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石与星(23)

上一章→22

★ 这篇上次更新是一个多月前了(擦汗),是不是需要个前情提要?——

Previously on Rock and Star:柯蒂斯与杰克重逢后旧情复炽,两人回到夏伊洛,柯蒂斯安心做起了金丝雀王子情夫。某日杰克到邻国开会,柯蒂斯独自回家途中遇袭,受伤入院,醒来后身边是杰克的哥哥理查德……


23

理查德用手肘支在椅子扶手上,身子侧向一边,笑嘻嘻地打量柯蒂斯,说,杰克打电话给我时差点哭出来,我从没见他那么着急。你居然把本杰明家的小魔鬼收拾得如此服帖,算你有本事。

柯蒂斯虚弱地一笑。他想到理查德的第二顺位继承人身份,如果杰克放弃储位,那么……

然而理查德紧接着叹一口气,愁眉苦脸地说,但你和他如此情笃,我真有点担心了,我可不想成为乔治六世(注:爱德华八世为了跟沃利斯夫人结婚退位,其弟乔治六世继位)。

柯蒂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理查德朝他直眨眼,仿佛他问了一个“煤为什么是黑色”这种问题。因为我对现在的日子很满意!谁愿意放弃清静自由的生活,住进那个金笼子里去当“皇室握手人”?

他一直留到医生替柯蒂斯做完检查、确认病人情况平稳才走。

接下来一天,柯蒂斯几乎全部睡了过去。夜间,他从止痛镇静药物造成的睡眠里醒过来,看到理查德背对他站在窗口,望着窗外。

百叶窗收了上去,外面风狂雨密,粗大雨点鞭打玻璃,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柯蒂斯说,理查德?

窗前的人转过身来,笑道,再仔细看看?

那副笑容带一点忧虑,也更甜美,是杰克。真正的杰克,不是相似的替代品。

柯蒂斯惊喜得啊了一声。杰克笑着走近病床,柯蒂斯发现他的头发半湿着,风衣肩膀和下摆也有大片雨渍。

他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杰克在床边坐下,简单地答道,没办法,想你。他托起他的手,逐个手指吻了一遍。又说,我问过医生,他说再等三四天才能出院,我已经让琼斯找好了家庭护士,等你一出院就让护士过去报道。

柯蒂斯说,没那么严重,至多是跛两天,护士就不需要了吧?

护士也负责监管你,养伤期间不许再工作了。

工作又不妨碍养伤,我可以像弗里达那样躺着画画。他贪婪地盯着杰克,盯得出神,抬手拨一拨他的湿头发,刚要说话,门上传来轻轻敲击声,杰克提高声音说,进来。

门开了,一个高壮男人以跟身材不符的轻捷步伐跨进来,此人是杰克的贴身保镖伊万,柯蒂斯也常见到他,每次伊万会开车到他们的小公寓来接杰克。

伊万举着一枚手机说,殿下,我找到了一架新机,那边需要跟您确认起飞时间和地点。

杰克对柯蒂斯低声说,等我一下。他起身接过电话,走到门外去接,回手带上门。

伊万留在室内等待,习惯性地双手在身前互握,向柯蒂斯点点头,艾弗瑞特先生。他的西服两肩也湿了。

柯蒂斯说,伊万,外面雨很大?

是的。

那你们是坐什么航班回来的?

伊万犹豫了一下,说道,风雨太大,所有航班都停飞了,殿下租了一架飞机自己开回来的。

柯蒂斯失声道,什么?

伊万点点头,本来该我来开,不过殿下曾在军中开过战斗机,我的驾驶技术不如他,所以……

柯蒂斯攥拳捶了一下床,天哪,这么糟的天气!……你怎么不拦住他?

伊万无奈地歪着头摊摊手,艾弗瑞特先生,我只是殿下的保镖,我的职责是听从命令,我哪能左右他的决定?

好吧。你刚说“找到一架新机”是怎么回事?

跑道太湿滑,我们在夏伊洛军用机场降落时出了点事故,损坏了一边机翼,所以需要再租一架飞机。

伊万努力讲得轻松,但柯蒂斯只在心里想象了一下机翼撞毁的场面,辄觉心脏砰砰乱跳,惊惧得头脑一阵晕眩。

这时门开了,杰克进来,把手机交还伊万,说,地点定好了,剩下的还由你跟他商定吧。

伊万点点头离去。杰克回到床前坐下,见柯蒂斯瞪视他,笑道,干什么这样?

他猜到柯蒂斯知道了飞机的事,轻描淡写地说,其实也没那么危险,以前在军队里我飞过更恶劣的天气。

柯蒂斯本来有很多惊悸之余带着气的质问,但最后全没说出来,只化成一声叹息。我不过是被街头混混揍了一顿,又没有生命危险,甚至都没断手断腿,你冒这么大风险回来,万一中途坠机,你想想我该怎么办?你怎能这么鲁莽冒失?

杰克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垂下眼皮,慢慢俯身,伏在柯蒂斯身上。柯蒂斯伸手搂住他,手指梳理他半湿的头发。过了半晌,听到杰克喃喃说道,没办法,我想你。

柯蒂斯心中涌起一阵又酸又甜的难言滋味,忍不住搂紧他一点。杰克又说,你不知道你进了急救室我却在另一个国家那种心急如焚的感觉。

柯蒂斯苦笑道,我当然知道,三年前你躺在重症监护室,我就在你楼下却见不着你,比你这时候可痛苦多了。

杰克双手攀住他肩膀,摇动头颅,蹭着他胸前的病号衣,低声说,不过我只能呆两个小时,再过……他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再过五十二分钟,我就得赶回去了。

柯蒂斯胸口一阵窒闷,问道,不能等雨停了再走?

不能等,明早会议上我有个必须要做的发言,那是我作为王储的责任,不可贻误。

柯蒂斯吸一口气想说话,杰克抬起头微微一笑,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说“来回飞两趟就为这两小时还撞坏一架湾流飞机值不值得”,答案是值得,太值得了。

他继续道,而且打你的人我已经知道是谁,不是什么抢钱的街头混混。

柯蒂斯当然心知不是,只是不愿杰克担忧,故意隐瞒,此时只好做出诧异脸。不是吗?

不是,是卢克蕾琪雅——我未婚妻——的哥哥,切萨雷。

柯蒂斯想起那黑发青年的话“夏伊洛不是你该呆的地方”,点点头。他是为了他妹妹?嗯,如果我的未婚妹婿在外面搞同性恋,我可能也会抄家伙去打人。你爸妈肯定也早想揍我一顿,现在估计正心花怒放地给切萨雷写感谢信呢。

杰克抬手抚摸他颧骨上的一块淤青。背叛他妹妹的人是我,他该揍的人是我。对不起,让你代我受罪。

柯蒂斯笑道,真揍了你,那就要变成基利波和意大利之间的国事纠纷了,还是把勾搭王子的bitch打死、打跑的好。

杰克不再说话,双眼呆愣愣的。柯蒂斯脖子侧面贴了块胶布,边缘被衣服领子蹭得微微翘起,他用手指把那一点翘起的地方按下去抚平,看它弹起来,再抚平,反复那样做了很多遍。

窗外雨声如注,在柯蒂斯耳中,一道道雨声都宛如情话。雨越大便是情话越烈。

五十分钟之后,杰克立起身来。我走了,Curt。

他一直拉着他的手不松,把他的手臂带起来,眼眶居然红了。柯蒂斯微笑道,殿下,亏你当过兵,有点出息行不行?几天就回来了,怎么搞得像生离死别一样?

杰克说,嗯。我哥理查德还会过来照顾你——他说我什么坏话,你都不要信。

他想要松手,柯蒂斯却手指一紧,没让他松开,叮嘱道,你……开慢一点。

这次轮到杰克微笑了。开飞机又不是开汽车,Curt,在天上开快开慢危险是一样的。

柯蒂斯这才松开手,仍忍不住说,你安全降落之后给我发条语音,要不我睡不着。

知道了。我走了。

门在杰克身后关上,咔哒一声。病房里骤然变得空旷寂静,只剩雨点打着窗玻璃的声音。

柯蒂斯摸摸胸脯,感觉心脏已经不在原位。胸口处潮湿了一块,怎么回事?他定神想了想才想起,是被杰克的头发打湿的。


四天后杰克开完会,回到夏伊洛,让伊万直接把车开到柯蒂斯的公寓。他开门进去,大声喊道,我回来了!

两人昨晚在视频里聊过天,柯蒂斯已能扶杖走动。他在客厅里没找到柯蒂斯,男护士迎出来,说,艾弗瑞特先生在工作室,但是……

杰克不等他说完,转身噔噔噔上楼去。他一把推开工作室的门,嘴里叫道,Curt!

眼前的情景让他愣在那里。工作室靠窗的位置放了一张床,柯蒂斯平躺在白色枕头和被单里,身上跨着一个木支架,支架上放置画到一半的画。他声音虚弱地说,对不起,Jackie,本该站起来跟你拥抱的,可是我今早滑倒了,摔断了骨盆。医生让我回医院去,可我只想在这儿等你回来。

他的手无力地垂下,手里调色板和画笔啪嗒一声掉到地板上。

杰克惊得双膝发软,低声说道,天哪,你!快,咱们快去医院!……

他扑到床边,鼻子一酸,眼泪正在眼眶里打转,柯蒂斯忽然从床上一跃而起,紧紧抱住他,朗声大笑。

杰克这才醒悟是个恶作剧,一时说不出话,抬手抹掉眼泪,叹口气闭上眼,感觉心脏跳得发疼。

他跌坐下去,柯蒂斯也跟着他坐到地上,双臂合拢抱住他他软绵绵地靠在柯蒂斯怀中,问道,所以这个弗里达模仿秀是在惩罚我么?

柯蒂斯在他耳边说,是啊,惩罚你在雨夜里冒险开飞机,让我担心得头发掉了一大把。

他吻一吻他的太阳穴。马修说你的执着是别人的平方,“执着”其实是委婉语,改成“疯狂”还差不多。下次不许这样了。

杰克睁开眼睛看着他,嘴角出现笑容。糟糕,艾弗瑞特先生,敢问怎么定义“疯狂”?

……你又干了什么?

呃,有件事,本想过几天等你全好了再告诉你……


(TBC)


躺着的柯蒂斯大概是这样↓。。 (¯﹃¯)



弗里达躺着作画是这样↓


以及,杰克的意大利未婚妻和哥哥,手一滑就用了波吉亚家族那对兄妹的名字,Lucrecia和Cesare。

28 Nov 2017
 
评论(25)
 
热度(292)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