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杀手男友(4)

★ 浪漫爱情轻喜剧!!!

Summary:一次任务中,神盾特工队队长史蒂夫遇到一位超可爱的青年巴基,两人天雷地火地爱上了,但史蒂夫不知道自己甜蜜男友另一个身份,是顶级杀手公司的头牌杀手。

断更了好久,作为补偿,这一章有八千字哦。

上一章:


第四章

车正在行进中。冬兵坐在后勤车车厢,聚精会神地低头发短信,脸上蒙着面罩,身边放着黑色保温杯。

车厢里另有三个他的下属,悄悄彼此看了一眼,在手机里群聊。

A:你们说他是不是正跟上头汇报咱们差点把任务搞砸的事?

B:绝对不是,我敢打赌他正跟他男朋友聊天呢。

C:附议!我跟赌一把限量版的沙漠之鹰。你看他脸上那个笑!

三人同时看一眼冬兵。

A:他戴着面罩你还能看出他在笑?

C:他不是还露着一对眼睛吗?他的双眼皮都笑成三眼皮了没看出来?

B:你们信不信,就算现在我把他面罩摘了他也不会抬头。

C:哇太刺激了,去摘吧,去吧!你真能摘下来,我那把沙漠之鹰送给你。

A:妈呀!我要躲这两个疯子远点,我怕待会儿他拿枪扫射的时候血溅我一身。

B轻轻把手机放在身边椅面上,另外两人坐在对面,同时扬起手,并起两根手指朝他一指,又同时一挥动,做了个“行动”的手势。

B把屁股往冬兵的方向挪一下,又挪一下,谄笑着说,嘿,头儿,您要不要来根能量棒?

冬兵头也不抬地一点头,嗯了一声。B慢慢扬起手,一寸一寸靠近冬兵的脸,嘴里说,车厢里有点热,这玩意多捂得慌,我帮你摘下来怎么样……

他忽然出手如闪电,揿开面罩侧面搭扣,把它拿了下来(后来A夸他:你那个动作太帅了,比摘女人胸罩还迅速)。一瞬间三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然而冬兵仍低着头一动不动,双手捧手机两个拇指点来点去地发短信,只是嘴里喃喃说了声谢谢。

阳光从后窗照进来,他们看清了,他脸上确实带着甜蜜的、愉悦无比的微笑,仿佛手里捧的手机就是男朋友的脸蛋。

就在这时,冬兵的手机响起,铃声是Loving U——这让那三人又惊讶得一瞪眼一吸气。冬兵接起电话,对那边说:我还有五分钟就到。

挂掉电话,他拿起保温杯索索地喝了口热水,朝那三人笑了一下,怎么啦?杀手就非得用死亡金属当铃声?你们不适应那我换成Halo好了。

 

人们坐在会议桌边,娜塔莎挂掉电话说,詹米说他五分钟到。

嗖地一声,彼得从给他留着的开敞窗户里悠进来,凌空抓住吊灯,在空中晃荡着说,抱歉,我送了个超远距离的披萨,开会没迟到吧?

鹰眼说,没有,人还没齐呢。洛基面前放着茶壶茶杯糖罐司康饼,他抬头对彼得抱怨道,你把房顶上的灰都弄到我茶杯里了,詹米骗别人说你跟他演《杀手莱昂》,我觉得他应该安排你演《变形记》里的大虫子最合适。

彼得笑嘻嘻道,卡夫卡写的那只是甲虫,属于六足亚门,我是蜘蛛,螯肢亚门,差得远啦!他在吊灯上晃了晃,问道,今天开会要讨论什么?

娜塔莎在电脑网页上调出一个页面,说,喏,“神盾杀手公司”。

——“神盾”是一家成立不到半个月的新公司,但在行内最权威的“枪与玫瑰”网站上关注度已经连续两周高居前三名,热得烫手。大家纷纷打听他家的幕后出资人,但谁也扒不出一点信息,神秘得要命。

——他们可不知道神盾公司从上到下全是精英特工出身,一帮天天查别人底的人,要是让杀手们摸到自己的底,那还了得?隐藏身份伪造行迹那可是入门功课。

鹰眼冷笑道,也不过是海报拍得好罢了。

神盾公司的海报上是四个穿紧身衣的背影,三男一女,个个细腰翘臀,身材火辣,关键还是动态的,四个人手提不同型号的枪械,齐步往前走,美臀扭得惊心动魄。这么说吧,每个点开海报的人不循环个二十遍是不会舍得关上它的。

洛基出神地看着动态海报上的背影,播放完毕又点开。鹰眼:你就别给人家增加点击量了行吗?

 “砰”地一声门推开,冬兵大步走进来,双眼发亮、满脸笑容地打招呼,下午好啊宝贝们!

他路过洛基身边时,从茶盘里拿起一块饼干,往上一扔,彼得在吊灯上一荡身子晃过来,一伸头刚好把饼干叼进嘴里,说,谢啦!他咔嚓一咬,饼干屑凌空洒下来,落了洛基一肩膀。洛基扫扫肩膀,瞪一眼冬兵说,谢啦。

冬兵也给自己拿了块饼干,坐到娜塔莎身边,咔嚓一咬。娜塔莎举手挡住脸,嘴里说,天呐,你这容光焕发得都刺眼了。

冬兵自己摸摸脸颊,佯作遗憾地叹一口气,有那么明显吗?

众人齐声道:有!

冬兵:不是吧?我觉得我还是一个阿兰德龙式的冷酷杀手嘛。

洛基:阿兰德龙?你现在就是《真爱至上》里那个傻乎乎的休格兰特。

鹰眼发表不同意见:我觉得更像《老友记》里的罗斯,跟瑞秋谈恋爱之后的罗斯。

上面的彼得哀声道,喂喂,你们能不能引用点我看过的电影?《真爱至上》那是我幼儿园时候的古董片了吧……

众人抬头纷纷说道:去补!你小孩子不懂,这几部都是人生必看、不看白活系列!

冬兵叹一口气站起身。你们要总聊电影我就走了,我可是今晚有约会的人。

克林特忽然想起什么,等等,你今晚要跟你家金发男孩吃饭?定地方了没?

还没,我正打算定一家日本餐馆的位子,你这个单身党有什么高见?

鹰眼笑嘻嘻道,你们去吃希腊菜吧!刚好今晚有个活儿在城东雅典娜餐厅旁边的酒店里,你约会期间,顺手把任务结了,岂不美哉?

冬兵刚要反对,克林特抬手点着他,嘿,别忘了“人工降雨”!我可是对你有恩的人。

一提到这个,冬兵口气软了。你晚上莫非有重要计划?

鹰眼瞥一眼娜塔莎,音量调低了。嗯,娜特要参加中学同学聚会,据说那些浮夸妞都要携眷,她就让我跟着去帮忙充场面。

洛基在一边捂住心口,娜特,你竟然不邀请我!我难道不比克林特更上台面、更适合充场面?冬兵也盯紧娜塔莎,做同一个捂心口的动作做伤心状。倒挂的小彼得也连忙跟风捂胸,皱眉。

娜塔莎一瞪眼,伸手挨个点住他们。你!你!你们两个基佬我带得出去吗?还有彼得你凑什么热闹?你一个未成年人,我带你去演我儿子?她边说边朝洛基和冬兵使个眼色,那两人心领神会地一笑。

克林特丝毫没察觉到,得意洋洋道,哎呀,竟然有一天有一项任务只有我才能完成。

冬兵说,好吧,这倒也是正事,你去陪娜特吧,把目标资料发到我手机上。

鹰眼喜道,多谢,这活等级很低,以你的能耐,上趟卫生间的功夫就解决了。

洛基在一旁说,你看你,小鹰仔,也许人家本来计划到卫生间去干点什么,不都被你耽误了?

冬兵咳了一声,没有!我还没那种计划,我跟史蒂夫离那个阶段远着呢。喂,咱们开会到底要讨论什么事?

娜塔莎说,就这个。她往电脑上的神盾公司海报指一指。这个新公司“神盾”最近很火爆,还抢了咱们一桩生意,上面让咱派个人假扮客户过去打探一下。

冬兵侧头看着海报上的几个背影,皱眉道,唔,为什么感觉有个屁股看起来有点眼熟?……

洛基忽然说,散会吧,不用讨论了,这趟我去。

 

两分钟后,城市另一边的史蒂夫接到短信:尊敬的罗杰斯先生,此信是为通知您有私人物品在我处,今晚八点城东雅典娜餐厅,您可否前来领取一顿美味晚餐和一位可爱男友?注:后者会跳despacito哦~

他看得微微一笑。

他正身在一间簇新的办公室里——“神盾杀手公司”的新办公室,搭档们正把组织上批下来的枪械放在地上清点登记。旺达瞟一眼史蒂夫脸上的笑,说道,又是男朋友?嘿,你给他看咱们新拍的海报了没?

——海报上的四个背影,就是史蒂夫、索尔、山姆和旺达。

史蒂夫说,当然没有。

他还不知道你的真实职业?

史蒂夫脸上的笑容黯淡了。嗯。

为什么?咱们这个打击恶势力维护世界和平的职业需要隐瞒吗?她环视一眼周围挂满“持枪杀手”照片的墙壁,说,当然这个假职业是需要瞒一下,不过……

后面的山姆探过头来。旺达,这是他的心理阴影,你是新来的,不知道不怪你。

什么阴影?

山姆看看史蒂夫的脸,见他并未阻拦自己,方道,你听说过三年前史蒂夫得过一次英勇勋章吧?……对,在巴勒斯坦营救人质那一次,当时史蒂夫腹部中枪,被直升机送回国,在重症监护室住了十天。出院之后,他当时的男友就跟他分手了。

史蒂夫说,不,没直接跟我分手,佩吉给我两个选择:A,写辞职信不做这份工作,B,把他公寓钥匙还给他。其实分手理由完全成立——他说他再也不想经受第二次ICU外的煎熬了,不想有一个让他担惊受怕的伴侣。

旺达的脸色也沉重下来。史蒂夫晃一晃手机,苦笑道,所以这次我再被问到职业,鬼使神差地就……撒了谎。万一巴基也不喜太危险、太朝不保夕的职业怎么办?……我实在不想一上来就吓退他。

旺达拍拍他肩膀,轻声道,不要紧,等以后拴牢了再说实话,好好给他解释,如果他爱你,他不会在意。

山姆皱眉说,你现在跟他说你是个画家?

嗯,我确实读过一年美术学院,辍学转业了而已。那次躺在ICU里,我也曾想万一残疾了,下半辈子就画儿童绘本,当个绘本画家。

那以后……就说警队特招了一个画家入伍?给大家画宣传漫画?

 

以后怎么把谎话掰回实情,确实很伤脑筋,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生命短暂,先吃甜品,当史蒂夫坐在餐馆里,望着对面巴基的亮晶晶双眼,忽而觉得勇气倍增:只不过是小小谎言,又不是隐瞒了吸毒史或私生子,以后巴基会原谅的,还说不定他会睁大(那双可爱的)眼睛说,真的吗?你怎么不早说?比画家性感多啦!你的枪法准不准?……

这时服务生来上菜,身为希腊餐馆,侍应们都打扮成古希腊人模样,穿着长袍和绑带凉鞋穿行在餐桌间。服务生离去,史蒂夫望着那荡起的后襟说,希腊长袍叫“奇同”,瞧那褶裥的线条多美。

巴基问,是啊,你画过这种古装人物没有?

史蒂夫摇头,没画过,不过以后也许会尝试。

巴基低头拨弄盘子里的海鲜什锦饭,说不定你愿意让我穿这种长袍给你当模特?

史蒂夫跟这个画家身份还在磨合中,谈到这个需要思索一下,他说,好,我想我可以画一个希腊神话故事,比如狄俄尼索斯……

巴基说,或者不穿长袍,也行。

史蒂夫一时未会意,说道,得穿啊,不穿怎么看得出是古希腊人?

巴基叹一口气,朝天花板翻个白眼,史蒂夫这才明白那句话的意思,他张大嘴巴,然后两个嘴角往耳朵方向缓缓裂开。巴基满脸似笑非笑,歪头瞧着他,喃喃道,《泰坦尼克》的杰克要是像你这样迟钝,死因应该不是淹死,是被露丝气得打死。

史蒂夫说,不,他会悔恨致死。他探身向前,轻声说,刚才那句我答得不好,能不能给一个重新回答的机会?

巴基微微一笑。当然!在我这你永远有重新回答的机会,永远。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震动一下,他掏出手机在桌子下面一瞟,短信写道:已准备好。速来。

他暗暗咬牙,起身对史蒂夫说,我去一下卫生间。

史蒂夫点点头,抬手一摇桌上巴基的保温杯,那我去后厨给你要杯热水,你杯子空了。

巴基心中一阵温暖,忍不住停住脚步,俯身吻一吻史蒂夫的脸颊,那儿刚理过的方鬓角短短的,刺刺的,腮边一片舒服的麻痒。史蒂夫一抬手握住他下巴,把嘴唇对准,变为正式的亲吻。多奇怪,史蒂夫那样一个高壮男人,嘴唇却像果冻一样软糯。

正缠绵之际,果冻忽而离口,巴基听得他小声问:这个“去卫生间”不是什么暗示吧?我刚才会不会又没答对?

巴基差点笑出声,不是,卫生间就是卫生间,这次你不用重答。等我回来。

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再次无声震动,他的副手在催促,必须赶快赶过去了,但在这瞬间,巴基心中升起从未有过的留恋——诚然他是最顶尖的,他从不失手,但那毕竟是生死一线的营生,仍然有可能他无法再回来,无法再尝这果冻的美味。

杀手心中最不应该出现这种情绪,五分钟,最多五分钟,他拔腿大步走,走向卫生间,没有回头。

走进去,巴基就变成了冬兵。他的下属早就等在那里,候他一进来立即把门咔哒锁住,拎着超薄防弹外套要替他换上,冬兵摇摇头表示不用,他走到窗前,窗户上沿已钉好钢线,射向对面楼宇,那边也有人接应,黑影里打出一粒亮光闪烁两下,意为固定妥当。冬兵接过滑行器手柄,从窗子里一跃而出。

任务目标是一家影业公司老板,今晚在酒店搞派对庆祝新片票房过亿,此人喜欢把有求于他的未成名演员当骚扰与泄欲对象,男女不忌,被起诉过几次,均以钞票摆平,而刺杀机会也就由此而来。黑夜中冬兵顺钢线滑过去,临到窗口处腰腹使力,一纵身跳进去,敏捷得像鱼跃入水波。里面接应的人接过手柄,递给他匕首和枪。冬兵在心中数道:一分钟。

从这个卫生间门走出去,门外一位穿金色晚礼服的黑肤美人正在等待,见他出来,转身走,冬兵跟在她身后。

她有意走得婀娜多姿,腰臀妖娆扭动,带笑道,唷,贵公司竟然派了大明星来,果然名不虚传。说着回头朝冬兵抛个媚眼。

冬兵冷冷地不开口。他们走进派对场地,满室粉紫色柔光里人们执酒说笑,黑美人带他走到一位秃顶连鬓胡的大块头男人面前,俯身低语几句。那老板上下打量冬兵,说道,确实是个漂亮男孩,真心想入行吗?他的胡椒色浓眉轩动两下。

冬兵缓缓展开微笑,挤一下左边眼皮,似嘲讽又似挑逗,虽只是一点表情,但跟刚才的冷酷冰山脸形成强烈对比,再加上他天生英俊,着实令人吸一口气,转不开眼睛。

老板显然也十分心动,厚唇嘬起吹出口哨。黑美人把他们轻轻一推,两人便十分默契地朝卫生间方向走去。

冬兵把门在身后关上,落锁,心中数道:三分钟。

他有点急躁,五分钟到底能不能完事?一楼之隔的史蒂夫肯定已经给保温杯装满热水,等他回去,他会不会起疑心?……想到这儿,他也不耐烦再耍更多花样,当那老板喜滋滋朝他靠近时,他甩手掷出一柄袖珍匕首,刀子刚好钉住声带,令他发不出喊叫。这时隔间里闪出两人,抓紧时间抖开一副宽大防水塑料布,刚好铺在那老板身后,冬兵补上一脚,将他当胸踏倒在防水布上,但并不拔出刀,以防血溅到身上。

他急速说道,我的客户要你死前知道他们的名字,一共五人,他们是被你侮辱损害过的……唉,该死,名字太长了背不下来,不好意思啊,我得照着念一下。

那老板双眼瞪得极圆,一手握住喉咙,一手伸着抓挠,血灌满口腔,嘴张大发不出声。冬兵掏出手机,照着鹰眼发来的资料念完那五个名字,补充说道,客户还要求把你那玩意儿割下来交给他们,哦还有你的助理妮姬,一直痛恨你的行为,因此被我们收买做了内线。好啦五分钟到了,你可以下地狱去了!说完这句,冬兵取出另一柄匕首,利落割开裤子,挑出那条软体动物一样的器官,连下面一嘟噜块根一刀旋下来,另一刀刺入心脏。

守在一边的助手早就张开一只密封袋等待,冬兵把那带血玩意抛进袋子,随即退开好几步,匕首和枪统统扔下,说,好了,活儿干完,我走了!你慢慢收拾。

等回到那边的卫生间,他急匆匆把滑行手柄交出去,助手递上湿毛巾让他擦掉手上血迹,又把一捧花交给他,冬兵接过花,抬手看一下腕表,心道,六分钟,超时了!那两人小声笑道:头儿,你男朋友好帅呀!祝约会愉快!

冬兵装出一脸凶狠样子,敢偷拍,我让你们下半辈子都勃起障碍。没说完自己也绷不住笑出来。

正要往外走,助手说,哎呀,等等。他一指他白衬衣锁骨处,冬兵忙对着洗手台镜子一照,糟糕,还是溅上一串血迹。

他立即回头朝那两人看去,那两人齐齐摊手表示无能为力,他们穿的都是黑衬衣,无法跟冬兵调换。冬兵咬牙道,去外面帮我找个服务生过来。

助手之一打开门,刚好有个男侍应长袍飘飘地走过,被一把揪了进门。

侍应一头雾水地大叫,干什么!……

 

冬兵再次从卫生间出来时,身上已经换上大额钞票换来的亚麻色棉布“奇同”,路过他身边的服务生无不投来奇怪的目光。他一手抱着卷起的衣服,一手把花束藏在身后,一路小跑穿过餐桌阵列,后脊背不为人知地出一层薄汗,远远看到那一头金发闪耀,才觉得心脏咚一声掉回原处。

临近餐位,巴基又减慢了脚步,餐厅照明特意调节得昏暗,每个餐桌上摆着一盏玻璃罩灯,就像一朵朵星光,巴基只觉宛如正涉过银河,向他的私人星星靠近。史蒂夫的侧脸被光照着,睫毛和鼻尖格外清晰,那是最亮的一颗星。

他在干什么呢?他俯着头,一点也不着急,一手支着太阳穴,另一手似在什么纸张上写写画画。画了两笔,他抬头把巴基的保温杯拿过来,慢慢拧开盖子。巴基以为他也要喝一口热水,却没想到史蒂夫温柔地凝视杯子,在边缘处轻轻吻了一下。

巴基胸中震动,对自己说,好,从今天起这个保温杯我再也不带着去出任务了,我要把它送到银行保险箱里。

他身上的汗慢慢消退下去,心也静了,走到史蒂夫身后,在他头顶吻一下,我回来了。

史蒂夫还没回头,嘴里说,要是婚礼上新郎去卫生间这么久,那一定是从窗户逃跑了……巴基绕到他面前,他的眼睛立即变圆,惊讶得下巴掉到胸前。巴基把原本的衣服放下,略羞涩地一笑。史蒂夫轻声道,原来你去了那么久,是去换衣服?

嗯,忽然想让你提前验一验模特……怎么样,好看吗?他扬起一条光裸手臂,让衣料下垂摇晃,长袍披挂在肩头,露出大段泛着健康光泽的皮肤,腰间束起布带,漂亮身段被层叠褶裥围绕,犹如画中人。

史蒂夫坐着向上斜看的角度,视线刚好触到巴基腋下卷曲毛发,心中一荡,说道,好看,好看极了,可以扮演阿波罗、阿多尼斯等所有神话里的美男。

巴基又慢慢把手从背后亮出,手里握着一束蓝色矢车菊——那是他早嘱人准备好的。他说,除了换衣服,还有这个,矢车菊是希腊神话里具有治愈神力的花朵,而且你的眼睛蓝得就像这花一样。

史蒂夫捧起花束,用之挡住下半截面孔,只露出双眼,巴基故意用手拨弄花冠,咦,眼睛呢?眼睛混在花里找不到啦。花束簌簌抖动,史蒂夫在花朵后面呵呵地笑出声。巴基有一点失神,他看到自己的手轻抚史蒂夫浓得立体的眉毛,那只手几分钟前刚杀过人。

他收回手。来吧,咱们继续吃东西,哟,甜品已经上来了,你偷吃了没有?他伸手拈起点心上淋着巧克力酱的草莓,咬一口,忽觉酱汁黏糊糊的就像血浆一样,手竟一颤,剩下半只草莓掉落下来,一路滚过胸襟,连忙拿起餐巾擦拭。

史蒂夫看着他,心中叹道,啊,他笨手笨脚的样子也太可爱了。

他伸手替他抹掉嘴角巧克力酱,巴基一伸手抓住他手腕,把他拇指含进口中吮干净才松开。

他说,我看你刚才在画画,画了什么?

史蒂夫有点不好意思。我在……画菜单。巴基把他面前的纸质菜单拖过来,只见上面每盘菜的图片都用铅笔加上了鼻子眼睛,寥寥几笔,神态毕现,烤牛排一副龇牙坏笑,炸肉丸各自挤得满头大汗,茴香酒是睫毛卷翘、厚唇边有痣的美人。巴基几乎酥倒,笑得合不拢嘴,故作不满:我还以为你给我画了一副肖像速写,电影里的画家不都是在餐巾纸上画情人的脸么?

史蒂夫说,给你画像的机会当然不能浪费在餐厅里呀!嗳,对了你短信里你说你会跳despacito,真的假的?…… 

 

约会结束时,两人在地铁口吻别,紧紧拥抱。巴基仍穿着长袍,只把风衣披在外面,剩余衣服用纸袋拎着。初秋的夜风有点凉,他的双手不老实地埋在史蒂夫的夹克下钻动,像两只打洞鼹鼠,一直滑进他腋下,才像鸟归巢一样停歇。

史蒂夫说,巴恩斯先生,这是公共场合,你此类行为不甚美观啊。

巴基理直气壮地说,我手冷,得在这儿暖和一下。

那你不要挤,矢车菊要被你碾成酱了……

他垂头深深呼吸巴基颈窝皮肤上的气息,悄声说,你为什么这么香?

巴基轻笑道,人体油脂分泌不出香气,你嗅到的只是沐浴露的味道。

你用的什么香氛?

强生婴儿沐浴露,牛奶味。

史蒂夫呵地一笑。巴基说,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要买一瓶强生婴儿,用它洗衣服,然后抱着那件衣服上床。

 

史蒂夫回到公寓楼下,暂时不想上去,坐在沙地公园的秋千上仰望星空,脸颊和腋窝都热乎乎的,就像巴基的手还停留在那里和那里。

他有点心不在焉地听着旺达在电话那边说:队长,好消息,咱们第一单客户已经找上门来了,要开张啦。

好,不过今天不细聊了,明天开个会具体商议。

你的约会如何?

史蒂夫停了一阵才说,很好,像做梦一样,好得不像真的。

哇,有那么好?

嗯,有那么好。我甚至想,如果巴基日后提出让我辞职、换一份安全点的工作,我真会辞职。

旺达在那边惨叫道,不会吧?!你都不想维护和平、让世界变成更好的地方了?

好啦,你别怕,不会的,我是说巴基不会让我辞职,他不是那种人。

 

城市另一角,坐在夜间地铁上的巴基仍觉得头昏目眩,像那种摄入糖分过多造成的“Sugar High”。他拧开保温杯,喝酒似的小口小口啜饮,出神地回味种种细节,想着想着不自觉微笑起来,半天才发现对面一对老夫妇正含笑凝视他,并在对面地铁窗玻璃上看到自己满面笑容。

他双眼眯起做陶醉状,向他们用口型无声说道:L~o~v~e。

老夫妇频频点头表示理解,老翁还握起老妪多皱的手背吻一下。

啊,多可爱的、蔷薇色的世界!恋爱中的世界变成了更好的地方。

令他清醒的是鹰眼打来的电话:詹米,货品已交给客户,客户非常满意。

冬兵定定神,起身走到另一个车厢去,临走不忘朝老夫妇挥手告别。他问道,那五人都来了?

都来了,其中一位当即朝那玩意啐口水,另两人把它掷在地上用鞋底跺。

恶心!说点高兴的,你跟娜塔莎怎样?

鹰眼的声音昂扬起来。那还用说?我当然艳压全场!那帮妞的精英老公男友没一个比我帅,娜特成为全体女士羡慕对象,扬眉吐气……我还开去了公司那辆限量玛莎拉蒂,可能也有点帮助。

冬兵笑一声,那就行,也不白费我一边约会一边替你出工。这次是报恩,下次这种出卖色相的活儿我可不去了。

鹰眼说,好,下回我亲自去勾引阔佬。

没什么事我挂了,晚安。

等等,还有件事,洛基已经去过那家神盾公司了,听他语气似乎颇有奇遇。

什么奇遇?喝了变小汤剂,撞见疯帽匠和三月兔?……


(TBC)


大家肯定猜到:洛基去神盾杀手公司“下单”,遇到索尔了,所以下章开始锤基也要上线啦。

以及鸣谢@littlepink 的提醒,欣然给巴基改了一件长袍穿。衣着效果参考黑豹彩蛋~ (啊彩蛋里巴基的袍子是红蓝配色 四舍五入就是情侣装啦XD

神盾公司动态海报里某一个美好臀部大概是这样↓



鹰眼那句“下次我去勾阔佬”,其实是《碟4》台词,全片最可爱一句!



明星杀手冬兵跟大盾的晚餐约会↓





12 Mar 2018
 
评论(66)
 
热度(1727)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