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Call Me By Your Name

昨天要赶稿只敢看了半小时Call Me By Your Name,今天实在没忍住全部看完。看完觉得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感谢世界,感谢世界上有这样美的东西(感谢天感谢地感谢这双眼有视力)。果然二三流的小说才能改出一流的电影。年度个人Top1。边看边随手记了一些,等赶完稿再详细写个长评。


-------------------------------------------------------------


入侵者。清晨他走到窗口,满地荫影里驶来绿色汽车。看到他走下车,金色头颅。

他在他的房间里沉睡过去,直到日落。他以伪装碰落书本代替触碰来唤醒他。第一天。

高壮如俊美的大兽,划动颀长四肢,走动时如有橐橐声。

他则是轻盈的,奔跑时轻巧地刺破夏日空气。

雕塑一样眉脊和少年的眼睛。白脸颊黑卷发。下颌骨和下颏的明晰线条。

向后梳理的短发,宽大额头,知悉一切的带笑的蓝眼睛。

琴弦震颤一样的中音。厚实的低音。

领口里的纤细银项链。领口暗金色胸毛里的六芒星吊坠。

烟灰色衬衣。祖母绿衬衣。牛仔衬衣。虾粉色衬衣。水蓝色衬衣。红色竖条纹衬衣。夏威夷花衬衣。横条纹蓝T恤。无袖蓝灰色T恤。无袖红蓝条纹T恤。红T恤。旧牛仔长裤。卡其色长裤。旧球鞋。海蓝色短衫。杏黄色短裤。卡其短裤裤管里露出的修长光腿。踩塌后跟的帆布鞋。挂在领口的太阳镜。

打碎后流淌液态蛋黄的蛋杯。蝇子飞舞。

自行车,两辆自行车,自行车座上的圆润臀部因用力蹬腿而扭动。

夜晚的钢琴曲。高广大屋里靠在门框上聆听钢琴曲。

石头水池里溅起的涟漪。坐在池边听歌。躺在湿漉漉的池边读书。大而瘦的脚浸在水中,脚趾细长。

覆盖薄薄脂肪和肌肉的光洁胸脯。肌肉厚实带有两道下弧线的毛茸茸胸脯。

打排球时,手指搭在肩胛骨上,指尖轻微用力。停留得稍长,他一矮身子逃开了。

向后仰头时咽喉的曲线。肋骨的条状阴影。湿透了贴在臀部大腿上的短裤。

手腕上的布带和电子表。手臂上灰金色的臂毛。

打捞起的雕塑,折断的手臂。暮色下海浪里站立,互相呼叫对方的名字。

《七日谈》,说出来还是死去?说出来。说出来。说出来。隔着一战的残留遗址遥遥相对时说出来。我想要你知道。

食指指尖点在胸口。等我,哪儿也别去。你知道我哪儿也不会去。

带他到自己的私密水塘。树荫投在水面上。阿尔卑斯山上流下的雪水。从金色睫毛和发梢滴落的水。你会不会让我失望?

淌着水走过去。被捶打了一下,从背后加倍打还回去。并排躺在青草丛里,他翻身坐起,手指认真画过嘴唇的轮廓,犹如抚摸海底珍罕雕塑的嘴唇。张开嘴舔过他的嘴唇。鼻音。被制止的吻。伸手按在胯下。

鼻孔里涌出的血。眩晕地坐在狭窄过道里。膝盖骨。大腿上股外侧肌的清晰阴影。按摩足心。低声轻柔的慰藉和交谈,轻笑。呻吟。留恋在肩头上的手。放置在双腿间夹住的左脚,右脚脚背上的吻。

反复措辞、揉毁的字条。总也等不来的午夜。午后餐桌,手扶着他的手腕询问时间。钢琴表演结束时拙劣地伪装哈欠。

月光里并肩靠在床边。柔韧地向后弯折的腰。想跳到他身上的努力。缓缓挪动,踏到他脚趾上的赤脚。

夜虫鸣叫。交叠的粗与细的肢体。枕头上关于名字的约定。用衬衣擦拭胸口。黄色花纹枕头。

翌日清晨,穿着他的黑线衫到池塘游水。

站在他面前等待回答,像孩童撒娇讨糖一样左右扭动肩膀和上半身。站在他面前,抚摸他吻过的嘴唇。

秀美而知情的母亲,博学睿智、始终知情的父亲。穿杏黄裙、红裙的俏丽女孩。聒噪的客人。沉默的厨娘。

去掉果核,汁水四溢的杏子。汁液滴答流淌在胸口。用桃子自渎。作势把桃子放进口中,争夺。扑进怀中痛哭。

天啊,我们浪费了那么多时间!为什么不给我暗示?我给过。

翠绿山野里,兽一样欢乐,叫着自己的名字代表对方。

开着黄色雏菊的瀑布边,一前一后奋力向山上攀登。

异地小城夜晚街头的歌唱,呕吐,搀扶,亲吻。他从逐渐亮起的窗口走回床边,坐下,凝视他。

车站月台上说不出话的凝视,难以结束的拥抱。列车远去时,窗户里没有伸出告别的手臂。

雪天里订婚的消息。即使在当时他也是有女友的人。电话里彼此呼唤,他说他记得一切。面对熊熊火焰,泪珠贯穿面颊,火光明灭。蝇子爬行。人们在身后忙碌,杯盘叮叮作响。这一天是节日,光明的节日,而他在阴影中。泪水令嘴唇闪闪发光。当他回过头去,少年时代已经结束了。

夏日罗曼史。不止是夏日。Later。Later。


26 Dec 2017
 
评论(35)
 
热度(459)
  1. 简傲.纳兰妙殊 转载了此文字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