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杀手男友(2)

★ 浪漫爱情轻喜剧!!!

Summary:一次任务中,神盾特工队队长史蒂夫遇到一位超可爱的青年巴基,两人天雷地火地爱上了,但史蒂夫不知道自己甜蜜男友另一个身份,是顶级杀手公司的头牌冷血杀手。

1

2

说是杀手公司,其实九头蛇更像个广告公司、艺人经纪公司或服装设计工作室。从门口往里走,只见两边墙上悬挂大幅海报,每张都宛如迪奥登喜路的当季大片。

如果客户发出惊叹,接待员会亲切解说道:鄙公司请的就是为迪奥掌镜的摄影师

排在首位、硬照最多的主打男模当然是首席杀手冬兵,他在大特写中转头望着镜头,长发被风吹起,面罩上一双冷厉的眼睛如寒星闪烁。另一张海报,近景里是四五个横七竖八的人,血流一地,冬兵背对镜头,手握匕首站立,一轮月在他头顶,光从上面打下来,愈发显出细腰长腿,杀人简直不是杀人,是一种艺术了。

九头蛇公司“三巨头”三位首席杀手,除了冬兵,还有代号“邪神”的洛基和“黑寡妇”娜塔莎。洛基的硬照大多走西装风衣的绅士风,娜塔莎则是红发性感路线。

客户问,天呐,为什么你家杀手都长得这么好看?是巧合吗?

接待员会微笑着说,当然不是巧合。鄙公司招募员工的时候,武力值与颜值的权重几乎是相等的。毕竟,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嘛!

客户又问,可我听说,最好的杀手是长一张大众脸,转身躲在人群里,谁也不记得他出现过……

这位英俊接待员莞尔一笑,时代不同啦,现在我们更注重的是客户体验。您看,杀手与目标人物无仇无怨为什么要杀他?因为杀手是客户的化身,是客户的代言人呀。在杀人那一刻,他是替代客户复仇、解决问题的。那,谁不希望自己的“化身”又帅气又性感呢?……当然,我们三位首席杀手的价格有点贵,如果您追求更高性价比,来,请看大屏幕!我们还有十多名同样优秀的杀手可供选择。比如这一位,“鹰眼”,他是古典派的,招牌武器是弓箭和手弩,箭法如神,百步穿杨。去年我们的调查数据显示,鹰眼是最受中老年客户欢迎的杀手。不用枪械用冷兵器,是不是特别有腔调、有格调?

客户看完硬照和杀人现场视频,摇头道,不,我不喜欢这种中年男人,你们还没有更年轻一点的?那种外表犹如纯真少年,手底下开枪捅刀子毫不犹豫,我就想要那种!

接待员:那我真诚给您推荐这一位,来,请看大屏幕!他代号“蜘蛛”,是我们公司年龄最小的杀手……(接待员压低了声音)今年还在上高中。他擅于攀爬,喜欢用绳索倒吊着缒到目标人物窗外,进入室内,施行暗杀(接待员手掌往下一切,做了个割喉动作)。他还有一项专长呢就是您最喜欢的那种,用纯真少年的外表靠近目标,麻痹目标的警惕心,最后一击致命。

客户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就是他了!

接待员也露出欣慰的笑容。您的品位和眼光真是太赞了。好,现在请您登记一下您的个人信息,和您要杀的目标人物的信息,最后交订金就行了,现金信用卡支票或手机转账都可以。

等办完所有手续,办事员们把人送到门口,客户却还犹豫着不想走,提出要求:我听说贵公司的冬兵是全行业最酷最顶级的杀手,能不能让我见一下、合个影什么的?照片我保证不发到网上,就搁在硬盘里珍藏起来。

办事员微笑道,真遗憾,冬兵先生不在公司,去出任务了。

那“三巨头”另外两位,邪神和黑寡妇呢?

呃,他们……

 

邪神先生和黑寡妇女士正坐在一个景色怡人的私人别墅花园里,一把大阳伞下,悠然喝着加冰鸡尾酒。

他们脚下是培育修建得十分精心的草坪,对面一片郁金香花圃,一支支花茎挺直得像戴红帽子黄帽子的小卫兵。洛基感叹道,这花真美,让我想起弗朗西斯·雅姆的诗——“古老的花园里有古老的郁金香,裸赤着来与我相会吧”。

黑寡妇娜塔莎转头看了一眼。詹米怎么还不出来?

洛基执着杯脚,摇晃杯中冰块。他在试穿新一季的作战服,估计还要自拍一张发给男朋友。

娜塔莎瞪大眼睛。那家伙谈恋爱了?混蛋!我去俄亥俄出趟差,他就背着我找了别的男人!

洛基笑嘻嘻地一摊手。唉,不能怪他。一见钟情这种事,就像被雷劈一样,你能跟雷神说“对不起请等两天再劈我”吗?

只听足音靠近,一身全黑作战服的冬兵走了过来,他手里空着,身后跟着的两个人都背着枪。娜塔莎朝他们招招手,嗨凯文,嗨卡森。两个年轻人带着敬慕之意说道,您好罗曼诺夫女士,您好洛基先生。

冬兵走到阳伞下,伸出拳头跟洛基的拳头在空中相碰,再弯腰去吻娜塔莎的面颊,娜塔莎让他吻一下,狠狠捏住他的下巴,一揪。又伸手拽住他手臂,先让我看看你这套新衣服,来,宝贝儿,转个身。

冬兵便乖乖地转身,叉腿站着侧转脸,摆了个海报里的姿势。娜塔莎点头说,挺好!比上一套的设计好,更能显出腰细屁股翘。

冬兵说,你的新款我也看到设计图了,也是更紧身更包臀,公司这是干什么,杀手公司改模特公司得了。

洛基叹一口气,为什么我的外出服从来就不紧身包臀?

冬兵和娜塔莎同时向他抛一个媚眼。娜塔莎甜丝丝地说,因为,亲爱的,你一双眼睛的电力就相当于我们胸和屁股的电力总和。

洛基笑眯眯地凑过去亲娜塔莎的头发,冬兵坐到他们身边椅子上,看一眼桌上带冰块的酒杯,转头向身后的人伸手,叫凯文的年轻人立即从背包里掏出一个保温杯递给他。

冬兵拧开保温杯盖喝水,水热,需要吸着喝,他喝得嗦嗦有声,这次轮到洛基和娜塔莎同时看着他摇头。冬兵像一只很凶的猫一样瞪回去。怎么啦?热茶暖胃!养生!

洛基:反正在外人面前你要是拿保温杯喝水,别怪我装不认识你。

这时别墅那边隐隐传来一阵人声,似乎有人来了。三个人互相看一眼。冬兵身后的凯文立即取出黑色面罩,像戴口罩一样替冬兵戴上,扣好搭扣,另一人卡森则从背后解下VZ61大枪,递给冬兵。冬兵检查枪栓,响亮地拉动一下。娜塔莎也起身,双手扣在一起转动手腕。冬兵从裤兜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娜塔莎。她接过一看,是一条扎辫子的橡皮筋。又让我来?你就不能自己搞一搞?

冬兵淡淡说道,我戴着手套不方便,凯文他俩手太重,我不喜欢。

那两人默默向娜塔莎吐出舌头。娜塔莎嘟起红嘴唇,手指在空中搅一个圈,没好气地说:转过去!

冬兵背对她,她把他的长发收集到一只手心里,手法熟练地给他扎起一个小揪揪。

洛基伸了个懒腰,望着蓝天白云感慨道:天气真好啊,真适合杀人。

就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群人从别墅门里走出来,看到他们三人都愣住了。中间一位穿豹纹西装西裤、抽粗大雪茄的胖男人,他惊讶地把墨镜摘下来,叫道:你们几个杂种是谁?他妈的在我家花园里干什么?!

冬兵洛基娜塔莎一起转身,娜塔莎妩媚一笑,抱歉,加西亚先生,我们是来杀你的。

话未落音,冬兵手里的枪已响起。

——如果这是电视剧的话,镜头将会在此处暂停定格,一行字幕打出:佩德罗·加西亚:外号鳄鱼,墨西哥贩毒帮老大。下单客户:被佩德罗杀死的墨西哥帮已故二号人物的儿子。客户要求:“四枪,先打中两腿,然后一枪打腹部,最后一枪心脏,那是他用枪打我父亲的顺序。”

加西亚身前的两人应声而倒。冬兵对洛基说,你左我右。两人同时开枪,佩德罗惨叫一声,双腿同时中枪。他的保镖和手下冲过来,娜塔莎飞起一脚踢倒一个,膝盖压下去顶住那人喉咙,转头对冬兵说,对了詹米,你居然没告诉我你男朋友的事。

冬兵正跟一个高壮大汉缠斗,在拳脚对打的砰砰声中答道,哦,刚才我打算要说,被这个加西亚打断了,他叫史蒂夫·罗杰斯,发色是金色,瞳色是蓝色……还没说完,发现几步外佩德罗·加西亚正爬着试图逃走,冬兵抽空打出一枪,击中他后背,问洛基:我从后面打穿他腹部,应该也算按客户要求吧?

洛基说,算。他猛地踹中一人小腹,低吼一声:跪下!然后弯腰,左手一抖,手中匕首亮光一闪,捅进对方肚子里。

娜塔莎双手按地,把一人扫倒在地,双腿一绞把他脖子勒住,说,职业,这个史蒂夫是干什么的?

 

(风和日丽,史蒂夫和巴基在露天餐座里坐着,一人看一本菜单,嘴边都带着紧张又兴奋的微笑。服务生端来两杯带水珠的冰水,巴基抬头说,请给我换一杯热开水好吗?

史蒂夫说,怎么了?

巴基有点不好意思地一笑。我小时是一个慈祥的中国保姆带大的,她总跟我说喝冷水伤胃,所以我一直习惯只喝热水,而且每次喝热水都会想起她……唉,愿她安息。

史蒂夫听得感动,不由自主露出一个“天呐你好可爱”的表情。他问,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巴基说,那个,我是……他眼珠一转,看到不远处一辆黄色校车里出来一群学生和老师,便说道,我是一所中学的老师。

教什么?

……你猜。

是不是教音乐课,或者艺术课啊?

巴基吸一口气,眉毛耸动。居然被你猜中了!嗯,我教艺术,带学生们排排舞台剧什么的。

史蒂夫面现得色。咱们相遇就是在芭蕾舞首演场,这不难猜。你们最近在排什么剧目?

巴基咳嗽了一声说,呃,《这个杀手不太冷》。

嗯,让女中学生来演玛蒂尔达很合适,不过,谁演杀手莱昂?你?

是啊,我来演。

史蒂夫笑了,那还真够有挑战的,是不是?你这样温柔和善的人,哪里像个杀手啊!

巴基拿起热水喝了一口,笑而不语。他用各种假身份执行任务不知多少次,但现在面对自己心仪的人,才说了几句谎话就有点心虚。他低声道,其实人做什么职业,真的不一定能从表面看出,所以也没什么像不像的……史蒂夫,你是做什么职业的?

史蒂夫说,我是……他也眼珠一转,看到不远处河滨有个流浪画家正支起画架在画画,灵机一动说道,我是个画画的,自由职业,卖画为生……)

 

画家,他是个画家。冬兵一肘子把最后一人击昏在地上,说道,他给书画插画,也画肖像和人物,怎么样,是不是超棒?

洛基也处理完了手头最后一个人,在那人身上把刀正一下反一下擦干净,直起身说道,更棒的是,画家这职业是四大“上床加速器”之一,你就有机会更快睡到他了。

娜塔莎说,什么意思啊?什么四大?画家跟“更快”有什么关系?

他们跨过地上一片躺着的人,向还没死透、还在呻吟的佩德罗走过去。洛基称赞道,还是詹米手底下有分寸,第三枪要是我来打,估计他活不到第四枪。冬兵用脚尖把他挑个翻身,手枪指住他,说:加西亚先生,我们客户要你知道他的名字——小何塞·弗朗哥,是被你杀死的老何塞·弗朗哥的儿子。

“砰”地一声,一枪穿心,任务完毕。凯文和卡森赶过来给死者拍照,冬兵把枪扔回给他们,接过保温杯继续嗦嗦地喝水。刚才谁说话说到一半?赶紧说完!

洛基说,很简单,《泰坦尼克》看过吧?杰克要不是个画家,那一天时间估计刚够他攻到一垒。

娜塔莎在冬兵的屁股上一拍,又捏了一把。对哦,自告奋勇给他当模特,我就不信他能抵挡住这个。

冬兵伸出一根手指,严肃认真地宣告:以后不许再随便摸我的屁股,这已经是有主的屁股了噢!

他们并肩朝外走去。冬兵说,娜特,我刚听说有一个“你最想睡的男杀手”排行榜,你投过票吗?

洛基替她回答,她投了!她投的是鹰眼,还另外注册了三个小号给鹰眼刷票。

冬兵失声道:克林特?

娜塔莎的脸居然有点发红,她转身捣了洛基一拳。你又黑进我电脑了?!再这样小心我往你洗发水里倒脱毛液!

又转头对冬兵说,克林特怎么了?人家风格质朴,哪像你们两个死基佬这么浮夸又抓马……

 

城市的另一边,坐在办公室里的史蒂夫正一张张翻看手机图片,都是他偷拍下的巴基,低头吃意大利面的巴基,嘴角沾了一点酱的巴基,走在路灯下的巴基的背影……

 “叮”地一声,有新信息进来,是两张照片,一张是巴基的自拍,穿着黑T恤站在一个看上去超豪华的房间里,另一张是景物,拍了别墅和种着郁金香的花园。文字:今天我到学生家里去家访,有钱人的私家花园好漂亮!

几米外山姆和索尔望着史蒂夫脸上的痴笑,山姆说,我打赌史蒂夫下一个动作是把手机照片调大,凑近了看……

果然,史蒂夫用拇指食指把照片放大,拿得离眼睛更近,像研究什么宝贝似的,凝视画面里巴基的眼睛。

山姆沉痛地说:你看看!你看看!

女探员旺达咬着一根棒棒糖走进来,把一摞文件放在史蒂夫桌上,说,都过来吧帅哥们!队长,上面给咱们队又派下新任务了。

索尔和山姆围过来。旺达说,调查九头蛇等杀手公司的事,不是一直没有头绪吗?也不知那帮大佬开会的时候谁出了个馊主意,哎,真要命!

什么主意?

让咱们也成立一个假杀手公司,混进他们杀手圈里去。


(TBC)


写接待员的介绍语时一开始写的是“我们家首席杀手老师……冬兵老师”,后来才依依不舍地删掉了“老师”。

后面还会有清纯少年小蜘蛛的戏份XD


公司里冬哥的海报姿势大概是这样↓



洛基与娜塔莎也是好闺蜜喔↓



05 Feb 2018
 
评论(86)
 
热度(1711)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