了,你不相信我会做到,是不是?好吧,这话暂且收起来不提,到时你等着瞧好了。

柯蒂斯双手放到他背后,慢慢把他拉向自己,最后两人搂抱在一起。杰克温柔地倚在他胸前。

一片宁静中,杰克问,你请了哪一家的裁缝?

“伍德伯恩”,据说是首都最好的?

哦不,伍德伯恩家擅长做女服,男装做得好的是“罗伯逊父子”,明天让伍德伯恩的人给索菲做裙子吧,你再去约罗伯逊家的人……

 

裁缝老罗伯逊先生用软尺量尺寸,报出数字,他的儿子小罗伯逊负责用纸笔记录下来。只听老人一项项报称:32,48,54,70……

托马斯得意地转头望向坐在书桌后埋头疾书的强尼。嘿,听到没?我的腰围又小了一点。

强尼应道,嗯好,我认为陛下如果再闹一次腹泻,腰身会更加迷人。

托马斯瞪他一眼,但强尼并不抬头,瞪也是白瞪。

等裁缝走了,他走到书桌前,从珐琅水果盘里拿了个无花果吃,边吃边说,你在写什么?

过些天E国的外交团就要来了,你要接见他们,要谈吐得体。兹事体大,上面命令我把所有可能发生的问答都写下来,让你背熟。

托马斯说,唔,这个无花果真甜,你尝一口。他把果子送到强尼嘴边,强尼摇摇头,抬头盯他一眼,说,多谢陛下恩典,我在节食。

你为什么总在节食?

因为我比你更需要保持身材。

托马斯又啃一口无花果,从书桌上拿起一个椭圆描金画框端详,叹道,挑来挑去,为什么他们挑了玛丽公主?

强尼说,第一,因为与E国结盟最有利,第二,因为这位公主已经有私生子了。

托马斯做出一个恐怖的表情。她有私生子跟两国结盟有什么关系?

强尼似苦涩似戏谑地一笑。她已经生过儿子,两个,那就证明她不但会生育,而且擅长生儿子,等她嫁过来,就有更大可能为基利波成功诞下一位王太子。

托马斯绕到强尼背后,趴在他后背上不出声。半晌道,我真要跟那个公主做那种事?

是的。到时她就不再是公主,是你的王后。

可我想一想都觉得恶心。我不想跟任何别的人做那种事,我只想跟你做。

强尼慢慢侧头,吻了吻他脸颊,柔声道,你必须完成这个任务,恶心也要忍着。TJ,好消息是,一旦她怀孕生产——让咱们祈祷她跟你的第一个孩子就是男孩——你就可以永远不跟她同床了。

 

(TBC)

 

下章兄弟俩就要见面啦!

《神龙帕夫》是我最喜欢的歌之一。Brothers Four和Peter Paul Mary的版本都很好听。本来是二十世纪的歌,为了把它放进这个小说,把它改成童谣了。

 

15 Apr 2018
 
评论(85)
 
热度(422)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