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杀手男友(3)

★ 浪漫爱情轻喜剧!!!

Summary:一次任务中,神盾特工队队长史蒂夫遇到一位超可爱的青年巴基,两人天雷地火地爱上了,但史蒂夫不知道自己甜蜜男友另一个身份,是顶级杀手公司的头牌冷血杀手。

上一章:

终于能赶在情人节更新!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3

夜晚的篮球馆里人头攒动,今晚本市球队迎战一支东部劲旅,两方球迷都打出了标语横幅,气氛热烈极了。第二节中途,哨声响起,客队教练叫了暂停。

暂停时间惯例是娱乐时间,场地中央悬挂的方形四面屏幕上,摄影师把画面切到了观众席。

镜头对准两个英俊青年,画面框成一个桃心形状,下面打出“Kiss Cam”两字,这是NBA特有的观众互动游戏,被选中的两人就要接吻。

人们看到自己出现在大屏幕里,拍手欢呼起来。而画面中心那两人则面现惊诧,又有点羞涩地微笑对望……

尊敬的读者们肯定猜到了,这二位一个是史蒂夫,一个是巴基。

让我们把时间往回拨四个小时——

 

从已故墨西哥帮大佬的私人别墅回到公司,冬兵在私人休息室洗了澡,换了便装,一边擦头发一边走进娱乐室,长沙发上,鹰眼克林特和小蜘蛛彼得坐在一起,一人一个游戏手柄,聚精会神地盯着挂在墙上的屏幕玩游戏,两人头也不转、眼睛也不动地打招呼:嗨詹姆斯。嗨巴恩斯先生。

嗨克林特,嗨彼得。彼得,我说过你不用叫我巴恩斯先生,跟他们一样叫詹米、詹姆斯都行。

彼得笑嘻嘻地看他一眼。我是低年级的,你是高年级的,我当然要拍马屁一点呀。

鹰眼摇头。天呐现在的孩子!还在中学里就这么精,等你毕业了我们这帮老头可还怎么玩?

冬兵坐到沙发背上,屈起一条腿搭上沙发扶手,问,娜塔莎和洛基呢?

克林特说,公司运来一批新型号枪械,有几款相当暴力美学,他俩去练枪室玩枪了。

冬兵想起娜塔莎注册小号给鹰眼投票的事,微微一笑,问道,你怎么不跟娜塔莎一起去?

克林特迟疑了两秒——冬兵觉得他脸上似乎出现了罕见的忸怩——说道,我去干什么!你知道我是箭手,我枪法比娜塔莎差远了,去了等她笑话吗?

娜特又不是洛基,她没那么爱笑话人。冬兵做痛心疾首状。唉,你说你在这儿跟彼得混有什么前途?

彼得叫道:嘿!他委屈地瞪大眼看着冬兵,双手扬起对成一颗心,再做出心脏往两边裂开的样子,同时嘴里配出“咔”的一声作为心碎的音效。

冬兵伸手在嘴唇上亲一下,按在他头顶,顺势揉揉他头发。好啦彼得宝贝儿,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的前途是好好学习、好好杀人,克林特的前途则是……他朝彼得一挤眼睛。

克林特把游戏按了暂停键,转头对冬兵道,你自己谈恋爱了就想让大伙都跳坑,是不是?好好一个冷面杀手,就这么堕落成了婚介所的。

恰好这时房间的门推开,一个人探头进来说,巴恩斯先生,你出完任务还没做例行体检吧?克林特抓住机会大声说,汤姆,詹姆斯以后没法做体检啦!他的美胸美臀都有主了,要守身如玉,你瞎摸他会拿VZ61突突你的。

冬兵朝那人挥挥手说,谢谢汤姆,待会儿我过去。等门关上,他说,咦,这事怎么谁都知道了?有人在地铁里贴过小广告?

还用贴广告?那天你公然搂着金发大胸男走出音乐厅,在场的同行们拍了八百多张现场图发到论坛上,怎么,怕了?

冬兵笑嘻嘻道,第一,我没有搂着他,第二,不,我不怕啊,我很享受。哎等等,他们发图的时候给我PS过没?

彼得插嘴说,现在你们上到三垒了吗?

冬兵和鹰眼同时转头说:你小孩子!……

拜托,我有那么小吗!我早就上过二垒了好不好!三垒也是指日可待。

克林特一瞪眼。要记得戴套知不知道!别害了人家小姑娘。没有套找我要。

这次换成冬兵和彼得同时诡笑着盯着他。鹰眼老脸一红,啪地一摔手里的游戏手柄。混蛋,你们凭什么看扁我没有!……就算我没有,我不会帮彼得买一盒吗!

扰攘一通,游戏也不打了。冬兵终于显出一点烦恼之色。其实,我跟史蒂夫还没完全确定恋爱关系。

什么?真的还没上到三垒?大伙都以为你早就一扣扳机,把目标人物放躺下了。

冬兵想了想,说,你们知道我的最远狙击距离是2612米,对吧?现在我觉得,史蒂夫就在2613米的地方。他做了一个抬起枪口、凝枪不发的手势。我从来不会打出一颗无把握的子弹,所以……

彼得笑道,干嘛想那么多?直接问他“做我男朋友你干不干”,不干?那就把枪掏出来往桌上啪地一拍。

话未落音他后脑勺上就被啪地一拍。

冬兵叹气道,不,史蒂夫是个温文尔雅的艺术家,我不敢造次。他眼里出现纯真少年式的憧憬,双手十指交扣,像祈祷一样顶住下巴。我想,我和史蒂夫都在等待一个天造地设的机会,一个水到渠成的命运暗示,比如一次黄昏的细雨……

鹰眼满脸不以为然地打断他。行了!等要等到什么时候?你做任务的时候会不会等人把太阳穴伸到你枪口底下说,请,请按命运的安排杀死我?

冬兵说,那……

克林特说,不就是人工降雨嘛,交给我和彼得吧。

 

同一时间,史蒂夫和他的队员们坐在会议室里,听上面派来的班纳博士讲解成立杀手公司的程序,这些情报来源于一个被抓捕的圈内人。第一步,制作公司里杀手们的视频与文字资料,第二步,到和平酒店登记,第三步,用“管理层”发给的验证码在内部网站注册、建立主页……

裤子口袋里一阵无声震动,史蒂夫偷偷摸出手机看短信。巴基的信息:嗨,今晚有空吗?

史蒂夫一边微笑一边打字回复:有空,我这边的工作很快就结束。

那边发过来一张图片,仔细一看,是今晚七点NBA的球票。

史蒂夫回复道:去看球?没问题。你正在学校排剧吗?《这个杀手不太冷》?

 

冬兵看着手机短信,大叫:彼得!彼得过来!

小蜘蛛跑过来。又干什么?

冬兵不由分说拽他到墙边,把手机抬高,一胳膊搂住他,命令道:笑!

咔嚓一声拍好照片,他收回手机,头也不抬地说,好了,你走吧。

 

又一张图片传过来,史蒂夫打开,看到巴基搂着一个笑得十分可爱的中学生男孩。

巴基:这就是我学生彼得,剧里他演玛蒂尔达。

史蒂夫:为什么不找个女生演?

 

冬兵对着手机一笑,自语道,因为公司没有女中学生员工啊。

不过他手底下打出的回复是:男生扮起女孩来才更有意思。咱们六点半在球馆门口见面?

史蒂夫:好的,不过可能没时间吃晚饭了,我过去的路上会路过一家超级棒的汉堡店,带一个给你?

 

汉堡确实超级棒,巴基还没尝就知道,因为它是等在球馆门口的史蒂夫打开胸前衣服取出来的。他朝巴基笑道,快,趁热吃,里面的特色肉酱冷了就不好吃了。

巴基双手接过汉堡,手指在热乎乎的蜡纸上摩挲两下,纸上还留着史蒂夫衣服里的温馨。两人转身慢慢往球馆里走,他拆开纸包,狠狠咬下一口。

史蒂夫问,是不是很香?

巴基说,确实很香!酱里好像有豆蔻、肉桂和薄荷?

没错,你的舌头真灵。

巴基笑眯眯看他一眼,心道,我舌头真正灵的地方你还没体验到呢。

史蒂夫又说,我试过在家里复制他们的肉酱,可是不太成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没有他家的香。

巴基边吃边说,我猜那个汉堡店里其他汉堡也都没我手里这个香。

啊?为什么?

巴基笑道,因为这个汉堡多一道工序——在你胸口加热。他看了一眼史蒂夫胸口,心里说,我也想被揣在那儿,我也很需要被趁热吃。

史蒂夫看着巴基把一根手指放进口中吮一下,舔掉上面的一点酱,只觉得那动作可爱得让人双腿发软,他心里说,我也想变成你手指上的酱,我也想每天做好吃的给你的舌头检验。

他把另一手拿的纸杯递过去,巴基说,不用,我带了保温杯……史蒂夫笑道,我知道,这不是冰饮料,是热蜂蜜茶,温度刚刚好。他把插着吸管的杯送到巴基嘴边,巴基犹豫了一下,就着他的手叼住吸管,滋溜溜地喝起来。

在走进内场之前,巴基咽下最后一口汉堡,小心叠好裹汉堡的纸,史蒂夫把喝空的纸杯扔进旁边垃圾桶,伸手说,来,给我,我帮你扔。

巴基一缩手,一本正经地说道,电影票有票根,这张纸是汉堡的“票根”,我不想扔掉,我要留起来做纪念。

史蒂夫仿佛有些意外,朝他眨眨眼。巴基忽然心中一紧:他会不会觉得这举动好变态?……

未料史蒂夫张开一只手掌,手上放着那根吸管。他小声说,那你一定不介意我把这根吸管留起来了。

他们从座椅椅背和球迷们的膝盖之间走过去,找到座位坐下,史蒂夫说,今天你在学生家的家访怎么样?

巴基淡淡一笑。家访啊,其实我不是自己去的,同行的还有另外一个男老师一个女老师。那位阔佬家长是个墨西哥人,看到我们非常惊讶,哦不,是非常惊喜。可惜我们带去的不是什么好消息,他不得不接受了一,二,三,四,四个沉重的打击,虽然他是个硬汉,不过最后还是没坚持住,全面崩溃了……

 

NBA赛场二楼直播室里,负责管理大屏幕直播的摄像师正盯着面前排列的几个屏幕,脸色发白,他耳机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朱利安先生,你找到北区五排17座与18座的两人了吗?

摄像师低声说,已经找到了。他又忍不住瞄了一眼手边的手机,手机上显示着一幅实时图像,那图像很奇怪,居然是倒着的,是从打开的窗户外面向房间里拍摄,图像中心是个坐在沙发上看NBA转播的男孩。摄影师把手机转过来,愁眉苦脸地看着图像中心的人。

耳机那一端的声音说:不用反复确认了,朱利安先生,我同事就在你家窗外,令郎肖恩就在他枪口的十字中心。你照我的吩咐办,不然小肖恩可就永远没法看到第四节了。

摄影师连声道,我知道,我知道,一切都听你们的!

下一个暂停时间的Kiss Cam环节,把17座与18座的两人放进去,记住了没?

 

几分钟后,就发生了本章开头的一幕:客队教练叫了暂停,大屏幕上的镜头把巴基和史蒂夫捕捉到了Kiss Cam的框框里。

史蒂夫转过身来,含笑看着巴基,那个笑能有一百种解释,可解作邀请,也可解作无奈,他蓝眼睛里投出的温暖目光,跟刚才那个汉堡一样热乎乎的,让巴基很想把他吞吃下去。虽然这事他早知道会发生,但等真的发生了,他还是觉得头晕目眩,心口紧得发疼,活像中了一枪。

按照克林特给他制订的计划,他本该“主动出击,直取要害,让目标人物切身感受到杀手界大明星冬兵先生的厉害”……

可在这关键时刻,巴基却僵住了一动也不能动,心中另一个自己说:巴恩斯同学这是作弊这是作弊这是作弊啊巴恩斯同学,即使拿到好分数也是不好的是不道德的是不纯洁的啊!

他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嘟囔道:呃史蒂夫如果你不想吻我……

一切其实只发生在两秒钟之内,那双巴基怔怔凝视的蓝眼睛突然迅速靠近,一根发烫的舌头像发烫的枪口一样攻破他的嘴唇,插进他猝不及防的口腔,赢下了一场后发先至的经典战役。

杀手界大明星冬兵先生,A.K.A幸福的巴基巴恩斯同学,全心全意地享受着这前所未有的被动与溃败。


他听到史蒂夫小声说,如果我不想吻你,我就是个白痴。

欢呼声和掌声响彻球场,但他俩已经都听不到了。

 

巴基在心里对另一个自己说:你瞧你瞧,不是我主动作弊啊!是他一定要给我抄!主动替我答卷!所以这事不怪我不怪我真的不怪我哦!分数还是算我的我的我的哦……

 

暂停时间结束,KissCam的镜头也结束了,但吻并没结束。身边的人已重新投入到比赛里去,只有巴基和史蒂夫还沉浸在这个天造地设的、水到渠成的、命运送来的激吻之中。

(他们身边的一个穿主队队服的胖大汉子在狂喊“Defense”之余,抽空转头说道,哎呀行了,哥们儿,快去开个房间吧。)

两人的嘴唇皮都湿漉漉,亮晶晶的,像偷吃到糖果的小孩一样傻笑着舔唇。巴基说,奇怪了,罗杰斯先生,你是不是会腹语术?我刚才听到你肚子里有个声音问——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他故做疑问状,我先确定一下,是在问我吧?

史蒂夫笑得嘴巴一咧又努力抿住,也皱眉故作严肃。看来我的腹语术还不熟练,说得不够清楚,我肚子里讲的那句话明明是——让我做你男朋友好不好?

 

他们走出球馆时手牵着手,自然得就像雨水滋润土地、草木萌发一样,就像在别的平行宇宙里已经牵手过很多很多次了。巴基说,我想到了一个新剧,你跟我一起演怎么样?

史蒂夫说,我演什么?

巴基得意洋洋地说,你就演自己,我来演一个汉堡。

史蒂夫微笑着斜眼瞧着他,说,好吧,那咱们什么时候排练?……

 

倒吊在NBA摄影师家窗外的彼得听到耳机里克林特说:人工降雨行动成功!收工回家。

他随即敲敲玻璃,对里面的男孩说,肖恩,我走了哦,你继续看球吧,再见!

那男孩回过头来,颇为留恋地挥手。好吧,再见,等你们公司再招新人你一定记得告诉我啊!……


(TBC)

14 Feb 2018
 
评论(82)
 
热度(1629)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