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石与星(22)

度假回来啦!照片还没顾上从相机里拷出来,先坐下打开文档写写写。半个多月在岛上不能写东西,快憋疯了!只能狂打腹稿。脑了一个盾冬甜文一个虐文的大纲,拼命说服自己先忍一忍,等把石与星和尘与镜都往前突突一段再说。(哀嚎:好想写新脑洞!!!(我觉得我撑不了多久…抱头

★lof的通知我不经常看,前几天一看,被屏蔽了二十多篇,很多是读书笔记。还能怎么办呢?苦笑。以后勤用图链吧。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保罗的警告其实颇有意义,但柯蒂斯并没把此事放在心上。他和杰克沉浸在犹如起泡香槟一样的新生活里,两个人都快乐得晕头转向,早晨在盥洗室里并肩刮胡子刷牙都能傻笑着互相看上半天。

一切失而复得,甚至更进一步。一个月前他们以为自己将在痛苦思念中孤独终老,一个月后的夜里醒过来,发现情人就在身边,皮肤温暖,呼吸平静。一切美妙得不像真的。

这种乍惊还喜几乎贯穿了每个相伴的时刻。

如果说天堂里还有什么烦恼,那可能就是,他们还需要工作。

柯蒂斯需要赶画稿。杰克除了完成王储的日常工作——频繁出席首都及外省的各种庆典、公共福利活动——由于国王王后出访未归,他还要代行部分国王权职,然后每晚在视频连线或电话中向他父亲汇报工作。

聊完工作,国王王后总会跟杰克聊几句家常,问问儿子膝盖的康复情况,关心他的胃口睡眠,笑谈他主持的会议上某官员难看的新假发……其亲切和蔼,跟平凡爸妈并无两样。

但他们从未提到他回到首都时身边多出一个人。

柯蒂斯说,你觉得他们是不是还不知道我在……

杰克冷笑一声,如果你认为他们一无所知,那就太天真了。

其实柯蒂斯在夏伊洛并未掩藏行迹。杰克的未婚妻远在法国看秀,参与巴黎时装周,忙她的时尚事业。世界似乎特地为他们腾出这一段好时光。他们明白暴风雨必将到来,不过因为早做好最坏打算,因此并不怎么烦恼。

杰克甚至带柯蒂斯去夜店跳舞。进门时他特地伸手牵住柯蒂斯的手。门童显然跟杰克十分熟悉,微笑深鞠一躬。柯蒂斯故意说,我的手是不是该这样?他抽出手来,手掌插到杰克的手肘处,挽着杰克哈哈大笑。

他们进门后不得不一再站住,不断有人从四面八方大步走过来,喜气洋洋地低声惊呼着,跟杰克拥抱,打招呼,短暂寒暄。柯蒂斯饶有兴致地站在侧后方看着,他尚未见过杰克的这一面,浑身活泼风趣、魅力洋溢的夜店王子。

这些日子他用心研究基利波新闻,能把该国要人背个大概,够格跟王储称朋道友的,自然非富即贵,他认出了好多报纸和网站头版新闻的面孔,前途无量的年轻政客、拿过戛纳金奖的电影明星、军界红人、著名CEO、著名亚裔摄影师、著名富二代、著名情妇……

没走出二十米,杰克的脸颊上已经挨了不止二十个亲吻。

每个人拥抱杰克时,双眼都目光如电地上下把柯蒂斯扫一遍。

杰克大大方方地介绍道,亲爱的菲利/亲爱的多娜/亲爱的何塞……这是我男朋友,柯蒂斯·艾弗瑞特。

每个人都露出蒙娜丽莎似的微笑,谁也不惊异,仿佛已有未婚妻的王储又公然携男友出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柯蒂斯明白这些人精早就通过各种途径知道了自己的存在)您好!您好!艾弗瑞特先生,听说您是美国画家?哦,蜜糖杰克,你的眼光永远最好,不管男伴女伴,一个比一个出色。

——所谓“男伴女伴”,除了杰克的未婚妻,应该还包括了马修……等人。

柯蒂斯只是微微一笑。

杰克淡淡说道,艾弗瑞特不一样,我可是准备为他当一次温莎公爵呢。

听到这话的人自然以为这是王储的冷笑话,无不报以捧场的哈哈大笑,辅以拍肩膀捏下巴(几位女士不约而同地捏过他)等等亲昵动作。

总算把所有人应付完,他们在角落沙发里坐下,叫了酒,听乐队演奏。柯蒂斯把西装口袋巾抽出来,借着桌上一盏烛光给杰克擦脸颊。边擦边笑道,你的脸现在像是做过口红试色,我打赌本季最爆款的大牌口红都在这里了。

杰克笑着喝一口酒,目光四下逡巡。远方似乎有手机拍照的光一闪。

等柯蒂斯收起口袋巾,他向场中一个侍者扬手示意。那侍者快步过来,弯腰附耳,听了杰克几句话,点头离去。

柯蒂斯问,怎么了?

杰克轻描淡写地说,刚才有人偷拍,我让这儿的经理去处理掉了。

柯蒂斯说,你怕被偷拍?

杰克笑道,怕的是他们不负责P图,把我拍得显胖了怎么办?来吧,Curt,咱们跳舞。我喜欢这个曲子。

他们在舞池中相拥旋转。柯蒂斯说,你跟马修也来过这里吧?

杰克坦然道,他当时是我的私人秘书,陪我上厕所也是他的分内事。

柯蒂斯说,我只是随口问问。我可没有嫉妒啊。

不过隔一阵他叹了口气,你看那两人跳得多好,我跳舞真不行,马修肯定不会这么笨手笨脚。

杰克他抬头望一望满场男女,冷笑一声。瞧他们,像修剪过的人工盆景一样!他低下头,额头搁在他肩上。样样都做得完美无瑕,多么无趣,我偏喜欢你小小一点笨拙,“all your perfect imperfections”。

最后一句是John Legend的歌词。这次轮到柯蒂斯笑而不语。

午夜一过,他们离开了。杰克需在凌晨五点乘机到邻国参加一个很重要因此名字很长柯蒂斯听过就忘了的多国会议。回到家中,他们借着酒力酣畅淋漓地来了一回。期间杰克罕见地求饶:Curt,不行啦,再这样两分钟我嗓子就要哑了,我明早还要发言呢。


凌晨时分柯蒂斯醒过来,一摸,身边的床是空的。杰克每次离开都能神奇地做到不吵醒他。

他翻滚一下,滚到杰克那边,脸朝下,使劲吸一口气,枕头被单上还能嗅到杰克的气息。

他废然一叹,喃喃自语道,唉,金丝雀的生活也不容易嘛……


很神奇,杰克一离开,首都的天气也变坏了,风雨交加。雨天光线不好,柯蒂斯的新画画得很不顺手。很多画家用摄影照片放大了照着画,光影关系一样准确。柯蒂斯是老派人,不喜欢那种做法。他放弃画画,出门到国立美术馆消磨了一天。

雨时大时小,一直没有放晴。晚上他到一家小影院去看电影。片子是独立电影,很冷门,整个厅只有他一人。从影院出来,雨更大了,打在伞面上蓬蓬作响。

他往停车场走,一心回味着电影中几个构图美妙的镜头,加之雨声嘈杂,因此没听到四周靠近的脚步声。

直到伞被人一把掀掉,他才愕然抬头。面前站着几个一看就不怀好意的高壮汉子,漠然瞪着他,个个有两条粗壮的花臂。

柯蒂斯说,诸位是要钱吗?抱歉,我只带了不到一百基元(基利波的货币),来,我拿给你们看。他伸手去掏口袋。

站中间的是个黑发青年,英俊但满面乖戾之气,唯有他打着一把伞。他摇摇头,轻蔑一笑,不,艾弗瑞特先生,您误解了,我想要的不是钱。

他们竟知道他的名字,柯蒂斯心中一沉。后腰上挨了重重一脚,他疼得腿一软,双膝着地。

其实平时他健身得很勤,不过卧推和长跑练出来的肌肉面对这些娴于揍人的大汉时,跟没有也区别不大。他抵抗了几秒,结果仍是抱头蜷缩,身子被踢打得在地上动来动去。

不过这些人没有动用球棒、砍刀甚至枪械,拳头脚尖也没怎么往前胸头颅等致命地方招呼,显然并没想要他的命,只想让他尝点苦头。柯蒂斯闭眼忍受,觉得时间漫长得可怕。

终于,各处传来的击打停止了。比起挨打,雨点打在身上的感觉简直像羽毛一样轻柔。

他大口喘气,听到那黑发青年在上方的声音,居然十分诚恳温柔:亲爱的艾弗瑞特先生,一颗石头即使扔到太空里,也不会变成星星,夏伊洛不是你该呆的地方。我本可以把你丢进伦特河,让你变成无名男尸,也可以一枪打废你这支画画的胳膊,不过我不愿那么做。所以,你还是自己订机票回美国去吧!

脚步声远去,他们走了。

柯蒂斯试着爬起来,失败,他抖着手到裤兜里摸手机,同时努力回忆基利波的急救电话号码。手臂一动弹,后背痛得钻心,掏出手机发现屏幕已经碎了。幸好一分钟后一个下班的影院职工发现了他,替他叫了救护车。

到达医院,他被一路推进急诊室。值班医生问了他的名字,又说,请告诉我你的家人联系方式,我帮你打电话。

柯蒂斯迟疑一下。必须要通知家人来吗?

当然。如果你在昏迷中需要手术,我们得跟家人沟通确认。

柯蒂斯叹一口气,说出一串号码。那是杰克随身的手机,可以不通过助理或秘书联络到他。

那医生取出自己的手机拨号。柯蒂斯勉力提高声音说,请让我跟他讲话……但有人给他扣了氧气面罩。有人剪开他湿淋淋的上衣和裤子,触压胸口检查是否有内伤。柯蒂斯只得昏沉沉地闭上眼睛,脑中回响那青年的话。那人讲英语时带点意大利口音,对了,他记得有谁是意大利籍来着?……

这时他听到那医生说,您好,我是市立医院急救室的汉夫纳医生,我院刚刚收治一位名叫柯蒂斯的伤者……什么?您是……杰克·本杰明?……哦不不不,他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也没有大面积开放性伤口……

柯蒂斯一阵心痛,想道:唉,可怜的Jackie,肯定吓坏了。

医生边说边用无比惊异的目光望着柯蒂斯。他说,可以,病人现在神智清醒,我可以让他跟您说话。

手机被送到柯蒂斯脸旁边,医生替他把面罩移开一点。一旦能说话,柯蒂斯立即对那边说,我没事,真的。

杰克似乎喘息得比柯蒂斯还厉害,他说,Curt……是不是很疼?

柯蒂斯尽力让声音显得轻松。还好,也没比三年前更疼(这是当年病房里杰克说过的话)……你别担心,也不用赶回来。医院里的人自然会照顾我。

杰克说,好,我知道了。现在让我跟医生说几句话。汉夫纳医生?

举手机的值班医生一直在旁听,闻得召唤,一边替柯蒂斯调好面罩,一边把手机放回自己耳边。

柯蒂斯精神松弛下来,就此人事不知。


再醒过来时,身在一间宽大病房里,浑身疼痛减轻了不少。百叶窗闭合着,安装在床头墙上的一盏小灯发出柔和的光。

柯蒂斯呼一口气,慢慢转动头颈,见到房间角落的沙发上有人和衣半躺着,侧脸朝外,宛然就是杰克。

他一时又惊又喜,失声说,Jackie?

那人一惊醒来,坐起身,抬手揉眼睛,说,啊,你醒了。

他竟不是杰克,但面孔跟杰克有六分相似,尤其眉眼和嘴角。他朝柯蒂斯俏皮地一挑眉毛,看清楚点,我是谁?再认不清我可得叫医生了。

柯蒂斯怔一下,想起来了,杰克给他看过基利波王室的圣诞全家福,此人是杰克那位在大学任教的堂兄,国王妹妹的长子(其母已逝世),封号为康蒂沃克公爵,米歇尔死后升为第二顺位继承人。

他说,啊,你是……理查德。

理查德微微一笑,对了!看来你的脑袋和眼睛都没问题。他笑起来跟杰克就没那么像了,杰克有种桀骜又甜美的样子,他的气质是温和斯文的。

他一边捶着后颈一边向走来,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床边,说,兄弟里我跟杰克长得最像,小时我们总玩扮演对方的游戏去骗大人,你可不是第一个认错的人。五个小时前我的王储弟弟给我打电话说有紧急情况,他从那个会议上抽不开身,求我来照顾你,我只好开一小时车过来,在这张又短又硬的沙发上等你这个睡美人醒来。

柯蒂斯吸一口气,衷心说道,谢谢你,理查德。

不用,我自然会找我弟弟勒索报酬。怎么样?还有哪儿不舒服吗?医生说只是多处软组织挫伤,多躺几天就行了。

目前还好。

理查德用手肘支在椅子扶手上,身子侧向一边,笑嘻嘻地打量柯蒂斯,说,杰克打电话给我时差点哭出来,我从没见他那么着急。你居然把我们本杰明家的小魔鬼收拾得如此服帖,算你有本事。


(TBC)


理查德其实就是少狼主理查德·麦登啦。

小时长这样↓  跟杰克是不是超超超像?一晃神真的会认错。



现在长这样:



躺沙发上的侧脸↓



嗯,哥哥理查德是可爱的好人,不会为皇位暗算杰克的,放心。


再说一下,《你眼中的冰雪》《我的心曾破碎九次》预售已结束,衷心感谢大伙的支持。不过还有朋友发来私信问错过了怎么办?没关系,现在只是预售结束,会比预售数字多印一些,作为日后场贩用。等预售本发售完、有瑕疵的本子换货完毕,就会把余本再上架,到时别错过就行啦~

22 Oct 2017
 
评论(50)
 
热度(411)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