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石与星(11)

*更新总算能赶上一回史蒂夫的生日,开心~ 

*光荣平安幸福蛋糕和巴基,都属于队长,每个时空里的杰克王子都属于柯蒂斯。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柯蒂斯叹一口气,叹得像松一口气,面上阴晴不定。有一刻杰克以为他就要一皱眉吼起来,但最终他的面色缓和下来,说,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杰克说,我不饿,没食欲。

吃完东西才能吃药,空腹服药伤胃,我拿床厚毯子来,你要是再偷偷冲冷水,我现在就把你丢到门外去。他说完瞪了杰克一眼,杰克僵住了不敢动弹。

盖毯子的时候柯蒂斯问,还冷吗?

……冷,手脚冷。

那,你等着,我去充一个热水袋。

杰克喃喃说道,还不如你来抱我一会儿。

他说这句话时根本没抱希望,只是例行耍赖,没想到柯蒂斯犹豫了一下说,好。他在床垫边坐下,拉开帆布鞋鞋带,踢掉鞋子。杰克惊诧之余,忙不迭地侧过身体往一边让,给他腾地方。柯蒂斯掀起毯子,钻到下面,也侧躺着,淡淡说道:脚,给我。

杰克蜷起双腿,柯蒂斯握住他的脚踝,把他的脚掌搁在自己肚子上,问,这样够暖了没?

杰克正把全副精力放在双脚上,感受隔一层T恤之下坚实肌肉和真切的温度,半天才说:够了,很暖和。

柯蒂斯的头跟他放在同一条线上,两人不出声地彼此凝视,但那双蓝眼睛里并无旖旎之情。杰克竭尽全力温柔一笑,说,五年前在雪地里你陪我等待救援的时候,也替我暖手、按摩肌肉来着。

柯蒂斯照例以泼冷水的语气说,不,我不记得了。

没关系,我记得就行。

……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杰克一笑。这还要问吗?我要你爱我,真诚地、疯狂地、深切地。柯蒂斯听得又叹一口气,杰克额头上发际线处有几根碎发被吹得飘起来。

杰克又说,我没奢望你立刻爱上我,但你给我机会和时间,我会……他咳嗽起来,只能用眼神和手势接完后半句的意思。

柯蒂斯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杰克如此希望生病、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延长生病时间(他认为自己明白了)。他轻声说,杰克,你听我说,那次雪中被救的经历给你留下的记忆太深刻,你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想回到那种模式里,但这样是不健康的,也不正常,在那种极端情况中你的感受有偏差,也永远无法复制、无法找回……

杰克听到后半句,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了。柯蒂斯也觉得自己语气太严苛,又试图说句笑话:还有,Truly Madly Deeply那是野人花园的歌,连创造这首歌的两人都已经分开了,还让人怎么相信,你说是不是?

杰克瞪圆眼睛盯着他,说,我懂了……你不相信。

他忽然把双脚挪开,又伸手猛地一推柯蒂斯的肩膀,去吧!你去做吃的吧,我现在有食欲了,吃完饭吃药,是不是?我都照做。他使的劲儿还真大,柯蒂斯被推得从床垫上滚到地板上。杰克从枕头上望着他,说,我会给你证明我对你的感情不畸形也不病态。

柯蒂斯慢慢站起身,苦笑道,今天有人跟我说你的执着是别人的平方,果然是。

杰克“啊”了一声,哦天哪,你见到马修了?他来找过你?

嗯,是。

杰克显得紧张起来。他跟你说了什么?

看着他生怕什么秘密被揭穿的样子,柯蒂斯有点想笑。没说什么,他只说他是你的前男友,讲了讲你的缺点优点,劝我……劝我接受你。

杰克松口气,嘴边浮起微笑。马修真是个无可挑剔的男人,是不是?

柯蒂斯点头承认。

杰克笑嘻嘻地说,那么完美的男人也无法取代你,有没有一点自豪感?

柯蒂斯张嘴做一个无声的哈哈哈很好笑的样子,转头去厨房办理食物。

 

这一夜他们过得很平静,杰克吃药之后体温逐渐降下来,咳嗽减轻,柯蒂斯和衣睡在沙发上,隔一两个小时就醒过来,轻手轻脚地过去检查一下。

他睡得很坏,到凌晨五点钟进卧室瞧了一次再回来就无法再入睡。他悄悄抚摸自己T恤的下摆,杰克曾把双脚放在那儿暖热。

杰克如果看到这一幕,必当欢呼大笑,冲出门买香槟庆祝自己成功攻破大胡子的心。但大胡子当然不肯这么轻易泄露真情。

——如果他不肯表露出来,其实就不算“成功”。

T恤下摆被手心攥出了皱褶,他放弃哄自己睡觉,爬起身,把画架搬到窗口,继续画未完成的一副画。

八点整,只听门铃丁冬响起。柯蒂斯以为是索菲来探望杰克,打开门,却见马修站在门外。他穿得一身清爽,白衬衣,斜纹海军蓝基诺裤加渔夫鞋,一手端三杯咖啡一手拿牛皮纸袋,袋里溢出新烤的黄油面包香味。见柯蒂斯愣住,他笑道,早上好!又举起手里纸袋晃一晃。

柯蒂斯的第一反应是:你来带杰克回家?

马修失笑。不是,是杰克让我来的。

柯蒂斯耸耸肩,把他让进屋,接过咖啡和纸袋,刚好杰克披着柯蒂斯的衬衣从卧室出来,叫道:马特,宝贝。

马修看到他身上的衬衣,露出一脸替他开心的笑容,张开手臂向他走过去。天啊,祝贺你亲爱的,你做到了!

杰克和柯蒂斯都怔了怔。柯蒂斯先哼出一声,不,马修,你误会了,我晚上睡的是沙发。杰克苦笑着过去跟马修拥抱在一起。马修双手在他背上抚摸,意示安慰,又熟门熟路地在杰克耳朵下面的脖颈上吻了一下。

柯蒂斯说,我再去煎点培根,你们先聊。

他到厨房忙活,拿出平底锅,倒入橄榄油,背着身,耳朵不由自主地注意听着身后那两个人的话——

杰克:我爸妈怎样了?

马修:还能怎样?杀光境内所有大胡子(注:这里用的是《圣经》里希律王杀光境内婴儿的梗)?你做好准备,他们迟早要把你拎去训话。

杰克沉默了一阵,说,训就训吧,我不怕,反正我让他们失望也不是第一次了。

马修:你瘦了多少?十磅?如果我是他们就舍不得骂你。他放柔了声音。杰克,他们爱你至深,像世上所有父母一样。

杰克叹气。我知道,但他们的方式我永远无法接受。只能隔着一条深沟互相喊话,那种爱太累了。他说话时咳嗽了几声。

马修:怎么回事?是气管还是扁桃腺发炎了?……你还在发低烧,这不行,我叫辆车带你去医院吧。

杰克:不不,没事,已经快好了,不用去医院。药膏帮我带了没有?

马修:喏,给你。

杰克:太好了,我一直在涂普通消炎药膏,总是不管用。

马修:我就猜到你乱穿衣服又要起疹子。在哪儿?我给你涂。

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杰克(略委屈):这儿,还有这儿。

柯蒂斯想起杰克起疹子的地方是……胯下私处。随即又想到,身为前男友,马修看过的地方肯定不止那里,也肯定看过不止一次了。

马修:别动。

杰克(忧虑地):你瞧,有些地方被我抓破了,落疤怎么办?再帮我找一找祛疤痕的药膏吧。

柯蒂斯纵然不快,也差点笑出声,又把嘴唇抿进去咬住,不见天日的私处落点疤还算事?有钱人家的少爷花样也太多太娇贵。他用锅铲把培根分到三个碟子里,拿到餐桌上,喊那两人过来吃。又进卧室去,把几种消炎退烧的药拿出来,点好颗数,也放在小碟子里,不轻不重地放在杰克手边,一言不发地坐下,开始吃自己那份培根面包和咖啡。

马修两根手指压在嘴唇上,含笑看看柯蒂斯,又看看杰克。杰克无奈地挑挑眉毛。

柯蒂斯撕下一块面包放进嘴里,不抬头地问:秘书先生,如果您没打算把杰克带走,今天来敝舍有何贵干?光是送早餐外卖?

马修说,杰克让我来帮他处理……他看一眼杰克,杰克正紧张兮兮地用眼神禁止他说下去。

柯蒂斯从鼻孔哼出一声。机警如马修早看出主人对自己不甚善意,立即补充道:我手脚快得很,请放心,半个小时后我就自动消失。杰克再补上一句,等我做完自会给你看,你的画没画完也不肯示人,是不是?


餐后杰克打开柯蒂斯的笔记本电脑,压低声跟马修请教某事。手指敲击键盘的噼啪声传来。柯蒂斯自去窗口画画,听不清也懒得听。

不久听到马修的声音恢复正常音量:……你要珍惜健康,不可任意妄为,即使心急如焚也要坚持用正当途径,否则得来的也不真切。

这话柯蒂斯听在耳中,心头亦为之一暖。

杰克:我有分寸。唉,你这口气开始像我以前的家庭教师了。

马修:你记住,我纵然全力支持你,但也是有限度的。

杰克(笑):不,我才不信!我知道你会爱我到生命尽头,直到坐在葡萄架下、七个儿孙绕膝的时候。说!你何时会停止支持我?

马修:不是现在。现在我仍然祝你梦想成真,夜晚能把一团大胡子抱在胸口摩擦……喂,我若早点留一把大胡子,是不是咱们还能……

饶是脸皮不薄,柯蒂斯也听得脸颊连同脊背发热。幸好那两人笑了一阵,马修便起身过来告辞,临行还绕到厨房把咖啡杯等垃圾带下楼。

关门的时候柯蒂斯只觉得烦恼,他很想斥责杰克:你把人家大好青年支使得团团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这种排场要摆回家去摆,我这房小屋浅,还要被迫听你们调笑戏谑,不觉得反客为主、太为难我吗?……

但转身看到杰克在沙发上朝他露出笑脸,那些话又咽回去了。杰克靠在抱枕上,腿上放着电脑,一径着急招手。来!你过来看这个。

柯蒂斯过去,在地板上盘膝坐下,嘴里说,看什么?你和马修的艳照?

杰克竟然不恼,反而有一丝惊喜,咦?这是什么话?你终于嫉妒了对不对?

柯蒂斯再哼一声,知道自己永远说不过那张嘴,而那张嘴笑嘻嘻的,还有话说:我跟他没玩过那玩意,你喜欢,我可以陪你玩。

玩笑归玩笑,杰克把电脑屏幕向柯蒂斯转过来。那是个网站的首页动画,一片紫蓝太空中有许多星球缓缓旋转,鼠标的指示针变成小飞船样式,滑动时就像在宇宙中飞行,飞临某个星球,那星球便被放大,闪出一副图景来:墨绿丛林中间,一窝伸出大象鼻子的巨大禽蛋,再挪到另一颗星球,闪出另一幅画:有一群公狮子在散步,每只狮子的肚腹都是一个透明鱼缸,鱼缸里游动袖珍的金发美人鱼,第三颗星球上则有一棵结满粉红火烈鸟的面包树……

网页右上角里闪烁一朵小星,星上有一只蓝眼睛,左上角的小星上则有一只绿眼睛。

柯蒂斯看得嘴巴张开一条缝合不拢,被震撼得无以复加。

这竟是他作品的个人网站!

他点击进去,进入每幅画的独立页面,里面配了博尔赫斯等诗歌,还有大段鉴赏文字。杰克移动身子,歪着头过来跟他一起端详网页,问,喜欢吗?

柯蒂斯逐段阅读那些赏析文字,文辞优美之外,难得的是对画中意象的理解出奇地准确深刻,即使让他自己来写,也写不到这样程度。

他隔了一会儿才说,这网站是你做的?

杰克说,是,做了好多天了,想给你个惊喜,我让索菲借来她姐姐的相机,拍下你的画,又让她帮忙扫描到电脑里。我大学选修过电脑编程课,不过还是有不懂解决的地方,比如之前这几颗星球不会转,又加载不上动画,刚才叫马修来,就是让他帮忙解决……


他讲解这些时,柯蒂斯只觉得自己就像那些星球一样飘在空中,载浮载沉。

这就是杰克说的——我会给你证明,我对你的感情不畸形也不病态。

铁证如山。他再也无法嘴硬说这种感情肤浅、幼稚,再也不能装傻装冷漠。他第一次感到心底最幽秘的地方,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轻轻触摸。杰克还在带笑说话,好像在给他讲打算怎么推广这个网站,但柯蒂斯脑袋里轰隆隆响,几乎听不见别的声音。

他忽然把电脑放回沙发上,站起身,一阵天旋地转,嘴里喃喃说道,我,我忘了今天约了娜塔莎谈事,你,等我,等我回来再继续聊。

杰克盯着他在屋里乱转着找衣服鞋子,说道,好,我等你。


柯蒂斯出了门,一口气大步狂走出三个街区,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躲避什么,闯进一个公园,绕着人工湖泊奔跑,这样心脏始终砰砰跳就可以归罪给剧烈运动,不是动心。三个小时过去了,他仍未能做出决定。

回家途中路过一个鲜花摊,他鬼使神差地停下来买了一束白玫瑰,白花瓣稍有点憔悴就显出锈斑来,最娇贵的白玫瑰。

回到家,杰克在沙发上等得睡着了,电脑还放在大腿上。他把玫瑰放在一边,浑身是汗地在沙发边的地板上坐下,替他搬走电脑,杰克被惊动了一点,在梦中翻身,一绺头发掉到鼻梁上,柯蒂斯伸手给他拨开,手不舍得收回,顺势抚摸他肩头,又全无必要地把他垂下的手拿起来,归还到脸颊旁边。

手收回时,他发现杰克的一根手指无意识地挂住了袖口。

柯蒂斯的手没敢动,就让那根弯曲的指头浑若无力地钩着,保持那点一碰就掉的联系。

最后他有些羞惭又鬼祟地低下头,在那根手指上轻吻了一下。


(TBC)


老柯震惊大概会是这样↓



下章杰克再加把劲,老柯就快坚持不住了。XD

04 Jul 2017
 
评论(26)
 
热度(384)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