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皇室狗粮】柯蒂斯与杰克情书集(4)

上文:1  2  3

给这个半年一更的坑洒把土……还是写个前情提要吧:

设定沿用《爱与毒》,国王柯蒂斯与王后杰克共同治国。边境不靖,柯蒂斯出征,杰克留守。两人一直互相写信。柯蒂斯提起身边用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勤务兵巴克斯,称赞此人体贴入微,作为回击,杰克也在信中夸奖新任法国大使英俊风趣,说自己与他一见投缘。然而被柯蒂斯揭穿,大使其实已经五十多岁了……


本章送给 @lofterer  



7.

书呈柯蒂斯一世陛下御览

 

无所不知的王上:

我收到信时,距离您写信已有四天,这四天里不知您的病是否痊愈?出于对陛下身体的照顾,这次我会尽力少写点可能让你头疼的东西。

至于那位法国大使杜邦先生,他大学毕业的年份也许我记错了,那也没什么。我从没提过他到底是青年人还是中年人,是不是?……这事我不想再谈了。

我也见到了巴克斯——呵,他并没有多美貌嘛!只是个憨厚端正的小伙子而已……我还以为他跟他的名字一样,是个多么引人迷醉的家伙呢——他说您任命了新的勤务兵,又有钧旨是他可留在宫中任职,无需回到军前效力。

我向他询问陛下的饮食起居。他告诉我,你常因会议把晚饭延后至深夜。这样对胃实在不好,我谨慎地建议你把晚餐安排在会前,也并不损失时间,是不是?

现在是晚间九点半,你在军营里做什么?此刻我本该选择一位可敬的女数学家或女实业家共舞。今晚宫中有一个为各界杰出人物举办的表彰活动,活动后是晚宴和舞会。我选的是新年与你共舞时穿的礼服,穿起来,感觉像你仍在身边。

但走到大厅里,音乐一响,我就后悔了。礼服的腰间还有你的手扶过的痕迹,当时我曾与你面对面倚靠拥抱,胸襟上也还有你的气息,我不该把这件衣服带到人群中来,让混杂的气味污染了它。

舞会即将开始时,侍从官进来,送来你的信。我把它藏在手掌里,悄悄低头看完了,辄觉无法再在人群中呆下去。

楼下挤满了人,灯火辉煌,王宫里很久没这么热闹了。而我只想独自一人坐在书房,在一盏最小的灯下,给你写回信。

晚饭时我喝了酒,但愿不会写下什么胡言乱语……唉,我真羡慕你的勤务兵啊。

你说希望我做些新衣。我穿了给谁看呢?镜子?……没有你,一切都失去意义。英国人王尔德的童话里,“快乐王子”双眼是宝石,浑身贴满金箔,但我不想当金灿灿的、动也不能动的王子(唉,我现在不正是那样一座活雕塑吗),我只想变成那只燕子,一抖翅膀就从书房的窗户里飞出去,飞过湖泊和村庄,飞进军营帐篷,落在你行军床的床架上,对你说:喳喳喳!

等你被鸟叫声吵醒,抬头看到床头的我,一定会惊讶地说:唷,这里有一只没去南方过冬的燕子。

接着我要跳到你的手背上,轻轻地啄你手腕上那颗痣。

你会笑着说:哈,这小家伙饿了,它以为我的痣是谷粒呢。

这时蓬地一声!你瞪圆了眼睛,惊讶地发现燕子不见了,是我,站在你面前的是杰克本杰明……下封信里,告诉我你读到这里有没有笑出声?我写的时候是在笑的。啊,Curt,我可能真的喝醉啦。

 

你的来信中说,只肯吻我的肩头、手肘和一个指头,不过没说清是哪个指头,因此我亦不知此时执笔写信的手,到底是不是蒙你喜爱的那只呢?

好了,不再多写,传信官在等着。祝陛下平安、健康,早日凯旋。


……吻你?不,我才不。

此刻我只想亲吻你即将踏上的桥梁和土地,恳求它们稳固坚实,不再泥泞,再吻你头顶的天空和云朵,恳求们它灿烂光明,无雨无风。

 

三月十五日 于书房


 

--------------------------------------------------

 


书致本杰明殿下惠鉴

 

亲爱的杰克:

是的,读到你的“燕子与国王”的童话,我真的笑出了声。传信官送信来的时候,我正在宿营地河边观察水质。读完你的信,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如果空中飞翔的鸟儿真有一只是你,那该多好。

……不过盘旋在营地附近的全是乌鸦,没有燕子,也没有一只长得好看点的鸟类,我仔细找了找,就确定那里不会有你。

我的病早就好了,只除了喉咙还有点肿痛。我军已到达边境,士气十分高涨,登上坡地能看到远处敌军的旗帜。说不定过几日就会开战,到时也许我无法及时回信,

 

杰克,有件事我说了你也许会不愉快,但抱歉,我必须要说。

二月二日你见了谁?二月二十日下午呢?还有三月十三日?……我极少坚决反对你做什么事情,但这一件除外:你不该再见本杰明家族的人。

那一群懦夫!伪君子!你的表哥、表姐表姐夫、堂兄、舅父、叔叔婶婶……全都是趋炎附势的投机家。他们对你的情意还不如你的亲卫兵。当初你被囚禁之际,可有一人站出来为你缓颊?你病危时可有一人来探望你一次?

现在见你比从前更有地位,他们就又跑来叙旧情了。

他们竟敢向你哭诉生活艰难!——不要问我怎么得到的消息——这世上让我佩服的事物不多,这群人的脸皮厚度绝对可入三甲。

人人认为你高傲孤僻,但我知道你内里有颗多容易软化的心。因此我也恨透了那些利用你的心软的人。

不要再接见他们。赶他们走。

我宁愿接待首都所有小偷强盗,也不允许除你之外任何一个姓本杰明的人再踏进我的王宫里。

否则国王会专门颁布一条法律来处置他们。

 

晚餐时间已照你的建议,调整到会议之前,我胃口很好,无须萦怀。说到衣服,你既不肯做新衣,回信时可否捎一件你的旧衣来?贴身衬衣或睡衣即可……我想念你,日甚一日,夜间醒来摸到你不在身旁,是最痛苦的时候。

拥抱你。吻你所有手指与足趾。

 

三月二十日 于营房


(TBC)


其实杰克之前写信的风格没这么温柔,他总会故意端着点儿。这次是有点醉了,真情流露了。


 @无需卖萌天然萌 来!你催更过的狗粮~

04 Jan 2018
 
评论(49)
 
热度(449)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