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无关

我的《性盲症患者的爱情》四月底开始在台售卖了。台湾宝瓶文化的编辑特别细心体贴,知道我看不见,把“博客来”的首页推荐截图给我,还把那边书店里的照片拍给我看。

台南政大书城:


垫脚石书店:


巨流书店:


诺贝尔书店。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书跟东野圭吾的书并肩放在畅销书位哎!天啦,开心到昏倒。


这几天在读《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本来一直躲着这本书,不要看不想看……不想去目睹那些被文字固定成标本的钻心画面,等于是走回时空去围观杀人——受害者确实已经被杀死了。但是前几天接到私信,是磨铁的该书编辑,“天翼我想寄这本书给你……”我想,来了来了,果然真是躲不过吗?

所以只好读。

每次...

17 May 2018

我的绝症男友(6)

6


躲在楼梯间吻了十来八次之后,嘴唇湿漉漉、脸蛋红彤彤的罗杰斯医生就回办公室去了。
 巴基自己往电梯走,一边走一边抚摸在墙上压扁搓乱的头发,走到一半发现又晕乎乎地错了方向。他笑着转回头,忽然停下脚步:墙上有一张慈善晚宴的海报。
 时间:周六晚18:00,地点:医院顶楼花园,赞助方:史塔克公司,所有筹得款项将用于XX疾病研究基金,等等。
 但更有趣的信息在下面,“我们决定拍卖院内最受欢迎医生的第一支舞!来吧,欢迎到我院官网投票……”

一到家,巴基立即用笔电打开格林希尔医院的官网。
 投票页面上列出了所有医生的大头照,已有4798人投过票,其上还有声...

11 May 2018

他们的颜色

菲茨杰拉德,是金色——这个大概没有异议,他的小说像香槟金色的酱汁,像自助餐厅里的小型巧克力瀑布,绵密无缝隙、无休止地、香滑地流下来,什么东西伸进去蘸一下,没头没脑地就香滑了就金灿灿了。

毛姆的小说,虾粉色。虾肉刚煮熟的色泽,那个粉色鲜美得能从眼睛里一跳跳到舌头上,让人想立即给它蘸上芥末和醋。但稍微一放就老了。

狄更斯的小说是红色的,勃艮第红,山楂红,也是下雪天忽然见到有人戴红围巾那种红。

另一个我觉得是红色的是张爱玲。但她的小说的红,是人手上冻疮的红,乍看是繁华地胖着,实际是肿,表皮泛着不祥的隐隐亮光。

D·H·劳伦斯也是红色,是提香红;是拉斐尔前派的罗塞蒂...

02 May 2018

给“网易声音图书馆”做了一次朗读者,读了《粉墨》里的一篇文《自行车》。我的部分从音频的24分53秒开始。

朗读者:
1:《悠悠我心:梁惠王古诗词二十讲 》史杰鹏 作家
2:《妞妞》之应该有天堂 蔻蔻妈妈 资深教育媒体人
3:《妞妞》爸爸的日记 徐铁人 影视演员、旅游自媒体达人
4:《妞妞》之续写《人与永恒》 安小羽 星期天读书会创办人
5:《妞妞》之永恒的女儿 韩松落 作家
6:《粉墨》 张天翼 作家
7:《林泉高致》兰川 网易蜗牛读书领读人
8:《雨中的猫》陈药师 网易蜗牛读书领读...

28 Apr 2018


啊,也想玩这个!

“写东西特别温柔”这种不算哈XD

有没有那种字词句子语段对话情节上的具体特征被你们看穿的?……

24 Apr 2018


今天当当的150-50活动,《粉墨》在满减区,大家有想入的可以趁现在喔!

拿来凑单也阔以呀!


(刚才上当当找书,首页忽然蹦出好大一个自己的名字,吓得身子往后一仰。

24 Apr 2018

ogre 提问:

纳兰太太您好!记得您好像提起过要写一个以研究雕塑阴茎的女孩子为主角的故事,不过回过头来翻翻好像没翻到,请问您写出来了么!好期待啊!

纳兰妙殊 回答:

……………………多谢你把这个故事记得这么清楚。

还没写,不过在计划中。本来打算把它放在上一本书里,不过写完《睡美人的梦》之后字数就够了。所以那个故事会放在下一本书里。

24 Apr 2018

周六周日要到南京去,开一个“青年作家笔会”。本来计划周日就回北京,但组织姑娘说,周日晚可能在南京师大做个活动,毕飞宇可能会来哦。

我立即说,那好,我不走了。

开会需要发言,需要写发言稿。主办方给的题目相当之大,而空泛,叫“我的文学主张”。我在文档上打出这个标题,再打上一行“大家好我叫张天翼感谢你们请我来开会”,就不知该写啥了!

文学主张!我没有主张啊!那我写东西的宗旨是什么?宗旨就一个,就是写得好看啊!写我自己觉得好看的东西啊!可是这话太没水平了太缺乏职业素养了我又不能这么说!……

太愁人 Orrrz

19 Apr 2018

【盾冬】我的杀手男友(5)

★ 浪漫爱情轻喜剧!!!

Summary:一次任务中,神盾特工队队长史蒂夫遇到一位超可爱的青年巴基,两人天雷地火地爱上了,但史蒂夫不知道自己甜蜜男友另一个身份,是顶级杀手公司的头牌杀手。

上一章:


第五章

洛基说:……我戴着帽子和口罩走进那扇门之前,看了看表,七点刚过三分,黄昏的天空有一种憔悴的美,我推开门,门沿上方吊着一盆不知名白花被风摇晃,发出奇异幽香,我心中一阵激动与喜悦的预感,仿佛提前感到将有奇遇……

停!停!几个听众惨叫起来。天,你这样说一年也说不完啊!

冬兵:他怕是要讲出一部《追忆似水年华》。

鹰眼:听你说这半天,我胡子都长出来了,挑重点行不行?

洛...

18 Apr 2018

尘与镜(32)

上一章:31

第三十四章

这几天,柯蒂斯时常听到杰克哼唱一支歌,旋律奇趣,有点像童谣。

下午他回来换衣服准备赶赴一个私宴,杰克在午睡,他没上楼打扰他。路过后园,远远看到比利在教索菲单手侧翻,忍不住含笑偷看了一会儿。索菲把裙子系在腰间,满脸通红,辫子蓬乱,半点不像王子亲自教出来的小淑女,倒真正像个黑帮头子的千金了。比利小心地扶着她的腰,说,好,好!这次就差一点就翻过去了,你累了吧?咱们歇会儿。

他们坐在花圃旁休息时,比利给她唱歌。这男孩有条极清亮的歌喉,索菲听得入神极了,手里握着一根带叶的枝条给他打拍子。柯蒂斯听清歌的起头一句是“神奇有魔法的龙”,发现那就是杰克最近爱哼的调子。

私宴结...

15 Apr 2018
1 2 3 4 5 6 7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