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石与星(26)

上一章→25


26

人们喜欢歌颂海洋。海是地球生物起源之地,浩瀚、壮美、神秘、瑰丽……

但那是安全地坐在船上观赏大海时的感想。

少年Pi肯定不会对大海唱赞歌,此时的柯蒂斯也不会。一切原本觉得美好的地方,都变成了恐怖。浩瀚意味着荒凉、搜救困难,神秘则意味着有危险生物出没。

他逃命似的奋力游出好久,直到军舰上的灯光变得微弱,看不见了,他仍不敢停下来,稍微休息片刻,又游出几公里,才敢停歇,双臂双腿用力过猛,险些抽筋。幸好有救生衣,让他能不费力地漂浮在海面上休息。

虽然身处热带,但昼夜温差大,柯蒂斯仍感到寒冷。他在水中不时踢动双腿,试图以运动来保持体温。夜晚的海面黑极了,也静极了,四周只有浪涌起来、矮下去的哗啦啦的声音。月亮在高高的云层中模糊极了,像一只避而不见的冷酷的眼睛。唯一一点亮光,来自救生衣上的荧光涂料。

伊万询问他是否愿意冒一次险的时候,他根本想都不想就说愿意。只要能让他见到杰克,斩掉一根手指他也会点头。

但这时真的置身于茫茫大海中,他有点害怕了。他已经具备了一个海难丧生者的全部条件,所欠者只有时间。一旦死亡的阴影入侵大脑,就再也不肯离开。

脸部皮肤和嘴唇上的海水蒸发,又痒又涩地难受。他反复用手摸索手臂上打进信号发射器的地方,后来又不敢再摸,怕把它摸坏了,改为去摸胸前衬衣口袋里的两条香肠。香肠用塑料袋(塑料袋是他从军士长的抽屉柜子里翻出来的,原本装着一只玩具柯基犬,看样子是他给女儿带的礼物)裹扎住,没有进海水。

他知道自己在怕死,又忍不住为这种情绪而羞愧,想要驱赶它走。他仰头望着夜空,自言自语道,不,Jackie,我不后悔。

水下的身体和腿脚不时被游过的鱼碰撞。第一次被鱼轻啄,他吓了一跳,脑子里立即冒出恐怖片里被鲨鱼啃剩的半截残躯。不过又想起自己读过的一条冷知识:每年被鲨鱼咬死的人还没有被贩卖机砸死的人多,后者平均一年两起,前者一年一起。

他说道,嘿,Jackie,咱们没那么倒霉吧?每年才一个名额,今年就让我占了?……或者今年已经有过一位了,那我就安全了,你说呢?

即使没有鲨鱼,还可能遇到带剧毒的水母、黄貂鱼……柯蒂斯不由自主地回忆起看过的纪录片《海洋危险生物》,又努力把那些画面驱赶开。

他无法得知自己在海中漂了多久,手脚逐渐乏力,划不动水,体温降低令人昏昏欲睡。他肯定睡着了一会儿,因为海天交界的地方颜色开始变浅,星星一群群黯淡下去。

一旦发现自己曾睡着过,柯蒂斯一阵恐慌,会不会在他睡着的时候,直升机已经飞过去了而他没看到?……其实即使搜救主要靠信号定位,他看不看到关系不大,但他仍然惧怕。

为了不让自己再睡着,他开始背诵所有能想起的东西,父母的生日、透纳和德加的创作年表、元素周期表、鲍勃迪伦的歌词、圆周率小数点后一百位……

后来他对着即将隐没的星星,背出《小王子》里的句子:

“人们眼里的星星并不都一样。你呢,你眼里的星将是任何人都不曾有过的。”

“在我眼里,你也住在一颗星星上,所有星星都是带有生了锈的辘轳的井。”

杰克曾在他个人网站上留下这些句子,作为告别。夜空里仿佛出现那张面孔,他默默对着幻象微笑,喃喃道,啊,Jackie,我的王子,我的星星。

……天快亮了。消耗体力过大,他早就饥肠辘辘。始则想把仅有的食物保留久一点,等实在饿得不行再吃。但每分钟都觉得已经“饿得不行”了,遂跟自己说,只吃一点点。

他小心地取出香肠,压抑住一口吞掉的冲动,只咬下指节长的一小段,细细咀嚼,一点一点吞咽下去。剩下部分仍然包好,放进胸前口袋。

有那么几次,柯蒂斯恍惚觉得自己等不到救援了,又有几次,他觉得自己听到了直升机桨片的声音,欣喜若狂地转头四下寻找,却什么都没有。

他想起与杰克分手后曾画过一幅画,画中一个漂在海面上的头颅,口中衔一只手,闭着眼,眼角、嘴角和耳朵里流出血来,海面上荡漾开一片殷红涟漪。不久前到瑞士疗养院才发现那画被杰克买了去。

难道那幅画面早就预示了今天的遭遇?

白昼到来,天色却未变得更光明,阴沉,浪又变高了些。他身子轻微颤抖,意识开始越来越模糊。

他想,我竟然浪费了一个下午,我该用那个时间提前写好遗书,包好,放在怀里,这样当人们发现我的时候,会知道我不是因为沉船或海难,而是自愿……

阴云之中,隐约有一颗星光闪烁。柯蒂斯迷迷糊糊地想,白天怎么会有星星,看来是视力先失灵了。

然而那粒光点居然并不消失熄灭,反而不断变大,变亮,穿破云层,向他飞来,还带着嗡嗡的声音。

那不是星星,是直升机上的灯光。

 

不用柯蒂斯挥舞手臂、大叫大喊——实际上他举不起手臂,也喊不出声了——直升机飞到他头顶上方,转到迎风风向,悬停住了。舱门打开,一条救生吊带垂落下来,一个人影从顶端沿着绳索迅速滑落。

柯蒂斯眼眶里冒出了一点眼泪,他认出那人是杰克。晦暗天气里,杰克的面孔显得格外白,他在距离末端还有好几米的时候就松开双手,扑通跳入海里。柯蒂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仿佛只剩这点用眼睛看着他的力气,但当杰克游到他面前,他忽然觉得手臂里涌上一股劲儿,抬起手抱住了杰克。

两张面颊贴到一起。杰克的脸温暖极了,还在不断往下淌热乎乎的眼泪。柯蒂斯说,没事啦……我知道你会找到我的。

杰克点点头,抬手把救生环从柯蒂斯头顶放下来,又执起他手臂让它套到腋下,抬头向直升机打出“上升”的手势。

两人搂抱着从海面缓缓升上去。全身都脱离海水,进入空气,柯蒂斯浑身一阵轻松,他精疲力尽地倒在杰克肩上,说,我是不是已经变成泡沫,要升到天堂里了?

杰克笑了,声音还带着哽咽的余韵。用不着去天堂,大胡子人鱼,你的王子不是早就分给你一个不朽的灵魂了么?

他们升到直升机舱门口时,上面有手伸出来接应,柯蒂斯四肢僵硬,无法自行攀爬,杰克在下面托着他的身子,上面的人拉住他腋下的吊环,把他拉入机舱里。

杰克也爬进来,对驾驶员说,马修,走吧!

接应他们的人是个头发蓬松的大眼睛青年,他扶着柯蒂斯后背让他躺倒,手势娴熟地去测他颈部脉搏,又拨开眼皮检查瞳孔,对杰克说,快把他的湿衣服都脱掉。

直升机开始飞行。杰克几乎是连撕带扯地,把柯蒂斯身上救生衣和衬衣裤子全都剥下来,用干毛巾擦干皮肤,那青年帮忙抬起他身子,两人用一张锡箔保温毯把柯蒂斯裹起来。

杰克从一只钢壶里倒出一杯冒热气的液体,轻轻扳起柯蒂斯的头,喂他喝下去,说,是葡萄糖溶液,慢一点,不要喝得太大口……这位是本,本做过战地医生。

柯蒂斯只能眨眨眼睛向那人示意。本微微一笑,我见到你也很高兴,艾弗瑞特先生。咱们运气不错,再多搜寻半小时,直升机的油就不够回程了,所以见到你是真的高兴。

驾驶员马修转头朝后面大声问道:本,他怎样了?

本答道,暂时还好,再晚一点就要从轻度失温变成中度了,你开快一点吧。他看着柯蒂斯喝下两杯糖水,按住杯子说,好了,先喝这么多,等十分钟再喝。又伸手到毯子里摸一摸柯蒂斯的体温,对杰克说,殿下,你也脱掉衣服,进去抱住他。

杰克立即开始脱衣服。柯蒂斯望向本,乏力一笑。这个疗法我喜欢……谢谢你,本。

本也笑了,他等杰克钻进毯子,把毯子给他们裹紧。马修又回头看一眼,唉呀,场面好香艳,本,你这未成年人不能看这种NC-17级,快到我这儿来。

杰克无奈苦笑。本叮嘱道,殿下,你也不能呆太久,正常体温的人长时间直接接触失温者,自己也有失温的危险,至多十分钟,你就要出来休息一会儿。

杰克点点头。本又说,你紧贴着他传递体温即可,不可揉搓他的手脚,否则血循环会把冷血带回心脏,导致心脏骤停。言讫,他在他俩肩头各拍一下,起身坐到前排驾驶员身边的座位去。

马修说,我们是不是要轮班抱着他?

本笑道,是又怎么样?

那我可能要后悔了,后悔不该带你过来。

柯蒂斯的颤抖已经慢慢停止,原本僵麻的皮肤也逐渐恢复了些触觉。他闭上眼睛,小声说,Jackie,你真热辣。

杰克说,嗯,可你现在冷冰冰的,真像一条鱼。

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很吵,不过他们搂得很紧密,低声讲话也听得见。四条腿在毯子里密切地绞在一起,杰克一条腿插到柯蒂斯两条腿中间,另一条搭在上面。姿势虽然旖旎,却是拿来救命的,两人心中一点绮思也不敢有。

杰克一只手抱在他脊背上,一只手焐着他冰凉的鼻尖、嘴唇,摸摸他湿涩的胡子,不知想到什么,眼眶红了,又闪动眼皮把眼泪咽回去。

两个胸膛贴在一起,温暖像热水一样汩汩传来,那里面的心跳强劲而激切。柯蒂斯说,如果再过半小时还没找到我,你会怎么办?

杰克吸吸鼻子。不会,不会找不到的。他把身子退后一点,抱起柯蒂斯的双脚放在自己小腹上,嘶地一声,打个寒噤。柯蒂斯想把脚挪开,脚踝却被杰克抓住。

你该出去待着了,Jackie,不然你也要生病的。

没事,我还能再坚持一会儿。你暖和点了吗?

暖多了……像喝了巫婆的药一样,感觉快从鱼变成人啦。

杰克的手伸到下面,摸一摸他胯下的器官,笑道,是啊,人鱼只有泄殖腔,没这东西。

柯蒂斯感到一阵安宁的困倦,他开始变得半睡半醒……杰克轻柔地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本说,殿下,你得出来了。杰克说,好。

有东西碰到他嘴唇上,温热甜蜜的液体注入他口中,他恍惚想起小时生病母亲喂他蜂蜜水的情景……一只手反复温柔地抚摸他的头发。

他睡着了。


(TBC)


柯蒂斯躺在毯子里看着杰克大概是这样的↓



临近完结,终于让马修的Mr.Right上线了。马修和本最配,必须在一起,不接受反驳。




18 Jan 2018
 
评论(28)
 
热度(311)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