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杀手男友(9)

★ 浪漫爱情轻喜剧!!!

Summary:一次任务中,神盾特工队队长史蒂夫遇到一位超可爱的青年巴基,两人天雷地火地爱上了,但史蒂夫不知道自己甜蜜男友另一个身份,是顶级杀手公司的头牌杀手。

上一章: 

其余章节可直接看→私人同人文目录


这章索尔和洛基的(奇特)恋爱也算正面、正式开启了。



第九章


在机场候机时,巴基去买咖啡,史蒂夫走到巨大玻璃墙边,拨索尔的手机号电话,那边传来占线的提醒,他又拨山姆的号码,这次拨通了。

嘿,山姆,你跟索尔在一起?……对,我这就登机……索尔在干什么?我打他电话一直打不通。

山姆:他在跟他的客户聊天——就是下单让他去监视自己前男友的那家伙,声音特别好听屁股特别性感……

史蒂夫:好了我知道是谁不用重复索尔的蠢话。他跟那人在闲聊?

山姆:是啊,队长,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索尔好像爱上那家伙了。

史蒂夫痛心疾首地叹一口气:咱们的团队真需要好好整顿一下了,缉毒警会爱上毒贩吗?消防员会爱上纵火犯吗?怎么索尔的意志这么软弱!等我出差回去,我会跟他认真谈谈……这时他看到巴基手执两杯咖啡走过来,说道,我挂了,下飞机再说。他收起手机,看向巴基,脸上不由自主露出“哦天哪我男朋友简直辣翻机场”的深情微笑。

巴基把一杯咖啡递给他。史蒂夫说,排队的人是不是很多?

哦,不是,我顺便去了趟洗手间,喏,多给你要了一袋糖。史蒂夫低头往咖啡杯里洒糖、搅拌的时候,巴基向他身后望去,那儿坐着一个面色阴沉、双手揣在大衣口袋里的家伙,那人警惕地盯着巴基,目光充满敌意。巴基朝他飞快地挤一下眼。

忽然机场大厅响起广播声:乘客卡特先生,您的同伴突发疾病,请尽快到医务室来,请尽快到医务室来。

那人惊诧得从座位上跳起来。巴基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似的一笑,挑一挑眉毛,用口型说“bye”。

——所谓“突发疾病”,这种病的名字叫“我太倒霉了在机场出任务竟然撞上冬兵结果被打昏在卫生间里”。

史蒂夫喝一口咖啡,说道,可怜的家伙。

巴基悠然道,是啊,临上飞机前发病真是够惨的。不过总好过在飞机上犯病。

他走到玻璃墙边给洛基拨电话,想告诉他自己刚才解决了一个别家公司的杀手、及时阻止某些机场事故影响他的甜蜜之旅,却发现洛基的手机正在通话中。

他喃喃道,怎么回事这家伙?难道背着我谈恋爱了?

 

说是谈恋爱,确实是“谈”,而且是“热”恋,洛基跟索尔每次通话都要把手机聊到滚烫。由于“每天六小时”的监视任务是从晚六点到十二点,所以他们的通话常常在午夜之后开始——

洛基:嗨,雷电先生(索尔在假公司里的对外代号是“Thunder”),我来验收你今天任务完成得怎么样。

索尔:尊敬的客户,今天的表格半分钟前刚刚发到你邮箱里。

洛基:看到了,我只是想听你再口头叙述一下。

索尔:没问题,你的一切要求我都会满足。今天“飞行员”(这是监视对象的代号)像往常一样在家中煮饭,做瑜伽,放着音乐一个人跳舞,以上行为他都是在几乎全裸状态下做的。晚上21点37分他有访客,是个红发女人,长得很漂亮,她给他带了一件干洗好的衬衣上来,他们交谈了五分钟,期间他们发生小小不快,“飞行员”拿了一样东西丢给红发女人,她离开了。由于你没有要求我监听,所以谈话内容无法得知……


(娜塔莎:哦上帝,洛基!你裸得还真够彻底,嗯,内裤颜色很好看,我喜欢……喏,上次派对你被我吐脏的衬衣,洗好了,给你。瞧我多体贴,专门给你送上楼来。

洛基:是吗?真的不是你想借我那把限量版袖珍柯尔特枪明天出任务用?

娜塔莎媚态横生地一笑,你当然会借给我对不对?等等,你想追求的那个杀手是不是现在正看着我们?

洛基:是,他在对街的楼顶房间,用戴克森高倍望远镜监视我的房间。

娜塔莎:也有可能他正盯着你的胸脯大腿……自撸?

洛基微微一笑。那是我的荣幸,求之不得。

娜塔莎皱眉笑道,哦,你这个英俊的小变态!要不是你这么好看,我早就给你一枪了。

她习惯性地抬手捏捏洛基的脸颊。洛基倒吸一口气,握住她的手丢开,像怕蜘蛛的人抛掉一只黑寡妇,接着往后退一步,双掌朝外举起。娜特,不行,你不能对我显出亲昵态度,否则会让盯着我的帅哥误会我是异性恋。

娜塔莎甩甩手,翻个白眼。洛基忽然又有了主意:嘿亲爱的,你再帮忙演一下怎么样?

演什么?——嗳,对面那家伙听不到咱们说话吧?

听不到,我没有出钱让他监听。娜特,听着,你现在把衬衣扣子一颗颗解开,露出你那条美丽的沟来假装诱惑我,但是我不为所动,最后你做伤心离去状,这样他就知道我绝不是异性恋了。

娜塔莎犹豫道,要玩这么复杂吗?再说,即使你不接受我的诱惑,也不能推导出你是基佬啊。

洛基面色凝重:能的!相信我,世上没有哪个直男能抵抗住你胸前那对宝贝。

这话十分顺耳,娜塔莎嘟囔道,这倒是真的,好吧,我来了。她放出九头蛇第一美人杀手的本事,媚眼如丝,盯住洛基,双手解开衬衣扣。洛基以冰冷的漠然面孔对着她。娜塔莎脸上在笑,嘴里说,已经解了三颗扣子了,行了没有?我可不想让对面那家伙免费看A片。

洛基说,再解一颗,我爱你。来,你向我倚过来,我会把你推到沙发上。

娜塔莎笑着咬牙,朝洛基靠过去,洛基冷酷地一把将她推倒。娜塔莎做出伤心欲绝的样子,仰望着洛基。口中小声说,快把你的宝贝枪给我,我要走了,再也不想踏进你这个片场了。

洛基转身进屋,拿了带枪套的枪出来,掷到她身边。娜塔莎抓起枪,保持着心碎的模样,低头匆匆离开。

对面楼里望远镜后面的索尔目睹这一切,喃喃道,啊,又一名受害者!

他觉得这事情很明显——那女人是另一名被“飞行员”始乱终弃的受害者,她把他丢在自己家的衬衣送上来,深情地吐露爱意,还想再续前缘,但这个无情的家伙,粗暴地拒绝了她,推搡她,最后竟然还拿出一把枪扔给她!太可怕了!他逼她去自杀!……我那可怜的客户先生一定是个纯真深情的人,竟然对此人难以忘怀。)


洛基:雷电先生,你现在对“飞行员”印象如何?

索尔:印象?

洛基:是啊,比如你有没有觉得那人很性感,很……吸引人?

索尔心中暗暗叹息:唉,他还蒙在鼓里,他就像那个红发女人一样对这家伙余情未了,要不要告诉他真相、害他伤心呢?他边想边含含糊糊地说,还,还好吧,我工作时就只想着工作,没什么别的想法。不过,嗯,客观来说,他身材确实很棒。

洛基在电话那边露出无声的得意笑容。他说,昨晚你又失眠了吗?有没有听听我发给你的音乐单?

索尔:我听了,果然轻音乐很有催眠效果,我昨晚睡得很好。哎,我也分享我的健身歌单给你吧,我喜欢那种超带劲的摇滚,每次慢跑的时候听摇滚,感觉就像自己自带BGM要一路跑进竞技场似的。哦对了我昨天还看了一部蛮好的电影,叫《海洋深处》,讲海难的。

洛基:我知道那个故事,是《莫比迪克》的原型,好,推荐接受。

索尔:周末一起去看电影怎么样?

洛基笑道:委托结束之前,你不能跟客户约会。

索尔:那,告诉我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爆米花。

洛基:巧克力味,怎么了?

索尔:下次我去影院就买你喜欢的爆米花,假设你已经坐在我旁边了。

洛基在那一边笑得就像玉米绽开变成了爆米花。他说,好。

 

跟喜欢的人一起看电影不管在哪都是赏心乐事,到费城的机程不到两小时,刚好够看完一部片子,史蒂夫和巴基在飞机上一人一枚耳机,一起看动画片《海洋之歌》,看到结局处两双眼睛都红了。

走下飞机时,他们朝对方看一眼,都在想:有一个看动画片还会流泪的男朋友,真好。

到达史蒂夫订好的酒店,等待办理入住时两人不约而同拿出手机发信息。巴基把酒店名字发给公司同事:我到了,派人来联络我。

史蒂夫发短信给山姆:我到了,线人有新消息尽快通知我。

前台小姐满面笑容地把房卡交给史蒂夫,您的房间号是709,入住愉快!

他们并肩往电梯处走,巴基说,我感觉我已经爱上这里了,啊,超期待看看费城的风光。

最期待的是什么?

巴基笑嘻嘻道,709房间的床!我预感它是全城最美的景点。

这时他们已经进了电梯。电梯门一关,他们相视微笑,探头亲吻。在吻的空隙里,巴基小声说,第二美的景点我也选出来了——这部电梯。

房间不太大(史蒂夫他们能申请到的经费不多),不过颇为精致舒适。卧室中间的大床铺着海蓝色带浪花图案的床单,枕头边角上绣着带红玫瑰的藤蔓花纹。两人站在床前,巴基赞叹道,哇,不愧是全城最美的景点,能看到海,又大又结实,开着玫瑰花,上面还摆放着能媲美罗丹名作的美人雕塑!

史蒂夫:玫瑰我看见了,但哪有雕塑?

巴基在他背后推了一把,把他推倒在床上,笑道,瞧,有了。

史蒂夫一拽他的手臂,把他也拽倒下来。

两人在床上吻了悠长而甜蜜的一回,巴基喃喃道,史蒂夫,这里风浪好大,我已经晕乎乎的了……


(TBC)


07 Sep 2018
 
评论(32)
 
热度(738)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