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石与星(25)

上一章→24


25

柯蒂斯只觉得这是毕生最可怕的一刻。

他本该赶快用被单裹住自己,或者赶快把耳朵尾巴揪下来……然而有几秒钟,他觉得国王陛下好像有美杜莎的魔力,用目光把他变成了石像,要不然他的胳膊腿怎么会一动也不能动了?

幸好国王只盯了足够令他尴尬的几秒钟,就转过身去,淡淡说道,五分钟后我希望与一位衣着体面的绅士交谈。时间够吗,艾弗瑞特先生?

柯蒂斯舌头发硬地说,足够了,陛下。

直到塞拉斯走出房间,门咔哒一声关上,他背上的汗才呼地冒了出来。血液慢慢回到四肢里,他抬起手,颓然把头上鹿角摘下。这大概是全世界最糟的见岳父的方法了?他并不想讨好准岳父,但这么坏的第一印象应该也是跌破人类历史的底线了。

他跳下床,冲进浴室潦草洗漱,又双腿发软地走到衣柜前,选了衬衣长裤穿上。五分钟刚到,门就开了,一人说道,陛下在外面等您。

柯蒂斯惴惴不安地走出去,看到国王远远站在庭院里,背对他眺望海面。

他走到他身后,说,陛下。

国王说,陪我走一走,如何?

柯蒂斯当然只能说,好。

身后不知从哪钻出一个人,蹲下替国王除掉了鞋袜,挽起裤脚。他遂跟在塞拉斯身后,向海滩走去。两个随从远远跟在后面。

柯蒂斯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杰克说到海滩去跑步,跑到哪儿去了呢?

我上次来这里,是七年前。塞拉斯终于开口了。是我跟王后的结婚纪念日,米歇尔在这岛上给我们搞了一个派对。杰克和米歇尔、理查德一起演了一出独幕喜剧,就在这儿,搭起一个木台子……那时杰克刚从那场滑雪事故里恢复,腰间还需要带护具,所以他演了一个坐轮椅的角色,米歇尔演一个来跟他相亲的盲女。那出剧,啊,演得好极了……

柯蒂斯沉默听着,低头看着沙滩上足迹。

塞拉斯停下脚步,对着天上的云朵叹一口气。上次来,我还是个有女儿的父亲。

柯蒂斯抬头看着他的侧脸。国王的眼圈红了,眼角和嘴角出现很多在电视上看不出的皱褶,去除君主之威,这时的塞拉斯只是个哀悼爱女的老人。

不管杰克说多少遍“这不怪你”,在米歇尔这件事上,他永远觉得自己亏欠他们。

他诚心正意地说,陛下,对不起。

塞拉斯缓缓转过身来望着他,冷冷道,不必说对不起。虽然情理上你难辞其咎,不过你也曾在瑞士救过杰克,于我皇室有功,所以就算扯平了。

他口中说是扯平,但带有谴责意味的眼神表达的意思完全相反——是寡人宽宏大量,不愿说难听的话,你自己可别以为你真没有责任!

要顶住这样的目光不是容易的事,柯蒂斯不肯认输,坚持与他对视,背后又潮了。

塞拉斯又道,再说,我并不觉得你有愧疚之意,艾弗瑞特先生,否则你不会致力于让我再失去一个儿子。

柯蒂斯心道,来了!他知道此役难逃,索性也沉下脸。陛下此言差矣,您这样说,不但贬低了杰克,也低估了您自己。

塞拉斯看着他,反而笑了。你这样说倒是低估了你自己——杰克告诉我,他已做好准备,放弃储君的位子。

柯蒂斯说,如果真有那一天,您也没有失去他。

国王阴着面孔。不,一个不肯承担责任的人,不配做我塞拉斯的儿子。

柯蒂斯豁出去了,铮声说道,一个连儿子的性取向都不尊重的人,也不配做任何人的父亲!

这是杰克永远不愿、也不肯说出的话,因此柯蒂斯觉得,自己有义务替他说出来。

塞拉斯显然从未被这样迎面痛击。他瞪视柯蒂斯,嘴唇紧闭,目光灼灼。柯蒂斯握紧拳头,咬牙迎着国王的目光。他心里忽然冒起一阵恐慌,这岛上全是基利波的人,国王大可以挥手让随从一枪干掉他,拴上石头往海里一扔。当初多米尼克开玩笑说“我得去河里捞你”,那时他还觉得荒谬,现在只觉得能被沉在河里还是好的,尸首还能被捞上来,要是今天被沉到海里,那可就真的尸骨无存了……

他正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着,国王转回身去,仍然望向大海,声音居然恢复了平缓。艾弗瑞特先生,你是个普通人,我们是贵族,贵族要承担的责任和义务、贵族的光荣与耻辱,都与庶民不同,你不能理解,我不怪你。年轻人一时情热,觉得世上除了爱情别的都一文不值,我也经历过这阶段,所以我也不怪杰克。

柯蒂斯说,或许我不懂你们贵族的生命规则,但贵族和庶民也不过都是人。

国王冷笑道,是啊,艾弗瑞特先生,天上星辰也不过是石头,钻石和石墨的成分,也不过都是单质碳。

柯蒂斯憋了一口气,又想要说句嘲讽的狠话,然而凝视之下,只觉得老国王的额角从侧面看来跟杰克十分相似,心中一软,那句话竟说不出口。

国王从衣袋里取出烟斗,自己点燃,吸一口,吐出烟雾,继续悠悠说道,皇室情报人员给我的报告里对你的描述只有寥寥几句,年龄、身高、体重等等,下面附上了你和杰克的一些照片。王后对你的评价则是“一个头脑简单的美国莽汉”。今天我见到你,才知道杰克为何会被你吸引。你有一种包容、纯良、毫无野心的气质。杰克从小接触的无不是人中龙凤,唯独没见过一个像你这样和善、没有野心的人。

柯蒂斯木然不动,他想起跟王后第一次见面,她也说过“我现在明白了杰克为什么会喜欢你”。这种居高临下、似褒实贬的点评并不令人愉悦。“明白”后面藏的是惊诧,惊诧于爱子的纡尊降贵。

国王再吸了几口烟斗,继续道,我也不是不给杰克选择,我告诉他,如果你们三人都没意见,卢克蕾琪雅和美国人可以并存。哪国的皇室不都得容下几个情妇情夫?只要低调一点,让媒体在这件事上闭嘴并不难。

柯蒂斯冷笑一声说道,陛下,抱歉,我……

国王打断他的话,你拒绝是不是?放心吧,艾弗瑞特先生,杰克已经先替你拒绝了。他看着柯蒂斯,微微一笑,那么咱们就达成共识,按照Plan A来进行吧。他拿烟斗的手幅度很小地做了个手势。

柯蒂斯刚想问PlanA是什么,双臂上忽然多了两只铁箍一样的手。他左右看一眼,原来那两个随从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他身后,

——这就要被沉到海底、变成小人鱼花坛上的雕塑了吗?!

他拼命挣扎,塞拉斯像看穿他心思似的,笑道,别怕,美国人,不是要把你割了喉咙扔进海里,只是请你坐一趟基利波皇室军舰,回你的故乡去。

柯蒂斯说,然后我再也不能踏进基利波境内,是不是?

是的。你的行李已经给你收拾好——不过没放进那些兔耳朵和兔尾巴,我想你也不需要它们了。

……杰克呢?

哦,我儿子已在回家途中了。

 

柯蒂斯乘坐的是一艘中型水面战斗舰艇,舰名“奥古斯汀号”——说“乘坐”,不如说“软禁”。

他和他的行李箧被安置在一间还算宽敞的房间里,墙上贴着海图、湿婆神画像和梅根福克斯的电影海报。后来得知那是印度籍军士长的住处,临时给他腾了出来。

他的手机理所当然地失踪了,无法跟外界通消息。每日三餐,有人给他送到房间里,门外永远有一个下士在站岗,他可以使用舰上的健身房、图书馆,也可以到甲板上去散步,但那人总像影子一样跟着他。

柯蒂斯又不能向他们发火,他们是军人,只是奉国王的命令行事。一天晚上大副过来询问他是否有什么要求,他说,能不能告诉我,王储现在怎样?回到国内了吗?

大副答道,对不起,先生,无可奉告。

其实不问他也猜得到,杰克也是被押送回去的,遭受的待遇不会比他好多少。

这种日子过了四天,柯蒂斯已经觉得像四年一样。


第五天中午,有人敲门,午饭来了,柯蒂斯没精打采地说,进来吧,敲门干什么?我说不进来你们会不进来吗?

一个穿海军常服的高大士兵端着餐盘,低头走进来,房间外传来嬉笑声,一个人说,嘿,伯特,你看这段视频没?乌克兰巨乳姐妹……

伯特是这一轮次负责看管柯蒂斯的下士。端餐盘的人一抬头,柯蒂斯立即认出他是杰克的贴身保镖,低声叫道,伊万,是你!

伊万点点头,回头看一眼门外,伯特正聚精会神地跟别人一起欣赏手机视频,没注意到他。柯蒂斯一把抓住他手腕,抢先问,杰克呢?

伊万小声说,殿下平安,放心,只是他不能亲自过来。他让我问你,是否愿意冒一次险?

柯蒂斯不假思索地说,愿意!

伊万说,好,今夜三点钟我会把门外守卫解决掉,你带着救生衣到甲板上去,夜间左舷无人值守,你要跳进海里,趁他们没发觉,游得越远越好!之后会有直升机飞去接应你,把你救上去。

柯蒂斯说,直升机要怎么找到我?

伊万指一指餐盘上的食物,急速说道,面包里有一支针头,里面是微型信号发射器,你把它打进皮肤里,直升机就能靠那个定位到你。

柯蒂斯点点头,伊万伸手在他手臂上用力握一下,表示鼓励,起身离开。

舱房床下就备着一件救生衣。舰上厨子厨艺不佳,炸土豆饼做得尤其难吃,但这次晚餐柯蒂斯把所有食物和汤都吃得干干净净,并把两根香肠偷偷藏了起来。


凌晨三点钟,他听到门上传来两声极轻的敲击声,知道该出发了。

他取出注射器,压在右上臂处,皮肉一阵刺痛,信号发射器打了进去。接着他抱起救生衣,轻轻推开门,朝最近的一处梯子跑去。

这几天在甲板上到处溜达,他对地形也已很了解,“奥古斯汀号”此次任务已完成,舰上士官们心态松弛,守卫也很疏松,因此柯蒂斯很顺利就逃到了甲板上。他溜到左舷,飞快给自己套上救生衣,毫不犹豫地往黑漆漆的海水中跳下去。

距此最近的一个值班下士模糊听到“扑通”一声,他跟同伴说,听,什么声音?有什么东西掉进海里了?

另外一人凝神听了听,说,估计是海豚跳出水面又落回去的声音,从昨天起就有一群长吻海豚跟着咱们的船,记得吧?


(TBC)



12 Jan 2018
 
评论(33)
 
热度(263)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