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流水账

昨天出去见人吃饭。地点是雍和宫附近一个小四合院,院子顶上封成透明天窗,院里上下左右好几台空调吹出暖风,一点不冷,可以只穿一件单衬衣,太阳透过天窗晒在身上,就在这样半露天的环境里,服务员端上来一只烧炭的铜火锅,慢悠悠地吃了两个多小时牛肉火锅。

请饭的J君,从我还没出门,他就开始在微信里嘱咐:冷极了,你可一定得多穿。我还没下地铁,他又嘱咐:你如果先到就先进去,可别在外面呆着。等他先到了,继续嘱咐:你要这么这么走……

——我反思了一下,可能我在朋友们心里确实是非常(傻)需要照顾的一个人了。

这小院子之前是个咖啡馆,J说是他的一群朋友租下来,虽然供应食物咖啡,但也没打算对外公开营业,以后也只作为友人聚会的地方。我跟人谈话一般会紧张。不过昨天的环境安静舒服,就放松了很多。一边吃,一边拉拉杂杂聊了一堆琐事。我的新书、年轻作家、作家的晚年、公务员作家、开车进藏、他未来小孩的名字他朋友小孩的名字……

聊到有个小事,很感慨。J是作家指纹的好友兼经纪人——指纹即《白夜追凶》编剧——他说,其实《白夜追凶》的剧本2011年就写完了,给优酷爱奇艺等等地方推了不止一圈,根本没得到重视,就被人家一囤,搁置了。是前年他们筛库存,翻腾出这个剧本,也没一下子觉得是个宝贝,只打算试一试,拿出来找导演、问问成色怎么样。找到的导演看了五集剧本,说,哎这么好的东西你们怎么不拍啊。这才决定投拍。

J的意思是说,很多东西出来不出来,其实运气占大半。

去年J跟我约见,是在指纹开的咖啡馆,一个推理主题的馆子,墙上贴着破案线索剪报、受害者图片,有白教堂谋杀案、十二宫案等等,书架上有很多侦探小说供人翻看,非常怪趣。开了十二年了。昨天J跟我说,那个咖啡馆的地皮是“军产”,要被收回,将要关闭了。我叫了一声可惜,他又说,不要紧,正在选新址,还会再开的。

虾滑和牛肉很好吃。平时习惯节制食量,每顿顶多六七成饱,好久没吃到十成。吃完又要了一杯咖啡,阳光落在头脸上,舒服极了。后来我的手机忽然响起,接起来,竟然是J的太太。她给J打电话打不通怕他出事故,找到了我这儿。

等J跟太太通完话,我点着头说,嗯,伉俪情深,伉俪情深。


其实本来是去谈公事。公事就放在最后谈了五分钟谈完,其余时间都在吃、聊。

我也好久没这么悠闲过了。

新一年,要积极地出门多跟朋友们见面,嗯。

29 Jan 2018
 
评论(23)
 
热度(194)
  1. 吧唧的李子纳兰妙殊 转载了此文字
    多么美好的生活。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