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领奖流水账

周六去领了一个“燧石文学奖”。之前拿过的都是散文奖,这是第一次拿到小说奖。


其实提前八九天,就收到通知得奖了。小薛陪我去领奖,在会场坐等的时候,我说,到时我要不要装作并不知道的样子?就像奥斯卡奖那些获奖者似的,吸一口气瞪大眼睛手捂胸口……

小薛斜眼看我一眼:戏不要这么多。

还有一件纠结的事,要不要戴心爱的灰帽子(就是跟塞老师喜欢的帽子很像的那顶)上台呢?

最后小薛说,你的头发很好看,很黑很亮,不要戴了。所以还是把帽子塞回了包包里。

“幻想类长篇”组,E伯爵也入围了。知道她还是因为她也写盾冬文,本来希望她也能去,然后就可以现场认个亲!……但她没去。很希望她也能获奖。开奖的时候还紧张...

29 Oct 2018

【锤基】黑与金(10)

*  HE!HE! HE!最俗套最平庸、厮守终身、白头到老那种HE。

* 上一章→9


第二部

1

今夜是满月。

前几日下过一场小雪,林中枯黄的草皮上还有些残雪,月光照在雪上,反射出清冷的光,弥散在空中,夜空与地面之间仿佛流淌一层稀薄的水银,远处斑鸠的鸣叫听得清楚极了。

林中有一座已经废弃的木屋,三个人在屋外的空地上点起一堆篝火,围坐着烤火,一边抽烟一边闲聊,还有两只猎狗卧在旁边,主人不时伸手过来抚摸它们的头顶。

两只狗忽然一起立起身子,警惕地望着树林某处,火光无法照得太远,只听隐约有脚步声踏碎枯叶的声音。一人手按在身边的长枪上,一人大声喝问道,谁?

24 Oct 2018

写男的女的谈恋爱的小说真没意思啊!!!摔键盘!!!

好想打开另一个文件夹里的文档写男人搞男人的小说!!!

(好了你是个大人了 你要学会控制自己 控制 控制 乖乖写完作业就能玩了哈 )

(╥╯^╰╥)

我国公开出版的杂志要是能自由刊登同性恋小说(而不是写一篇要敲遍十家编辑的微信)就好了……

22 Oct 2018

想念一个说过无数“我爱你”却拒绝我的男孩

短时间看到两个有“抽动秽语症”患者角色的电影,一个《寄宿学校》一个《嗝嗝老师》,想起初中我的同桌B也是这种病患,不时像触电一样哆嗦一下,口中念念有词,但他念叨的不是“秽语”,而是“我爱你”,有时抽得剧烈,则会连说“爱你爱你”。

B在初一下学期转到我们班,老师介绍他的病情时,他母亲就站在教室外,从半开的门往里看,双手在身前腹部紧攥。

开始那几周,寂静的课堂上忽然传出一声“我爱你”,人们都笑,但很快习以为常。新来的老师诧于他的怪声与抽搐,大家会争先恐后地帮B解释。

他个子不高不矮,学习不好不坏,爱踢足球,头发漆黑,皮肤雪白,有一双非常大的眼睛,嘴唇也有点厚。多年后我看印度电影,啊,B长得就像...

19 Oct 2018

【锤基】黑与金(9)

*  HE!HE! HE!最俗套最平庸、厮守终身、白头到老那种HE。

* 上一章→8


15

……他紧紧搂住怀中的身体,用嘴唇一寸一寸丈量发烫的皮肤,没有光亮,世界是黑的,一切困在黑暗里,但也由黑暗解除禁锢。肌肉和骨骼在他身下涌起徐缓的波动,像水,也像船,那动荡传到他身体里,他感到快乐的眩晕,忍不住呻吟出声,深深吸气,听到头顶传来白腹山椒鸟的鸣叫声,忽然觉得拥抱的肉体迅速变冷,抽缩,这时一线光亮起,仿佛有人在洞穴里啪地打燃了火石,他定睛一看,怀抱里的是一条蛇。

索尔在自己的床上惊醒,摸一摸,枕头和褥单都潮湿着。枕头上是汗,褥单上是……

他叹一口气,掀开被子赤脚跳...

17 Oct 2018

尘与镜(35)--KING JACK

*  HE!HE! HE!最俗套最平庸、厮守终身、白头到老那种HE。

*  绝对不会有天各一方永不相见、或君埋泉下我寄人间那种结局。

*  上一章→34


第三十七章


到了最重要这一天。议婚使团即将回国,国王为他们举行欢送晚宴。一切准备就绪。午后,杰克稍稍小憩,便起来换衣服。

换好衣服,连手套也戴上,他坐在卧室窗口等待柯蒂斯。窗户开了半扇,白纱帘时而微微一动,窗外的柏树树枝里传来响动,一只松鼠跳过去。风来了,风从不远处的街市中来,充满人世间的复杂气息。

如果一切按照计划进行,那么今晚杰克就会睡在国王的寝...

12 Oct 2018

昨天吸的猫片。这双“黑与金”的眼睛,啊好勾魂……


然而从小薛那儿得到的回答是——


薛 · 一句话终结聊天小能手· 某 。


---------------------------------


(后来问他,你对得起你的头像图吗?啊?你就不想跟我一起玩玩小动物?……

——他的头图:


他的回答:如果有不掉毛、身上没异味、光吃不拉屎也不用洗澡、不是电子宠物也不是旅行青蛙的、颜值高于蜥蜴王八不低于猫狗……的小动物,我非常愿意跟你一起玩。)

(适合他的宠物,可能是一只带毛狗脸貔貅。)

12 Oct 2018

琐屑

1.  夏天走了,风里不再有热力,就像一个笑声特别好听的朋友离我而去,城中再无踪影。每年告别夏天都很艰难。一阵秋风袭来满身,茫然四顾,恨不得就地哭一场。

秋日犹如被离弃。冬日,就像被放逐。


2.  这几天集中看藤泽周平的小说,以及山田洋次改编自藤泽小说的电影,《黄昏的清兵卫》《隐剑鬼爪》《武士的一分》《蝉时雨》。

电影完整保留了小说的美感。克制、清平、洁净,人物及其情感犹如宝石,莹然有光。

淡雅与乏味,仅一线之隔。高手要拿捏的,就是这个尺度。


主角清兵卫奉命去与藩中第一高手战斗。苦战后,得胜归来,看到心爱的女人在家中等他,带泪投入他怀中...

28 Sep 2018

【锤基】黑与金(8)

*  HE!HE! HE!最俗套最平庸、厮守终身、白头到老那种HE。

* 上一章→7


这一章:不试了敏感词太多了,戳石墨链接看吧


(TBC)


七千多字的一章,写完累瘫了……


从《名姝》借两张剧照↓


18 Sep 2018

【盾冬】信之谜(甜;一发完)

*  战地医院的一位护士姑娘,为巴恩斯中士代笔写了一封内容奇怪的信。


1

1943年10月27日,前方第11装甲师医疗站运来一批新伤员,于凌晨三点半到达集团军野战医院。值夜班的人接伤员时,二十岁的护士谭雅被那阵闹闹哄哄吵醒了一阵,不过很快又睡过去了。

早晨五点半她爬起身,惺忪地走进食堂吃咖啡和油炸面圈。她的同乡兼密友黛安端着咖啡过来,一屁股坐在她对面,神秘兮兮地说,你猜昨晚的伤员里有谁?

谭雅说,谁?德怀特·艾森豪威尔?

不是!……你上个月跟我说你最想看到谁?

谭雅的蓝眼睛瞪圆了。不可能!难道是史蒂夫·罗杰斯?

黛安用咖啡匙在她...

14 Sep 2018
1 2 3 4 5 6 7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