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香蕉之恨

(被屏蔽了一次)

在罗马尼亚长到八岁的塞巴斯蒂安·斯坦老师曾经讲过,他小时吃不到香蕉。昨天读到这样一段,伊夫林·沃的儿子奥伯龙写过一本关于父亲的书《Will This Do?》,里面讲到他们小时也吃不到香蕉,而且为了香蕉记恨了爸爸一辈子:

战争刚结束,一批香蕉抵达英国。我和我姐妹特雷莎、玛格丽特整个战争期间都没有吃到过一根香蕉,因为没有供应。但我们都听说过香蕉是世间美味。第一批香蕉抵达时,shehuizhuyi精神的zhengfu决定英国的每个孩子都能分到一根香蕉。一群纪律严明的公务员分发了特殊的香蕉券,大日子那天,我妈妈带了三根香蕉回家。

三根香蕉被放在了我父亲的盘子里,他在我们几个小孩可怜巴巴的注视下,在香蕉上浇上了限量供应的奶油和糖,把三根香蕉吃下了肚。一个小孩的公平观也许在很多方面都有问题,一个小孩可能大部分时间都是自我中心的,但这件事上我们绝不可能看错。不论用什么标准衡量,他都做错了。要说我从此再也没有原谅他可能有些荒唐,但从那一刻起,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大大降低了,之后他不管有什么性欲出格的丑闻都无法与那三个香蕉给我们造成的伤害相比

(加粗部分是我加粗的,与原文无关)

只想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些日不落小孩也吃不到香蕉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处 @K.I.D 


以塞亚·伯林在《浪漫主义根源》中的话一般被拿来概括沃这批人:“他们对知识或科学进步根本没有兴趣;对政治权力没有兴趣,对幸福没有兴趣;他们对于为了找到个人的社会位置而去适应社会,与政府和平共处,对国王或共和国保持忠诚特别没有兴趣。你会发现,常识、温和适度的态度与他们的思想毫不沾边……他们相信少数比多数更神圣,失败比成功更高贵,成功往往是赝品或粗俗一类的东西。”


23 Jun 2017
 
评论(19)
 
热度(209)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