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石与星(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杰克睡醒时第一眼看到茶几上花瓶里插着玫瑰,以为自己还没醒,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再睁开。

不是梦,白玫瑰还在。刚被人精心地喷过水,花瓣上还挂着细细雾珠。他转头去找柯蒂斯,柯蒂斯正侧对着他站在窗口画画,听到声音说,醒了?我刚给你量过体温,已经退烧了,不过药最好还是再吃一次,巩固一下。药片和水在茶几上,自己拿。

杰克眼珠转一转,嘴角已经提前开始微笑,故意问道,这花是怎么回事?

柯蒂斯用刮刀一下一下搅和松节油和颜料,说,我出去买东西,路过一家花店,那家花店经营不善要关掉,所以店里鲜花大打折。我一看,天哪,白玫瑰比卷心菜还便宜!所以就买了一捧。绝对不是专门送给你的,你不要多心,不要瞎想。

他嘴上这么说,却心虚得头都不敢抬。

杰克斜眼瞟着他,手按着嘴巴,使劲把笑按回去。他本想几句话戳破柯蒂斯的谎话,顺势嘲他几句,转念一想,真把大胡子弄得恼羞成怒,自己也没好处,反正已经得到便宜,就不卖乖了,倒要看看他能嘴硬到几时。

他拿起药片用水送下,两边嘴角仍然笑得放不平,愉快地叹一口气,伸手整理玫瑰,把花摆得更参差好看一些。

柯蒂斯抬头看他一眼,皱眉道,笑什么呢?你那个笑是什么意思?

杰克说,我看到鲜花如此娇艳,心生欢喜而笑,不行吗?

花瓶旁的笔记本电脑发出“叮”的提示音,杰克探头一看,低声叫道,啊!

柯蒂斯说,又怎么了?

杰克从沙发上跳下来,端着电脑过来给他看,屏幕上显示一封电邮:

“尊敬的艾弗瑞特先生:

我们认真鉴赏了您发来的作品,也浏览了您的个人网站,很喜欢您的画作。我觉得您的笔触有一种简洁的力量,色彩运用大胆新颖。希望能与您面谈代售与代理事宜……”

柯蒂斯读得嘴巴张开合不拢。杰克笑嘻嘻道,我把你的画和网站链接发给城里几个有影响的画廊,没想到第一个回复来得这么快!他观察着柯蒂斯的脸色补充道,如果你仍然不想卖掉“星系”系列也不要紧,只要对方欣赏你的风格,他们会再挑选别的画作。

柯蒂斯叹一口气说,谢谢你,杰克。

所以你会去跟这人见面的,对吧?

我会去。

好的,我也会去。

你去干什么?

杰克正色道,给你当经纪人,帮你谈合同。

柯蒂斯微笑,问,这是哪个画廊的回信?

杰克把电邮拉到底端,看了一眼,说:他家的名字是“点灯人”。

柯蒂斯忽地脸色一变。不,我不想跟这个画廊合作。

为什么?我看过他们的官网,虽然建立时间不长但很有实力,已经捧红了好几个本城青年画家……

柯蒂斯扔下小刀和色盘转身往厨房走,显然不想谈下去。中午你想吃什么?煮意面?

杰克追在他身后。嘿,柯蒂斯!为什么你不想去这个画廊?

我不想说理由。

杰克有点生气了。你需要钱,需要成名!现在明明有了机会你又往外推是什么意思?你至少得说出一个理由吧?

柯蒂斯猛地一转身,杰克差点跟他撞了满怀。他冷冷说道,那个画廊的合伙人是我前男友,请问这个理由够充分吗?

他看着杰克惊诧的表情,苦笑一声,是啊,你以为全世界就你有前男友?

 

四个多小时后,他们两人在前往“点灯人画廊”的地铁上。柯蒂斯佝着背,双手支在膝盖上撑住下巴,不断吸一口深深的气,再慢慢吐出去,目光呆滞地看着对面乘客的鞋子。

杰克坐在他旁边,隔一会儿看他一眼。他穿了正式的三件套和牛津鞋——马修专门给送来的。但他要柯蒂斯仍穿简单的T恤牛仔裤加旧匡威,理由是艺术家就得穿随便一些,要摆出没那么在意的样子。他们又选了一些手稿装在布袋里带着。

地铁到了一站,一些人上车,一些人下车。柯蒂斯叹一口气,转头对杰克说,要不咱还是回去吧,我想,我做不到像你跟马修那样跟他谈笑风生。

杰克问:为什么不能?

我们分手的过程……不太开心。

挥拳相向?摔了东西?还是他烧了你的画?

柯蒂斯看他一眼。五年前在瑞士因特拉肯,我并不是一个人去滑雪的。

杰克再次诧异。你是跟他……?

对,我是跟多米尼克一起去的。

但是那天你一直陪我呆在雪地里,他始终没出现过啊!

因为那时他已经走了。柯蒂斯低声说,之前我跟他就已经濒临分手边缘,原本以为旅行一次能挽回感情,结果吵得更没完没了,为餐厅给多少小费也要吵,雪具坏了送修也要吵……碰到你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又吵了一次,他说那就分手吧,然后把自己的机票改签,收拾行李提前走了,留我一个人在山里的度假村。柯蒂斯又苦笑了一下,表情很恍惚。第二天我自己去滑雪的时候,还真的很想让自己出点意外,摔断胳膊腿啊,脑震荡啊什么的,想看看他赶到医院、站在急诊室外会是什么表情……

杰克在旁边拼命点头,表示自己非常明白那种想法。柯蒂斯皱起眉毛,你别瞎点头,我跟你那种故意让自己生病的心态不一样的,没有共鸣。

然而你并没出事故,却刚好救了出事故的我?

是的。

杰克胸中涌起一个小小的热浪,他很想说你看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他让那个错的人离开你,然后把我送到你身边,你拯救我的同时也拯救了自己。不过看柯蒂斯凝视他的眼神,他知道不用说出口,柯蒂斯心里也在想一模一样的事。

他忍不住伸出手,握住柯蒂斯放在大腿上的手。柯蒂斯的手往外抽了一下,但没真的抽出来,就那样由他握着了。

杰克在心里给自己开了一瓶香槟,无声地配音:boom!

但柯蒂斯显然还没能从回忆的忧伤中脱身,他喃喃道,万一待会儿见到他,我该说什么?

杰克说,说所有以前认识的人再见面都会说的话——嗨,你好,好久不见,你气色不错……接下来谈正事就行了。

柯蒂斯说,我都知道,只是怕到时心神不定把正事谈砸。

杰克又说,正事其实也不用你怎么谈,交给你的经纪人兼现任男友就行了。

柯蒂斯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哼了一声,意为你还真会顺杆爬啊。但他也没有纠正“现任男友”这个说法。

他是默认了还是觉得这个身份跟经纪人一样是假的、临时的,所以不用纠正?杰克思考一下,选择让自己相信前者。他不客气地一歪头,倚靠在柯蒂斯肩膀上。

他这才发现,对面坐着的一个小男孩一直两眼直勾勾地看着他俩,这时向他默默地竖起一根大拇指。

杰克毫不谦逊地得意一笑,打出一个V字手势作为回答。

(TBC)

给这个坑洒点土。大家周末快乐!~

29 Jul 2017
 
评论(44)
 
热度(321)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