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尘与镜(2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第二十五章(下)

*这是最后一段第一人称的内容。下章会转回第三人称。

微博版

有时候,我会听到他在梦里说出我的名字。

睡前他经常会找各种理由让我到他床上陪他,肚子不舒服啦,下雨打雷啦。我抱着双臂,和衣躺在被子外面,听着他的呼吸声,等待那道呼吸变得沉起来。有一次他闭着眼睛说,强尼……

我答道:嗯?

却听不到下文。凑过去一看,他其实还呼呼睡着。刚才是梦中呓语,我看了他一会儿,睡着的人总比醒着好看。卸掉各种表情,这孩子(我比他大一岁零十个月)看上去也就十四五岁。

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可以尽情想想我的弟弟:朱利安,吉力,加布瑞尔。朱利安十七岁,吉力今年十月要满十四岁了,加布瑞尔十二岁。他们在干什么?挤在小床上翻看我寄回去的书?也不知道我寄给朱利安的新靴子合不合脚。他们每个都比托马斯机灵聪明,朱利安十三岁就会骑烈马,像个小将军一样威风,吉力唱起歌像天使,跳舞跳得优雅极了,加布瑞尔……啊,加布是我们史托姆家最漂亮的男孩,未来会比他大哥强尼更帅气。但他们再聪明再优秀,也只能住在田庄里,跟休斯爵士派去的“家庭教师”呆在一起。

想到弟弟们,再看看眼前的托马斯,我心里充满一种苦涩难言的复杂情感,既想揍他一顿、出出胸口郁闷,又想紧紧拥抱他,像亲吻吉力和加布瑞尔一样吻着他的卷发。


第一次见到这小子,我心里冒出一万个叹息。休斯爵士他们想出这个偷梁换柱的主意固然天才,但……这个托马斯,真不像王子啊!

我有幸见过真正的王子。十六岁时,父亲带我出席王后四十岁寿宴。我在十步开外看到杰克本杰明。他侍立在他母亲身边,穿黑礼服,领口别一串白铃兰花。个子比同龄少年高很多,身上还没什么肌肉,清秀得像一根芦苇。后来杰克即将带兵到边境作战,启程前王后给他办了个欢送宴——那时父亲还没犯错失宠,还能出入宫廷——穿着笔挺军装的王子显得精瘦挺拔,至于他的脸,哦,他俊美得令人惊叹,脸色鲜得像搅出来的奶油,眉脊鼻梁的轮廓像雕刻出来的,双眼犹如宝石。他唯一缺点是态度太冷淡,太傲慢,嘴角总好像忍耐着一个冷笑。

直到如今,我仍记得见到王子时震撼的感觉。

而托马斯……在那个混合尸气、花香和檀香的令人恶心的小教堂里,我受命去跟托马斯会合。他跪在他父亲发臭的尸首跟前,转头望着我,神情惶惑,就差像只兔子一样翕动鼻翅了。

我第一反应是在心里深深叹息。他的眉眼鼻子跟杰克确实很像,母系遗传竟没在他面容上留下什么痕迹。像一副画得很好的素描画,能看出骨架和轮廓是高明画师的手笔,但线条有些杂乱,缺乏修整,也不够精致。有种奇异的、像房间里的光线或香气一样不好捉摸的东西,令那张面孔变得跟杰克完全不一样。

不过公平点说,他也有自己的美感。如果说杰克是玫瑰,托马斯大概像……像野生雏菊吧。

当然最不一样的是,他比杰克胖。

杰克以注重外貌著称,有传说他的行宫遴选宫人的一大重要标准是腰围。托马斯就差远了。在加冕典礼之前,上面命令我紧急迫他减掉一些体重。靠运动是来不及了,我只能强行让他三餐只吃水果、白煮菜,不吃肉,忌掉所有甜食和甜饮料,只喝不加糖的茶。他倒很听话,只是有天夜里饿哭了,哭着求我给他一杯热可可。

我让人倒来半杯,命他伸出舌头,用勺柄蘸着,点几滴在他舌尖上。

他一边舔唇咂舌一边抹眼睛,还挂着眼泪的脸上现出享受的快乐,说真的,铁石心肠也受不了那种画面。我把勺子扔到地上,心里说“去他妈的吧我这样跟虐待小狗有什么区别”,用壶给他倒了一整杯甜可可,说,喝吧!

然后出去给他拿了半块奶油卷儿。

……后来,又拿了剩下的半块。

这样熬了近一月,再加上束腰的帮忙(对,就是淑女太太们用的束腰,我给他找来一个大号的),到典礼那天,他不动不笑的时候,几乎就是一个杰克了。

王冠被放到他头顶时,我站在下面人群中观礼,心里松一口气,居然也有一些成就感,毕竟这假国王能稳稳当当戴上王冠,我,强尼·史托姆也功不可没。

我一直觉得我的运气很好,托马斯不笨,而且跟我配合得不错。在这件艰难无比的工作里,如果这个假王子是个冥顽不灵的蠢货或处处抗拒,我可就完蛋了。相反,这孩子心地善良,性格温柔开朗,从不忍心让人为难。

宫里头的人,谁不是花一样的笑脸、狐狸一样狡猾的心?谁不是羊一样和善无辜、秃鹫鬣狗一样残忍?

这小子,天真得根本不像宫廷里的人。像是兔子呆在狐狸鬣狗堆里。

他还特别容易心软。听说当初杰克在宫中,虽不特地严惩下属和仆役,但只要有人犯了错误,他从不宽免,可更别来跪地哭求,没骨气地哭哭啼啼反而更招他厌烦,本来有三分错会按五分罚。托马斯则不一样,有男仆偷了碗碟拿出去卖被抓住,或是浆洗女佣把贵重的衣服洗坏、染了杂色,按例要驱逐、要罚的,只要人家一来恳求他,他就心软了,一定要让宫廷总管减刑或赦免 。

我说:你不能这样,宫里有宫里的律法,做错了还能躲过惩罚,对那些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的人公平吗?

他嬉着脸皮说,以后我不会了,就这次……汤姆偷卖东西是为给爷爷治肺病,姬娜是因为感冒发烧了,病得打瞌睡才洗坏衣服,都有情可原啊。

我冷笑一声,他们是这么跟你说的吗?如果我告诉你,汤姆是孤儿院出来的根本没有爷爷,他偷东西是因为赌钱赌输了,而姬娜也不是因为生病,是因为顾着跟一个二等侍卫偷情,你会怎么想?

他瞪圆了眼、张圆了嘴看着我,完全傻住了。

看得我又好气又好笑,真想在他的大脑门上打一巴掌。宫中这些侍卫和仆役都被换过一次,都是没见过杰克的新人,他们很快就摸准了小国王脾气好,好说话,就这样公然蒙骗他,糊弄他。这帮混蛋!

后来我私下给他们开了个会——你们觉得国王陛下心肠软、好骗好欺负,是不是?以后再被我抓住谁跟陛下说谎,我可不会轻饶!

那帮混蛋都不敢看我,低着头,点头如鸡啄米。

唉,人呐,要是软弱天真,就算是国王也会被仆人欺负。

托马斯的性格跟他父亲、他哥哥乃至他家族中任何一个人都不像。他内里的东西是他母亲留给他的。


后来,上面命我制造一起坠马事故,以赢得闭门养病的时间,不久后别国使臣就会来访问,要商谈与某某公主联姻的大事,必须加紧培训他的礼仪谈吐和各项技能,以防出乖露丑。我需要“舍身救主”,不可令国王真的受伤。

那次任务我完成得很成功,托马斯也配合得十分默契。休斯爵士和戴沃公爵与其他贵族和大臣们都到御塌前“探病”。后来他们传来对我表示满意的短笺,并作出小小表彰:之前我只能单方面给家里寄些钱物,那之后我被准许与家人通信了。

然而,明明我的腿和手臂受了伤。伤得重不重,需不需要休养,他们一句都不过问。

对他们来说,我也就是个执行指令的肉身人偶,不是人。

反而是托马斯上心得很,每天只要有机会,他就关上门,让我在他床上舒舒服服躺着。他自己在地下跑来跑去,给我拿书,倒茶,积极得不得了。

那孩子喜欢我,我当然看得出。

那也没什么,我并不意外。从十三岁接到第一封情书开始,这些年爱上强尼·史托姆的人有男有女,数不胜数,加起来能挤满一个咖啡馆了。那其中有十八岁的贵族小姐,也有四十岁的勋爵夫人,有两颊青白的修道院的年轻修士,也有一把大胡子的法国宫廷画家,我征服过艳冠一国的歌剧明星,也赢得过才华横溢的桂冠诗人的情诗……我甚至不会把托马斯的喜爱当做恭维或自傲的资料。

一个自幼在穷乡僻壤长大的男孩,他见过几个平头整脸的人?我大概只凑巧是他目力所及第一个值得动心的家伙,而已。

再说,这种感情有害于我的任务,有害于我和全家的性命。他是个傻孩子,他不懂,我可不能犯蠢。

所以我只能装看不见。

开始时不理他很容易,后来就变得有点困难了。

按规程,公文和政务报告会被送到他面前,再交由人送到休斯爵士那里(其实我也很好奇那三位怎么裁决政务?三人投票两票通过吗?)。起初他并不看,而是恶作剧地把所有文件弄成一团乱。后来他偶尔会看一看。有次他问我,为什么这个地方长官要被罢黜受审?

我草草扫了一下那文件,说,因为他贪污啊。

他说,但是这里也写了——当地五十位银行家、矿主、乡绅联名担保他清廉公正,期望上面继续让他当长官当下去呀!

我笑了。那是因为这些年他们已经喂饱了这一位,再换一个,又要从头喂起,损失更大,懂了吗?

他又是那样张开嘴巴的惊讶模样。我叹口气说,这些事不适合你想,你还是想想怎么把跳舞学好吧。

有一天我在草地上教他跳舞,嘴里数着拍子,教了好多天了,这种舞步他还是偶尔会错拍。

不过我太喜欢跳舞了,不管带着多笨拙的舞伴,跳舞终究还是人间乐事。躺在树下休息的时候,我跟他说:在草地上跳舞没意思,要有上好的木地板,洒上润滑用的闪闪发亮的金粉,那样脚尖滑动起来几乎感觉不到摩擦力,没有凝滞,就像鱼在水里一样,那才是绝顶的享受呢。四面墙上要是还有镜子就更美了,凡尔赛宫的“镜厅”就是那么设计的,那是世间最好的舞厅,天花板上的灯光被镜子反射到四面八方,脚步旋转时就像置身于光芒灿烂的云朵上……

他安安静静听我讲,听完了松一口气,一本正经地说:那么我跳不好,就是因为没有好舞厅,对不对?

我笑起来。


一个星期后,他结束“养伤”,恢复公开接见大臣。戴沃公爵送来几幅画像,都是各国的适龄公主。那天我不在宫中,出去办差(现在托马斯在宫中逐渐适应,我可以不必随时陪伴了),回来看到他趴在床上,面前是几个或方或圆的巴掌大的画框。他说,强尼,他们送来了好几个公主画像,让我选。

我问,画像就这么小?不对吧?

他说,大幅的也有,都摆在图书室里,每幅都真人那么高,可吓人了,就像一群脸色严肃的女人排成一队盯着我看。这几个是小幅的,据说是供我放在睡房随时拿着细看。

我说,听说Y国那位十六岁公主以美貌著称,画像里是什么样?说着我伸手想翻一张看。他按住我的手,说,你先别看!你猜我会选谁?

其实我们都谁知道,选谁他说了不算。不过也乐得当乐子来玩玩。我说,你要不要选E国那个三十五岁的公主?不光能娶到太太还能补偿到一点母爱……

他扑上来要咬我。我躲到一边去。厮打了一阵,他说,其实哪个公主都一样。

我说,怎么会一样?每个公主背后代表的利益都不一样。

他说,我是说,反正我都不想要,我都不喜欢,我喜欢的是别人。

这傻孩子,说话时还眨着眼睛朝我打眼色,生怕我不懂这个“别人”是谁。我怎么可能不懂?但这话又让我怎么接?我只能低头说,你随便抽一张,咱们看看是谁?

他嘻嘻一笑,从中间拿起一张,给我亮出来。

那画框里居然不是公主画像,是……一张随便涂抹的简笔画。头上涂了一团金黄,两眼画成蓝色。

我忽然明白了,那是我。是托马斯画的我。


又过了几天,晚上临睡前他对我说,强尼,今天是你的生日,对不对?

我一想,还真是。他满脸笑容地说,生日快乐!我有样礼物要送给你。

说完他从床上跳下来,麻利地自己换衣服。我有点懵,说,感谢陛下记得微臣的生日……不过,这礼物还得出去拿?

他说,你跟我走就行了。

他拉我进了暗道,我们走到了花园里,这次他提着灯在前面带路,左一拐右一弯,前面一座小小建筑,是培育花草果实的温室。他居然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打开门。

提灯灯光微弱,只能照见一小块地方,似乎有好几面大镜子。他说,你先站着别动,别碰到东西。我站着不动,看他熟门熟路地过去,一支一支地点亮烛台,烛光被镜子不断反射,室内逐渐变得越来越亮,能看到木地板擦得光亮,上面洒了金光闪闪的金粉,四面围绕着八块椭圆形兽脚大镜子,边框是郁金色缠枝花叶,镜子也擦得亮晶晶的,圈成一个大半圆形,中间留着一条通道,容人通过。镜子前摆放着十几支银烛台。

他一边弯腰逐支点蜡烛一边说,我让汤姆帮我买了东西,姬娜从库房里借出来弃置不用的镜子和旧烛台,几个花匠师傅帮忙布置起来……对不起,这又是我背着你偷偷干的。

我愣愣地看着他忙碌。他心肠好,原来招来的也不全是欺骗,也会有人被感动,真心实意地变成他的朋友、忠仆。

烛光全部亮起,室内有了些灯火辉煌的感觉。他问:虽然比不上凡尔赛宫的镜厅好看,不过至少也是国王陛下亲自设计修建的。你喜欢吗?

我喃喃道,很美,我很喜欢。

他笑得得意极了,走过来,把手伸给我。来,强尼,教我跳舞吧,跟我跳舞吧。

我递出手,跟他走到明镜围绕的小小舞厅中间。八面镜子里,八个强尼·史托姆把手搭在托马斯·本杰明的腰间。

他的腰已经不像刚来时那样挂着一圈软绵绵赘肉了,现在他的腰……搂起来很舒服。

他面对着我说,可惜没音乐,这次我来唱首歌怎么样?小时我妈妈跳舞时会哼的歌,我还记得。

我说,好。

他便开始哼唱,声音竟然很好听。我挪动脚步,开始带着他旋转。脚尖滑动起来几乎感觉不到摩擦力,没有凝滞,就像鱼在水里一样,烛光被镜子反射到四面八方,脚步旋转时舒服极了,犹如置身于光芒灿烂的云朵上。

我的大腿擦着他大腿的内侧,有时则反过来,他的腿插到我双腿之间。我的心跳得像打鼓一样。八个强尼俯下头颅,贴着八个托马斯的太阳穴。所有额头和手指都汗津津的。

这个夜晚寂静极了,世界只剩下他哼歌的声音。


当他唱完,我们喘吁吁地停下来,互相凝视。我的嘴唇贴着他的耳廓,轻声叫了他的名字:TJ。


(TBC)

凡尔赛的镜厅↓




突突了五千字。最近决定更新得勤奋点,也为了TJ亲妈Kid着急看。这章自己还蛮喜欢的。

以及,嗯,对,强尼已经被TJ拿下了,不过可能还会稍微嘴硬一阵。以及,没有,他俩并没有就地ooxx……

19 Jul 2017
 
评论(51)
 
热度(291)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