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寻梦环游记》:他唱出羽毛和宝石的溪流

每位画家、作家、音乐家都在借他们的作品向世界说:记住我!

冯唐给自己喊出的slogan是“用文字打败时间”。

哈金说,短篇小说家的终极雄心是有一两篇作品能进入最优秀的选集,这样自己的作品就可以长存,并拥有长久的、一代代的读者。每一代人中,如果幸运的话,会有五六个长篇留存下来,这样的长篇小说就是里程碑式的著作,每一位有雄心的长篇小说家都渴望能写出这样一部作品,独自立在文学的景地上。

某流行歌手:一个歌手得有五首爆款红歌才能站得稳,我现在才刚有三首,还不够。

其实用不着五首。非凡的作品,一首足矣,对早逝的咪咪·芮普顿来说,只要有那首Loving You,她就永远会被提起,被倾听,被听歌的人们记住。

此即“不朽”。

本片中的“歌神”德拉库斯,以他最著名的作品《记住我》实现了被万千歌迷记住的艺术家终极梦想。该歌曲第一次完整展示即歌神的现场版,他像蛋糕上的樱桃一样出现在多层舞台顶端,以兴高采烈的尖声大笑开场,在伴舞女郎的众星捧月中,用迷人声线高唱“记住我”。

整首歌技巧纷呈,气氛也宏大阔绰。那不是向亲爱的人的倾诉,而是大明星向粉丝的喊话,他是如此胸有成竹,他唱出的“记住我”仅有一种表演性质的恳切。

他像一个对自己魅力极度自信的英俊浪子,得意洋洋,向痴迷望着他的姑娘挥手,心知她们一定会傻傻铭记他的一切。他已经在提前庆祝他的成功与胜利。那些欢快轻浮的情绪,犹如油花飘在水面上发亮。

当时在影院看到这一幕,觉得又失望又诧异,这就是片子主推的歌曲?完全不动人啊!想想Zootopia主题曲Try Everything在朱迪乘火车时第一次出现,那是何等令人深吸一口气的惊艳……

后来明白,那种不动人是故意的。

直等到在亡灵埃克托的回忆中,洗掉了矫饰和假惺惺,这首歌才显出它惊人的美。

当那位父亲在斗室之中弹拨琴弦,唱着为女儿写的睡前曲,他心里想的不是听众,只是他的可可。他并没想要用这首歌去赢得世界的记住。他只看着那一双圆而大的眼睛,只想要在那眼睛后面的小小头脑里刻下永恒的印记。

他心中流淌出的落寞凄苦的歌声,无尽温柔,无限留恋,如羽毛和宝石的溪流,如银河,闪闪发光,流转在彼此凝视造就的寰宇中。没有女歌手的集体和声,只有女儿嫩芽似的童音在最后两句时加进来,跟父亲合唱完成整只歌子。

而这首并不为名利而写的歌却获得了最大成功,广为传唱,变成歌神德拉库斯生涯的代表作。

有时在艺术之中,最私人的反而具有最普世的价值。

 

忽然想起《老友记》里的菲比。她也有一个自幼遗弃她的父亲,后来这位父亲出现了,羞愧忸怩地希求她的接纳,两人在中央公园咖啡馆见面了,父女两人坐在那条长沙发的两头,菲比冷着脸不肯开口。为了找话题,父亲期期艾艾地说起他跟婴儿菲比的往事:你哭闹得厉害的时候,我会给你唱歌。

菲比问,什么样的歌?

父亲便小声哼唱:困倦的女儿,困倦的女儿(sleepy girl, sleepy girl)……

那就是菲比长大后成名曲“臭臭猫”(smelly cat, smelly cat)的调子。菲比一低头,偷偷微笑。


她们心底都从未忘记父亲的歌。



---------------------------------------------



关于死亡与“记住”、梦想与“为你好”的桎梏,已有太多人写了太多。我就只写这一点点算了。



08 Dec 2017
 
评论(14)
 
热度(760)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