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初恋总是诀恋,一夏长如半生——《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之前说要写个长评,写完忘发了,全文戳这里看

就只贴最末一段吧:


电影把原著的缺陷变成了优点,不蔓不枝,简洁到不能再简洁,真像老子所说:涤除玄览,纯澈如婴儿,元气充沛。受力面积越小压强越大,这个故事因其心无旁骛的讲述而有了直抵人心的力量。虽有“同性”标签,但片子未涉及一点同性恋故事总要探讨的问题,把埃利欧或奥利弗置换成女性,所有情节依然成立。

宛如封在水晶球里的亭台楼宇间,两个水晶做的人恋爱了一回。把水晶球晃一晃、颠倒再放正,它就下起雪来了。


当然,简洁绝不是简陋、简单,就像式样极简的白衬衣,对材质和版型的要求更高。这部电影具有非常高级的审美(我的朋友H语),服化道摄录美都铆紧了没一个掉链子,共同交织成柔韧的经纬,稳稳托住这个故事,成为它迷人的质地和纹理。


李安说过一句话:“人们走进影院,你以为他们是来看演员,看导演的吗?不,他们是来看自己的。”而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我们自己。埃利欧所做的,也都曾是我做过的,每一个细小环节都那么相似:走上去,逼近对方,坦白地发问,仰着头等待;并排躺着,坐起来端详,亲吻……

人人都曾是埃利欧。木心:“青春都有一份纯真、激情、向上、爱美、生动憨娈的意境,亦即是罗曼蒂克的醇髓,几乎可说少年青年个个是艺术家的坯、诗人的料、英雄豪杰的种。”人人都有机会达到那种全神贯注、魂飞魄散的境界。“年少”自然是一种美景,像植物初茁,不染尘埃。第一次刻骨铭心的爱长得像一辈子。那种掏尽全部灵魂和热力、极端自私的爱法,每人也都只有一次机会。

而蒂莫西对此的演绎浑然天成,很多表演像是从骨头皮肉里出来的,比如他和奥利弗站在池塘里,被捶打了一下,他不依不饶地追上,噼里啪啦从背后打了好多次还回去,稚态可掬。又如他们并肩靠在床头,马上就要上床的时候,两人都有点忸怩,蒂莫西的方法是低头往前走了几步,又一个圆圈转回来,没骨头似的撞进人怀里。


好了,再没有什么大道理可阐发了。我私人觉得这电影棒极了,甚至觉得这才是最电影的电影,它彻底站在宏大叙事和轰轰烈烈的对立面,舍弃所有助力,雄辩地证明了最原始的元素的力量。埃利欧和奥利弗,也有草地里的倾情,也有一件衬衣,一座山,但这电影不是《莫里斯》也不是《断背山》。不要大时代风波,不要曲折离奇,不要情怀,只靠画面、声音、光,和演员的表演,就倾倒了所有的心。


(end)


-------------------------------


加一条硬广:微博上现在有个转发抽奖送书(《性盲症患者的爱情》)活动,大伙去转个试试吧!戳这里戳这里!

30 Jan 2018
 
评论(14)
 
热度(571)
  1. 简傲.纳兰妙殊 转载了此文字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